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其他小说 - 仙路烟尘在线阅读 - 第三卷 『堕怀明月三生梦』 第十一章 心旌摇动蕊珠宫

第三卷 『堕怀明月三生梦』 第十一章 心旌摇动蕊珠宫

        十里光腾星宿海,千层焰映蕊珠宫



        ——    《青溪风雨录》



        待这二人没入水中之后,却见那灵漪挽着醒言之臂,娇躯柔摆,便似那游鱼一般,在这秋湖之中瞬水而逝。



        片刻之后,两人身旁那色带深黝的秋夜湖水,却渐渐转为明亮。不一会儿,灵漪二人便来到一处奇异所在——



        在这烟波万顷的鄱阳湖水下,在那幽远的湖底深处,有一处却似笼罩着一团硕大无朋的明色水膜,隐隐散发着明亮的光华。



        来到这层映照着明月之色的水膜之前,灵漪儿却没有丝毫的停顿,曳着醒言,竟直接没入这个奇异的光幕之中。



        ……



        在这巨硕的光团之中,却似乎有着另外一个洞天。只见其中那贝阙珠宫,连绵不绝,隐隐发出各色的毫光;充斥在这琼楼玉宇之间的,却是一种似水非水似气非气的清霭。数不清的琪花瑶藻,便在这似水似风的空明中,摇曳飘荡。



        想不到,这个以前曾和醒言蛮缠不清的灵漪少女,竟是住在这样一处神仙洞府!



        半醉半醒之间的醒言,浑不知自己已置身于这个奇异的所在,被身旁的少女半扶半曳、半走半飘,不一会儿便来到一处素壁粉垣的幽雅庭园之中。



        过了月亮洞门,步上那晶莹鹅卵石铺就的甬道,却见那小道两旁,间隔错落着一株株流光溢彩的珊瑚宝树。这些瑞彩缤纷的珊瑚树顶端,俱都顶着一只圆硕光洁的湖蚌;每个青色蚌壳里,皆噙着一只人间罕见的夜明珍珠,正柔柔的发出淡黄的毫光,将这个雅致的庭园映照得如梦如幻。



        一路飘过,灵漪儿长袖轻拂,那些个噙着明珠的湖蚌,便如通人语,在二人走过之后,次第自动阖上。待灵漪与醒言走到舍内,这整个的庭园之中,便在也没有夜明珠的照耀,那些株珊瑚宝树,也俱皆黯然。这个素洁的院落,便也似那夜色降临了一般。



        而那两扇雕着水藻图纹的门扉,待二人走到跟前之时,便是无风自启。



        待二人行到屋内,那原本似乎空无一人的房舍内,立时便有四五个雏婢妖鬟,从旁奔出。



        这些个灵漪儿的侍女,正待像往常一般,向她请安,服侍灵漪儿歇下——却突然不约而同的张口结舌,说不出半句话来:



        原来,她们俱都看到,自己这位素来冷傲无俦、对那些个同龄男子一向不假辞色的尊贵公主,此刻却用她那只娇贵的手儿,竟然正小心翼翼搀扶着一位显是喝醉了酒的陌生少年!



        ——这事对她们而言,实在是太过“惊世骇俗”,一时间竟无人说得出话来!



        怔仲了半晌,终于有位平素甚得灵漪欢心的婢女,鼓起勇气问道:



        “公主,这人是……”



        满腹心思全用在支撑住身畔少年的灵漪,这时才突然想起自己这些婢女的存在。听得侍女问起,这位年方少艾的公主,努力用一副淡然的口吻答道:



        “本宫今日傍晚在那湖畔游玩,偶尔发现这少年正醉酒伏于道旁——嗯~本公主见他实在可怜,便把他顺便带回来。”



