久久小说 - 其他小说 - 仙路烟尘在线阅读 - 第五卷 『酒酣拔剑斫地歌』 第四章 冰光幻灭,转瞬妖魂之影

第五卷 『酒酣拔剑斫地歌』 第四章 冰光幻灭,转瞬妖魂之影

        这一天,又到了醒言该下山巡察田产的日子。



        说起来,这罗浮山下的千顷良田,对上清宫来说颇为重要。但上清宫与它的佃户关系向来不错,这个巡察田产的差事,其实基本无事可做。



        现在,为了避那盛夏的日头,醒言便寻得一处树荫坐下,半倚在树干上歇息。虽然,间有那斑驳的日影,透过枝叶映在他身上,但在这绿荫里,经那田野间的清风一吹,着实惬意。



        醒言在这树底下纳凉,那位跟他而来的琼肜小姑娘,却一时闲不下来,正在那田间地头玩得起劲,一会儿采采那田埂边的野花,一会儿又蹦蹦跳跳的去追逐蝴蝶——在那追跑之时,小琼肜头上扎着的两条鲜红丝带,不住的随风飘飞,本身便宛若那蹁跹的彩蝶,在这片浓绿之中盘桓、飞舞。



        奔舞之间,小姑娘那红扑扑的嫩脸上,沁出点点汗珠,便似那粉荷上的晶莹露珠一般。



        看着琼肜那无忧无虑的活泼身姿,醒言脸上也不觉现出一丝笑意,心中想道:



        “这小女娃儿倒是精神十足,也不怕这天气炎热。”



        正在他看着琼肜玩耍,享受着绿野凉风,无比闲适之时,忽听得有人在耳畔说道:



        “唉,真是怪事!竟有妖怪敢来这罗浮山下作乱!”



        醒言闻声转头,见说话之人,是一个年纪不甚大的农人,也来这四五棵大树遮成的绿荫下歇脚。一把铁锸,正搁在他身旁旁。



        “妖怪?”



        正自无聊的少年,听得农夫这么一说,立马儿便来了兴趣。



        “是啊!这位小道爷还没听到风声?”



        “还没听说。”



        现在已将近正午,虽然天上有片片缕缕的流云,但这头顶的日头还是颇烈,这农人便安心在这儿歇脚。现在见有人搭茬,自然是有问必答,将这近来村中的大事,一五一十的说与醒言听。



        原来,因为上清宫的缘故,这罗浮山脚下,向来便是景气清和,从无妖怪作乱。近日不知怎的,竟有一只蛇妖,在附近出没,据说还伤了几个人。这妖怪来这罗浮山下捣乱,倒真些太岁头上动土的意思了。



        刚听这农人说起时,醒言还以为这只不过是乡间捕风捉影的传闻罢了。但这农人言之凿凿,说他们村中,已有好几人遭那蛇妖袭击,并且还受伤不轻。然后,便向醒言描述那蛇妖的可怕样貌,说它眼若铜铃,身如巨木,长得无比的吓人——那诸般景象,虽是旁人见得,但他说得绘声绘色,倒似是亲见一般。



        虽然听他说得活灵活现,言语间又常常赌咒发誓,但醒言心中却还存着些疑虑,问道:



        “既然有这蛇妖伤人,但你们为何没请我上清宫的道人,来降服妖怪?我上清宫中可是有不少法力高强之人哦!”



        “唉,这个俺们也想到了,也曾央得贵教的几位道爷来过!”



        “哦?那结果如何?”



        “唉!”



        只听他重重叹了一声,道:



        “一样没用。没成想那蛇妖竟如此狡猾,见有上清宫道人在此,便只晓得躲在自家洞里,再也不肯出来!”



        “是吗?呵~这些成精之物,倒是蛮有灵性!”



        听得农人的叙说,醒言又想起数月前那饶州祝宅之中的榆木凳妖来。



        “看来,今天那蛇妖也不会出来了。”



        这位上清宫的少年道长,随便的说了一句。



        “那可说不定。”



        旁边这农人,也是无心的应了一声。



        “……”



        待两人都反应过来时,那农夫倒有几分尴尬,讪讪道:



        “虽说道爷您年纪不大,但毕竟也是那罗浮山上下来的;有您稳坐在此,那妖物自然是不敢……”



        话刚说到这儿,却突然停住——因为此时两人都听到,在那时鸣时歇的夏蝉叫声中,竟隐隐听得有女子呼救之声传来:



        “蛇妖……救命……”



        这断断续续的呼救声,顺着风声清晰的传到这两位闲扯之人耳中。



        听得这呼救声,醒言猛然一惊,抬头一看,却见那原本在附近嬉玩的琼肜,现在已是不见踪影!



