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其他小说 - 仙路烟尘在线阅读 - 第三卷 『堕怀明月三生梦』 第五章 操戈入室,按剑伏兵

第三卷 『堕怀明月三生梦』 第五章 操戈入室,按剑伏兵

        又过得两天,这日入夜,正是醒言当值巡夜。



        说起来,醒言现在主要还是在那乐班儿里充作乐工,这护院的差事只是兼职。那老鸨夏姨当初的本意,便只把这差事当作醒言立下功劳的福利,多个奖赏银钱的由头而已。因此,过得许多时日,才能轮得到醒言当值一回。



        这次巡夜机会,在这位已决定要再作冯妇的少年眼中,与往日的意义又有不同。前日闻得自个儿今夜当值,醒言便打定主意,定要趁此良机,将那凉薄之徒哄骗蕊姊之事,好歹做一个了断!



        和其他护院巡夜一样,这醒言提着个气死风灯,在这花月楼前后屋舍之间,来回的走动巡查,看有啥不良状况儿。



        别看这花月楼门脸不大,可前后那进深着实不小。这妓楼既是饶州第一,那规模也算不小;前后厅舍甚多,对合连绵,中间还杂着些应景儿的花园水池,占地颇为广大。



        抬头看看天上,流云遮蔽,月色微朦——呵~~正是干些不尴不尬事体的良时吉刻!



        且说醒言在这妓楼前后逡巡吆喝了几回,便觑了个空儿,闪进那厨房之中。灶娘早已安歇,厨房里正是空无一人。醒言便在那灶下掏出一撮草木灰儿,略用水调匀,便横七竖八涂在脸上,以障掩自己的本来面目。



        涂抹停当,正要出门,腿脚刚迈过门槛,却又踌躇了一下,重新蹩回房中。原来,心思细密的醒言,还是有些不放心。毕竟这次不同往日,说不准便要和自己的熟人照面,还是多加些小心为妙!



        于是,醒言又在这厨房之内一阵翻腾,寻得一条还算干净的皂色布巾。只见他将自己原先那扎头帛巾解下,让那头发披散于脑后,然后又拿那块皂巾布条,掠住发根,扎紧,掩住前额——想那醒言在今晚巡夜之前,便已特地换上一套不常穿的衣服;再经得这一番改头换面,早已是面目全非。



        估计在这朦胧夜色之中,即使被熟人撞上,那急切之间,却也很难认出此人便是那位素来忠厚的少年!



        装束停当,醒言不敢怠慢,赶紧蹑着身形,直往那蕊娘所居楼舍奔去。



        现在已近午夜,夜色浓重深沉,饶是这花月妓楼,大部分人也都已是在温柔梦乡了。再加上这秋夜寒凉如水,已无人还在外面闲晃;醒言以这身怪异的打扮一路行去,竟是无惊无险,诸事大吉。



        …………



        ………



        ……



        ——那位心中暗自庆幸的少年未能察觉的是,就在他尽力潜踪蹑行的身形之后,却是无声无息的紧紧坠着一个黑影!



        也不知为何,那尾随之人,见醒言这般怪异行径,却不叫破,只是一声不吭紧随在他身后。



        待醒言轻步走到蕊娘房前那走廊之上,小心翼翼的附在那菱格窗上,侧耳细听屋内情状之时,他身后那团黑影,竟突然开始消散、隐匿,便似渐渐融化在那苍茫的夜色之中,再也寻不着丝毫踪迹!



        正是:



        金风未动蝉先觉,暗送无常总不知!



        且不提屋外的怪异,再说那户牖之内,虽然现已是中夜将近,但房中的人儿却还未成眠。只见屋内那雕花几案上,正燃着一支红烛。那位胡世安胡公子,现在还没安歇,只在那案前,擎着个锡铸小酒盏儿,一杯接着一杯的啜饮。近旁那跳宕飘摇的如豆烛光,在那墙上将他拉拽出种种光怪陆离的影像。



        又过了些时儿,只闻得那屏风之后的红绡帐内,低低传来一声轻唤:



        “胡郎……想那夜已深沉,何不早些上来安歇?”



        醒言听得明白,正是那蕊娘姊姊,正在温柔的催着自己的情郎早些歇下。



        听得佳人相邀,这位胡世安胡公子,却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



        “你先睡得。这秋夜寒凉,我再饮几杯取暖。”



        ——别看他这般回答,其实那内心里,却着实烦闷,正在那儿借酒浇愁。



        这厮近日来技痒,便萌了那乡中故态,整日里沉溺于赌坊,流连忘返。却恨手气不佳,这短短几日之间,便已是输掉四十多两银子。那些个平日与自己相善的赌友,现下却是催逼甚急——本来这倒没啥,虽然自己那囊橐早罄,但仗着些个风流手段,骗得房中这位实心眼儿的痴情妓女对自己死心塌地,要从她那里哄出些银两还了,倒也便当快捷。



        只是,这几日也不知为何,这蕊娘拿银之时,总觉着不似往常爽利。到现在,自个儿还有大半银子未曾还得——受那债主催逼不说,更可恨现在赌本全无,连个翻身机会都没有,着实蒿恼!



        唉!得再想个啥法子,好生哄得她再拿出些银两才好……



        正在他心中着紧盘算,却听得那房门“吱呀”一声,似是被风儿吹开。



        “哎~蕊娘也恁不贤良……睡前都不把那门闩插好……”



        这厮正喝得有些醺醺然,懵懵懂懂,一时间倒也不以为意,只在心中怨责蕊娘疏忽。



        只是,移时那夜风漏进屋来,将那蜡烛吹得忽明忽灭——虽然那风儿也不甚大,但毕竟凉意袭人。胡世安被风一吹,头脑也清醒了许多,便抬头朝门那儿望了一眼,然后便准备起身去把门户闩上。



        “嗯?!”