        轻描淡写的说完这番话,灵漪儿便又小心翼翼的专注于扶住身旁的少年,往那内室中行去。



        扶得醒言又走了数步,正要转过那海玉莲花屏风,那威严的公主又似乎想到什么,忽的停了下来,回首朝身后这些个仍在怔怔呆呆的侍女,认真吩咐道:



        “今日之事,你们便只当没见过——本公主只是一心救人,可不想惹来什么闲话。你们可都要给我记住。”



        “是。”



        这群侍女应声而答。



        “嗯,那就退下去各自安歇吧。这事本宫自己安顿,毋须你们服侍。”



        闻得公主命令,这些个艳婢雏鬟,也都一一散去。



        见侍女全都消失不见,这位刚才还威严无比的“公主”,现在却是轻抚胸口,似是长松了一口气。



        打发走那些个侍女,再看看身旁这位依然浑浑噩噩的少年,灵漪儿脸上倒现出几分怜色,赶紧将他扶曳到自己那珊瑚玉床旁,撩起那幅浑似轻烟一般的鲛绡霞帐,小心翼翼的将醒言扶躺到床上。



        看着仰面躺在自己那香罗床上的醒言,灵漪倒是没来由的好一阵耳热心跳。怔怔的发了一会儿呆,才想起这少年衣履都未脱掉。想到此节,这从来未与男子如此亲近的少女,那嫩脸是红了又红;在内心里挣扎了好久,才似终于下定决心,伸出手去,帮这位兀自酣醉的少年,脱下他那足上的布履。



        说起来,这位自幼便是锦衣玉食,事事都有人替她办好的水族公主,又何曾做过这样的事体——何况,他还是位少年男子!



        现在这手腿俱都有些轻颤的灵漪,花了好半天功夫,才将醒言的双履褪下。待她再想替少年除去外衣,正解他襟扣之时,却是那醒言突地略转了转身,口齿不清的嘟喃了一句。少年这一动不要紧,却吓得这位向来骄宠的灵漪公主,霎时间便似只受了惊吓的白兔一般,猛的便跳到一旁,那芳心之中恰如鼓擂,便好似刚刚做了什么坏事一般!



        又过得许久,见这少年只是沉沉睡去,不见有何动静,灵漪儿这才敢走到近前,曳过那那香罗软衾,轻轻覆在少年的身上。



        那惯于受人服侍的公主,现在替少年做着这样的事情,心里却充溢着一种从未体验过的柔情。



        现在,在灵漪儿的眼前,这位困惫多过酒醉、身上粗布衣裳犹打着补丁的少年,就这样沉沉睡倒在这软似云霓的绮罗堆中。正是:



        气喷兰馥醺疑醉,身被琼霓睡欲仙。



        且不说醒言在那一旁安然睡去,这位将他扶回的灵漪公主,却是没了睡处——她这闺室之中,只有这一张珊瑚玉床。好在,灵漪现在却没有多少睡意,便坐在这绮罗床边,静静的听着身畔这少年均匀的呼吸。



        正是无事的少女,现下不住的回味少年今晚那些个词曲歌赋。细细品味这些个发自少年内心的词句,少女颇觉得是齿颊留香,脸上也不觉现出几分笑意,想道:



        “这少年,却也不似想象那般惫懒。他这一烟花之所的小小乐工,竟能有这样的才思,实在是颇为难得!他唱的那曲杂言诗儿,可比往常听到的那些个规规矩矩的四言五言诗儿,要有趣多了。”



        这灵漪便在醒言的身旁,以手支颐,神思缥缈。两人头顶那袭鲛绡帐上,正缀着一只圆润通透的夜明珠,静静的散发出柔和的清光……



        …………



        ……



        “咦?俺这是在哪儿?花月楼?”



        过了好几个时辰,酒酣睡去的醒言,才终于醒来。



        朦胧睡眼初睁之时,没看清周围的景况,尚不以为意。待歇得一会儿,那睡意完全消褪,醒言才发现,自己已是在一个陌生的所在。



        “我这是在做梦吗?”