        霎时,少年便似被蝎子蜇了一般,一下子便跳了起来,攫起农夫那把铁锸,便朝那呼救声传来之处,风一般的冲了过去!



        “琼肜素有异能,应该不会轻易就被蛇妖伤到吧?”



        一边发力急奔,一边安慰自己。



        虽然极力让自己宽心,但离得那断续呼救声越来越近,醒言那颗心,也揪得越来越紧,浑没心思去细细察堪,那呼救之声,倒底是不是琼肜传来。



        等奔得近了,这个心急火燎的少年才发觉,前面不远处那个呼救之人,并不是自己那琼肜妹妹——距自己大约数十步开外的一片林边空地上,正有一个荆钗布裙的年轻女子,在不停的挣扎呼救;而在她的身上,正盘踞着一条胳膊粗的黑色蟒蛇,在不停的收缩绞动着!



        见此情景,少年这颗高悬的心,倒反而放了下来。虽然这蟒蛇看起来块头不小,但对于醒言这个山里出身的少年来说,这样的大蟒并不罕见。



        “惭愧!倒虚惊了一场,还真以为是啥蛇妖。原来只是这样的蛇虫!”



        醒言他家,便是猎户出身;这种捕蛇事体,自是颇为熟谙。当即,他便将手中那把铁锸,搁在一旁,然后便专捡那被日光晒得滚热的地面,不动声色的一步一步挪了过去。



        而那条大蛇,在醒言靠近之时,似乎毫无察觉,只顾在那里死缠着那个女子。



        在离那蛇约摸还有四五步远,正在轻轻靠近的少年,便停了下来,略略打量了一下眼前蟒蛇的方位——然后,便见他突然起步,一个箭步急蹿了上去,手掌戟张,一下子便准确的掐在那蟒蛇的七寸之处!



        虽然,也许在旁人眼中,少年这番举动,似有些惊险莽撞。但正所谓会者不难,醒言方才这一连串动作,有惊无险,诸般行动,尽皆拿捏得恰到好处,分毫不差。



        现在,他的右手掌,正死死扼住那大蟒的七寸,左手则紧紧抓住圆滚滚的蛇身,一起使力,将它从女子的身上剥离。



        这条浑身黑鳞的大蟒,虽然百般作势,回头张嘴要咬醒言,以摆脱眼前的困境。但很不幸的是,它那最紧要的颌根七寸之处,已被这大力少年死死的掐住,任他如何扭摆,却也是伤不得少年分毫。



        眼见这条大蟒被自己牢牢擒住,醒言也安下心来。回头看看那个满面灰渍的女子,现在似乎已经被吓得说不出话来,少年便以格外温和的语气,婉言宽慰道:



        “这位大姐,现在已没事了。这条大蟒,已被俺擒住。你没有受伤吧?”



        刚说到这儿,却见那个已被惊呆的女子,似乎突然醒悟过来,然后便在少年惊讶的目光中,一下子跪倒尘埃,悲凄的说道:



        “多谢道长相救!小女子家中之人,都已被这蛇妖害死;妾身现已是无依无靠,想求道长再发发善心……”



        “蛇妖?”



        正在少年听得这女子突如其来的求恳,有些不知所措之时,却没注意到,他手中那条大蟒,死死盯住自己,竟似在细细的打量!现在,少年这本就清俊的面容上,蔼然可亲,更是散发出一种难以言喻的温雅冲和之气。



        “……道长大恩,小女子无以为报,只愿为奴为婢……”



        这女子似乎也有些不谙世情,少年手中还擒着那条大蟒,她便急于向他谢恩。正有些手足无措的少年,却突然觉着,手中这条已被自己牢牢擒住的大蟒,竟是剧烈颤动起来!



        ——待他低头看时,却这大蟒的身躯,竟是正在不住的膨大!



        还没等这在场的两人反应过来,便见这原本只有胳膊粗的大蟒,已然蜕变成一条水桶粗的巨蛇!



        “不好!真是蛇妖!”