        睁眼盯着头顶那袭薄若晨雾的粉红霞帐,还有那颗世所罕见的硕大珍珠,醒言直以为自己还是在那梦中。



        待略略支起头,看到眼前的情景,醒言才有些明白过来——



        昨晚那位凌波而舞的灵漪少女,现在却似一只乖巧的猫儿一般,蜷靠在自己的身上;少女那俏婉的螓首,正侧伏在自己的胸前,那满头的乌丝,如云般的散开,覆在自己身上那绮罗被上。



        见灵漪睡得正是香甜,醒言不敢稍动,生怕一不小心惊醒了她。



        正好,可以利用这当儿,静下来琢磨一下这倒底是怎么回事。



        醒言那心思向来玲珑,心中几下翻转,回想起这少女以前种种的玄妙事体,再感受到身周那份似气非气、似水非水的柔顺空明,醒言突然想到一种惊世骇俗的可能:



        “难道,我已经到了传说中水底的龙宫?!”



        “这位灵漪儿姑娘,便是那龙宫的公主?!”



        “……不错!应该就是了——昨晚依稀记得,这云中君的孙女灵漪儿,好像是自称过什么‘公主’!”



        “这么说,那位云中君老丈,便是那水底的龙神了?!云中君、水龍吟……”



        醒言心里翻来覆去不住念叨着这俩词儿——突然之间,眼前恰似有一道灵光闪过,少年忍不住出声叫道:



        “‘风从虎,云从龙’,这自号云中君的老丈,定是那湖里龙神无疑了!”



        “想不到俺这一介市井小儿,竟有如此际遇!”



        这几日来一连串的奇遇,少年那原本坚强无比的神经,却是再也承受不住;一时间,醒言不禁是激动万分——



        可是,他这一兴奋不要紧,却忘了那正蜷睡在自己胸前的少女;只见他身子蓦的往前一仰,那灵漪儿便顺着这爽腻的绮罗,滑到少年的枕旁。



        见到惊动了正自熟睡的龙神公主,醒言立时也大吃了一惊,赶忙小心翼翼转过脸来,看看这灵漪儿醒了没有——却见她仍是一动不动,呼吸匀称平和,想来应是还在那黑甜梦乡之中——



        现在,两人靠得是如此之近,以至于灵漪儿那略带清香的呼吸,一阵一阵温温的吹在醒言的脸颊上;呼吸着这莫名的香气,醒言一时间只觉得分外的宜人,忍不住一阵胡思乱想:



        “今日观之,古人称那‘吐气如兰’,诚不欺我也~”



        “——嗯,难怪是那水中的仙子,这灵漪儿生得实在好看……”



        瞧着眼前这张似水中芙蕖般的俏脸,一个奇怪的念头,却突然浮现在少年的心头。



        这念头一经浮现,却是再也驱逐不散;终于,醒言做了他这辈子迄今为止最为胆大妄为的举动:



        看着枕旁少女这近在咫尺的娇柔俏靥,少年只觉得刹那间目眩神迷,忍不住往前移了一移,便向那少女的颊上吻去……



        这位白日里跳脱活泼的少女,睡梦中却是如此的安详宁谧。醒言静静的看着她,越瞅越觉得身畔这少女眉目楚楚,端然可爱。



        端详了半晌,脸上一阵一阵轻拂着少女温温的鼻息,醒言再也忍不住,便在少女那娇俏玲珑的面颊上,轻轻一吻……



        双唇蜻蜓点水般的一触,醒言便即回过头去,又去仰望帐顶那颗鸽卵大小的明珠。



        看着这珍珠发出来的点点清光,醒言这才彷佛回过神来。他便似刚刚睡醒了一般,脑海中重又活泛过来——醒言这时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做了什么!



        少年现在非常困惑:



        自己刚才为何如此胆大妄为,竟然敢对这尊贵无俦的龙宫公主,做出这般无礼的举动来!



        这位只在那儿胡思乱想的少年并没注意到,在他用那温热的双唇,轻轻点过灵漪儿嫩洁的面颊之后,便似在平静的水中投下一粒石子,少女那如羊膏凝脂一般的玉靥上,一点红晕,悄然而起,便似那水涟漪一般,渐渐扩散开来。



        现在灵漪儿那双颊之上,便似是飞起了两朵红霞!



        原来,这位尊贵的龙族公主,在方才从少年胸前滑到枕侧之时,便已醒来。



        只是,虽然清醒,灵漪儿却丝毫不敢稍动——纵然她往日再是贵宠娇纵,却也从未与其他青年男子,像现在这样接近过,更别说是同床共枕了。少女察觉出眼下这般羞人情状,一时间一动也不敢动。



        灵漪儿心中正紧张的思索,自己该如何从这已经醒来的少年身旁溜掉!



        正在埋怨自己昨晚怎么不知不觉便是睡着,灵漪儿却忽然觉察到,脸侧一股令人耳热心跳的气息扑面而来,然后——只觉得自己的面颊上,便被温润的印了一下!



        呀!想不到这胆大妄为的惫懒少年,方才竟然吻了自己!



        那处子之身的少女,最是敏感;觉察出少年刚刚做过什么的灵漪儿,此刻不仅仅晕生红潮,那整个的娇柔身躯,也禁不住微微颤抖个不停——若不是紧紧咬住樱唇,便连那玉齿也要上下相击了。



        “呜~这少年竟还是那般惫懒!竟敢对本公主如此……无礼!”



        羞不可抑的少女,现在脑海中反反复复就是这句话;除此之外,便是一片空白。



        而她身旁的少年,却丝毫不晓得灵漪儿这“可怜”情状。醒言心中倒是隐隐觉得,方才自己情不自禁吻那少女的心境,倒与那晚在那马蹄山上吹奏『水龍吟』之时,大略相同。



        “呵~似是发乎自然吧?应不能怪我。”



        醒言自觉安慰了许多。



        虽然觉着刚才那近似于自发的行径,感觉颇为美妙,但醒言还是不住告诫自己:



        “以后可得小心!如果再做出这种尴尬事体,以这灵漪儿往日的脾性,却还不知道会和如何混闹——”



        “呵~幸好她睡着,正是懵懂不知!万幸、万幸!”



        看来,这位生性豁达无忌的饶州市井少年,对身畔少女这龙宫公主的新身份,并没啥发自内心的敬畏。少年所忌惮的,恐怕还多是少女那往日刁蛮的脾性。



        而他这近旁这内里正思潮起伏的灵漪儿,半晌未动,这会儿却开始觉着身上颇为不自在起来:



        “呜~这死醒言,怎么还不继续睡——这样不敢动,身上好累啊~”



        “嗯?他该不会……又想来无礼?”



        心中正自惶急无措,灵漪儿却突然发觉,身畔这无礼少年,正在轻轻揭开罗衾,然后从她身上小心越过。一阵唏嗦,那醒言已是穿好鞋履,下得床去。



        正不知该是喜是恼,灵漪儿忽听得那惫懒少年唤道:



        “灵漪儿、公主,起床啦。”



        终于,少女的苦难到头了!



        梳洗过后,醒言瞧着周围,只觉着处处透着新奇。免不得,满腔疑惑的少年便向灵漪儿开口询问,问他现下倒底是在哪儿。



        现在已经平复如常的少女,倒也没有瞒他,将自己的身份毫无隐瞒的告诉于他:



        “醒言,看你胆子大不大,可别被吓坏了哦——我爷爷云中君,你也认识的,他便是那掌管长江、黄河、淮河、济水的四渎龙神。我爹爹则是那鄱阳、洞庭、云梦、洪泽四湖之主。我嘛……别人常常叫我灵漪公主——对啦,还有那暂时分给你一半儿的‘雪笛灵漪’!”