        还没等醒言反应过来,便见这条巨蟒,轻轻一挣,便已然脱离了少年的控制。而那原本间杂着白色花纹的黑色蟒头,突然间竟化成了一个男子人脸的模样!在那嘴角两边,探出两颗闪着白光的尖锐獠牙,让蛇妖这苍白的脸面,显得无比的妖异恐怖!



        现在便见这突然变异的蛇妖,便似发狂一般,将头乱摆,脸上的神色,说不出的狰狞可怖,正在那儿吐字不清的狂喊道:



        “可恶的人……都给我……去死!”



        然后,便张开血色大口,扬起两颗锐利的獠牙,一口向醒言咬来!



        ——乍逢剧变,虽然尽皆震惶,但醒言却比那女子更先反应过来。见这蛇妖面目狰狞的咬来,醒言赶紧将头一偏,避了过去。



        只不过,虽然没让这蛇妖伤着脸面,但它厮咬的速度实在太快,醒言也只来得及堪堪一让,却被那蛇妖,死死的咬在了左肩之上!



        刹那间,醒言便觉得左肩上一阵剧痛,然后便觉着有一种酥麻之感,裹挟着一股异常阴冷冰寒的气息,朝全身流去……



        “原来并不是无毒的蟒蛇!”



        虽然剧痛攻心,但少年并没有慌乱,奋力一掌,便拍掉正咬在肩膀上的蛇妖,然后迅疾发动那“冰心结”的法术,朝那蛇妖攻去——



        在那冰气及身之时,这蛇妖明显一滞,动作也缓慢起来。但与上次那杜紫蘅中法不同,这蛇妖端的顽强,虽然中了法术,但并没立即便被冻结,而是奋力将那水桶粗的蛇身,死死缠在少年身上,并且越勒越紧;而它脸上的神情,也是越发的狂乱狰狞起来!



        那一刻,一股阴冷凶狠的妖异气息,便如潮水般涌来,似要将这少年灭顶湮没……



        正在这千钧一发之时,正奋力抗拒那蛇妖缠身的少年,却突觉得身体里那股太华道力,不待召唤,便自行流转起来。



        正如少年每晚在千鸟崖上所做的功课一般,这股太华道力,正将那潮水般涌来的妖气,吸收、炼化……比之吸化那罗浮洞天中的天地元灵,这次的炼化,却是如此的迅疾,一下子便将那汹涌而来的妖气,给吸收得一干二净!



        ——这太华道力的炼化,并没有就此终结。



        待将那气势汹汹的妖气吸纳殆尽之后,这太华道力又倒卷过去,开始从那蛇妖身体里,将它那些个狂乱之气,吸化,抽离……



        这一切,虽然只是发生在一瞬间,但对于那正陷于狂乱的蛇妖来说,却似乎是那么的漫长。



        不过这样一来,被这蛇妖缠身的少年,却顿时解脱出来。当即,醒言便觉得身上一松,似乎身上这个正死力盘缠的蛇妖,力道一下子乏了许多。



        醒言心思何等敏捷,当即就反应过来;值此性命攸关的紧要关头,也顾不得想得太多,赶紧便凝神贯注,专心运转那“炼神化虚”之术——



        却见这个正自狂乱不已的蛇妖,随着少年开始全神运用那“炼神化虚”之术,它那脸上原本无比狰狞凶悍的神色,却突然转化成万般恐惧的模样;然后,便听他喉头荷荷作声,只来得及喊得一句:



        “噬魂!……”



        然后,便化成一座僵直的冰雕。



        虽然见蛇妖这副样子,但醒言吸取方才的教训,却仍不敢松懈。还在那儿继续施用那炼神化虚之法。



        正在此时,醒言耳中忽听得一声娇喝,然后便觉得眼前红光一闪,一道影子便如旋风刮过——凝神一瞧,却见眼前这原本还有一丝颤动的蛇妖,立时便碎成了千块万块……



        待那旋风般的红影落定,醒言才看清这击碎蛇妖之人,正是那一直在别处玩耍的小琼肜。现在,这小女娃儿宛若粉荷的娇靥上,竟带着好几分愤怒凶猛之色。



        “呵~”



        见危机已然过去,醒言正要说话——却突然只觉得眼前一黑,然后便倒落尘埃——



        在那遥远深邃的黑影里,似乎正有人在呼唤着自己的名字;



        “就要死了吗?”



        带着这最后一个念头,少年便堕入那无穷无尽的黑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