        闻得灵漪此言,醒言稍稍一呆,便忍不住大叫道:



        “呀!原来以前看到的那些个志怪传奇,说的都是真的!”



        虽然早有预料,但听灵漪儿亲口道来,醒言还是觉得异常的震撼。



        “这么说……俺现在就应该是在龙宫里啦?”



        “嗯!”



        少女抿嘴笑笑,点了点头。



        “那这龙宫又在何处?”



        “正在你曾来游玩的鄱阳湖湖底。”



        “啊?!”



        “今个真是大开眼界啦!”



        “不过……”



        兴奋过后,醒言突然想到一个问题,迟疑道:



        “俺现在咋回去呢?”



        “哼哼!回不去啦!出去就会被淹死哦~”



        灵漪儿终于找到一个机会,吓吓这个无礼的少年。



        “……我想你一定有办法吧?否则俺怎么能进来呢。”



        醒言倒是蛮机灵。



        “嘻~算你聪明。只是……难道这儿不好么?这么快便想回去?”



        骄傲的公主觉着有些想不通。



        “呵~这儿当然好啦,贝阙珠宫,闻所未闻。只不过……”



        少年笑着指指自己:



        “唉,瞧我,和这儿一比,自惭形秽啊;此非俺久留之地也!呵~”



        “哼~才不信呢;就没见你害羞过!”



        “呃……其实是我听说那‘天上只一日,世上已千年’;这水底的龙宫不知如何算法……俺记挂爹娘啊!”



        “原来是害怕这个!真是胆小鬼——告诉你吧,这儿和你那饶州城一样。什么‘天上方一日,世上已千年’,都是瞎说啦~”



        “哼哼,既然这么想回去,本公主就发发好心,送你回去吧!”



        “哈~那多谢了!”



        瞧着少年那客气的模样,灵漪儿却只觉得一阵没来由的心烦意乱。



        “那……你稍稍等一下,我去换身衣服,再稍微让侍女帮着理个髻儿;一会儿就来!”



        “好。不着急。”



        醒言便这样坐在那腰鼓状的镂空白玉凳上,等那灵漪儿出来。只是,这少女口中的“一会儿”,却让醒言足足等了大半个时辰!



        醒言在那儿东张西望瞧新鲜时,不免心下哀叹:



        “唉,原来这灵漪儿的‘一会儿’,也抵得上人间的半日了——早知道,就预先借本书来看了……”



        在少年左等右盼中,那灵漪儿终于出来了。只见她那原本披垂如瀑的乌丝,现已结成双髻如鸦;两绺柔顺的秀发垂髫,分飘于耳畔腮侧。又换上一身嫩黄的裙襦,上面缀着几片水明玉片;行步之间,这些玉片相互碰击作响,听来倒也玲珑悦耳。



        如果说,昨晚一身素白宫纱的灵漪,是那袖带飘飘的凌波仙子,那现在这身鲜色的黄裙,虽然掩却了几分出尘之意,但却把少女衬托得更加的明艳动人。



        待现在仔细打量,醒言才发现这灵漪儿身姿颀秀,玉立修长,倒与自己高下相彷佛,在女孩儿里已算是非常难得了。



        灵漪儿倒是言出必践,让醒言等得这么长时间之后,便带着他往外行去,送他回岸。



        经过那小院的月亮洞门时,灵漪儿倒似想起什么,便指给少年看那圆月门洞两旁的对联。这对联写的是:



        “一泓水随春涨绿,四时湖对夕阳红。”



        这对联的字儿,用碧色玉贝镶就,水光映照下似有异彩流动。那字体娟秀清柔,倒也别有一番绮丽的风味。



        醒言将这联儿仔细品味一番,道:



        “这联娟致婉约,自有一股柔媚风骨。不知这对联是……”



        “嘻~正是本姑娘撰就!”



        听得醒言称赞,灵漪儿心里倒也颇为欢喜。



        “呵~那小子不才,方才即景生情,也胡乱诌得一个,却非对联,只来相和凑趣。”



        “好啊,赶快念来听听。”



        “好。”醒言轻咳一声,望着灵漪儿,朗声念道:



        “愿将一湖清泠水,洗尽人间懊恼肠。”



        言为心声,这句诗儿倒是少年现下心境的真实写照。



        ……



        在这似气非气、似水非水的空明之中,醒言倒也颇能适应,半走半飘,紧紧跟着前面这位灵漪公主,往前行去。



        一路上,醒言免不得又是一阵东张西望;对于他而言,那稀奇物事儿太多,两只眼睛都似乎不够用。见少年如此好奇,灵漪儿觉得颇为有趣,倒也不厌其烦的回答少年各种提问,也不管有些提问可笑不可笑。



        在路上,他们还偶尔碰上几个身着皮甲、形状怪异的兵士;不过让醒言安心的是,这些个生得奇形怪状、一看便觉得凶神恶煞的军士,对这灵漪儿倒是执礼甚恭。见他俩过来,绝不上前盘问,只在远远的立住致礼;待醒言灵漪二人过去后,才敢开始巡查游弋。



        “唉~看来,那清河老头儿倒也并不只是晓得哄人。现下方知,他那句话儿着实有见地——‘其理必无,其事或有’;今日真是大开眼界!”



        一路行走,感慨万千。



        很快,醒言灵漪二人便来到那层硕大无朋的明色水膜前。来到此处,灵漪儿停下步来,回头对醒言说道:



        “这便是鄱阳龙宫的边界儿了。出得这水膜,便是那鄱阳湖水了。”



        “呀!那我这一出去,岂不是便被淹死?”



        “嗯,如果你就这样出去的话,保准被淹死!”



        “那我昨晚又是如何进来的呢?”



        “那是因为本姑娘在你身上施了法术的缘故。”



        许是已经熟稔了的缘故,灵漪儿现在在少年面前,倒不常自称“公主”了。



        “呀~厉害啊!是啥法术?赶快施法吧!”



        醒言大奇,急着想看少女施法。



        “嘻~且不着忙——其实、”



        闻言正要施法的龙宫公主,却突然似乎想到啥,当下停住,说了句让醒言有些摸不着头脑的话。



        “呣?其实啥?”



        听得醒言相问,灵漪儿微微一笑:



        “其实这回岸的法术,并不甚难,若是想学,我可以教你啊~”



        “当然想学!真的可以教我?”



        醒言闻言大喜过望,两眼只直直盯着少女。



        见醒言这双目灼灼的样子,灵漪儿笑道:



        “当然可以教你啦!不要睡过一觉,便忘了我还是你师傅呢!”



        “呃~当然没忘;徒儿可是时刻牢记在心呢!”



        “哼~尽骗人!若你记得,怎么还……”



        说到这儿,灵漪儿却是突然停顿片刻,然后才又吞吞吐吐的说道:



        “若你记得、怎么还不记得向我讨要那『风水引』之谱?”



        “呀!这还真忘了!”



        一提这茬,醒言这才大急:



        “呀!昨个这酒还真是喝多了。我们现在返回去拿?要不……还是先教了我这回岸的法术,再回去拿?呵~”



        “就知道你粗心;那曲谱正放在我袖中,到得岸上便给你。现在便先教你回岸的法儿吧。”



        “好!……不过,我能学会吗?”



        欣喜之余,这从来没练过啥正经法术的醒言,倒是颇有些踯躅,



        “嗯,我方才说过,这‘辟水诀’的法门,并不甚难。只要你‘水性’足够,以你那奏得『水龍吟』的修为,学这法术应该不难!”



        正是:



        才将心事付流水,又把此身拟游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