        虽然酒眼昏花,但胡世安却突然间觉出有些不对劲——按捺住正要站起的身形,赶紧又朝那门扉之处看去——这一看不要紧,胡世安那厮顿时是毛骨悚然!



        ——原来,在那门内昏黑的月影地里,正静静立着一人,似乎正朝自己冷冷的瞧着!



        胡世安乍睹这情状,那酒意立马儿便醒了大半。这厮也算机敏,立时便晓得来者不善,掣起手中酒杯便要向那黑影砸去——却觉得脖项上突然一凉,已是被啥物事紧紧抵住。



        原来,那位不速之客快逾闪电,还没等他酒杯出手,便已将刀剑架在这厮的脖项上!



        ——见有性命之忧,胡世安立时四肢僵直,不敢稍动。屋内,似又恢复了安静。



        过得许久,才听得“仓啷”一声——胡世安终于没能把持住手中的酒盏,将它滑落在青砖地板上。



        这锡盏坠地之声,终于将蕊娘惊动。此时她也觉得屋中动静有些古怪,不禁颤声唤道:



        “胡郎?”



        ……没等来胡郎的回答,却听得一声陌生的话语:



        “俺利剑正架你胡郎脖上——莫嚷!”



        “若嚷时,一剑将他杀却!”



        这压抑着嗓音的话语,虽然声音不大,但效果却颇为卓著,蕊娘立马便了解到屋内的情势——这两句编排得当、已经筹画了许久的话语,成功的抑止住女人受惊时那声不自觉的惊叫。



        那蕊娘虽然身在暖衾之中,一听此言之后,却立时觉着遍体生寒,如堕三九冰窖!



        “不、不知……大、大大、大王深夜造访,有何贵干?”



        听得那贼人开口,看口气也不像是特地来要他性命,那胡世安心下顿时松了口气。这厮别看他一副风流倜傥的模样,其实也是个外强中干之徒。这几日来,这厮因那赌债之事整日烦恼,不免便有些疑神疑鬼;当那刀剑甫一架上脖项之际,直吓得差点尿湿了裤子——他以为是哪位不讲路数的债主,等得不耐烦了,就此遣人来取他性命!



        待那贼人开口说话,听口气还似有转圜余地,那胡世安提到嗓子眼的那颗心,顿时放回了一半。虽然刚开口时有点愣愣结结,但马上口齿便又利索了。



        这时,还在那床上的蕊娘,听得情郎如此说话,立时也反应过来,赶忙急急说道:



        “大王有何吩咐请尽管说!胡郎与奴家都会尽力办到——只是……千万不要伤了胡郎!”



        待她说完这句话,便听得一阵唏唏嗦嗦的声音。原是那蕊娘正在披上衣物,准备下得床来,与胡郎一道向这夤夜造访的贼人告饶。



        “兀那床上妇人!别动,给俺乖乖呆在原处!”



        原来,这所谓的“贼人”,却正是少年张醒言。他见好言相劝蕊娘无用,只好来当一回恶人,希冀胡世安这厮吃这一吓,便自个儿走人,从此再也不来骗取那蕊娘的钱物。



        现下醒言见那蕊娘竟要下床,赶紧放粗了喉咙,出言阻拦——少年担心与蕊娘照面之后,万一被她认出,那可着实不知如何收场!



        一听贼人出声阻拦,胡世安这厮也赶紧朝屏风后厉声喝道:



        “且在床上不要动!一切听大王吩咐!”



        虽说语气比较急迫,但声音倒还是压得蛮低——那脖项上冰冰凉凉的渗人感觉,却是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他,自个儿现在还是命悬人手。



        此话一出,胡世安冥冥中彷佛觉着身旁那贼人似是点了点头——这厮立马骨头便似轻了二两,正要卑言继续谄媚一番,却闻得那贼人又是开口:



        “算你识相——也不怕你知晓,俺便是那鄱阳湖大孤山上落草的好汉!今日前来不求别的,只要阁下多奉承些金银,老子我便一根寒毛也不动你!”



        听得贼人这番话,房中另外两人是又惊又喜——惊的是不知何时,竟惹上大孤山上这样勇悍的匪人;喜的是这贼徒也只为求财,应是性命无忧——胡世安与蕊娘那俱都悬在半空中的心,立时都安放回原处。



        只是,将贼人的话咀嚼了一番,胡世安却是苦着脸告道:



        “这个、不瞒大王说,小人现下手头委实没啥金银……”



        “嗯?!”看来贼人闻言颇为恚怒,胡世安立马便觉得自个儿脖项上的那分寒意,似乎又盛了几分。



        “蕊娘!你那儿还有多少金银,赶快都拿出给大王奉上!”这胡世安倒也机敏,立时便扯着脖子朝蕊娘那儿急急喊道。



        这厮说完这句,又觉得还不够保险,赶紧又补上一句:



        “不要怕,俺将来都会还你!”



        “小声些!”醒言喝道。



        胡世安闻言一惊,立马便噤若寒蝉,同时脸上挤出一副讨好的笑容——也不知旁边那贼人瞧见没有。



        “大王莫要动怒!只要不伤害我家胡郎,你要妾身做什么都可以——俺这便下床去取银两。”说完,听动静便似是要披衣下床。



        “且住!”



        醒言闻言赶紧阻拦——要知道,他今晚可不是来专门打劫的。



        “……???”



        听得贼人阻止,这两人俱都诧异,不知那贼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胡世安这厮更是心里发毛,疑心那贼人不知要如何折磨于他——这厮不求财,难不成……倒底还是那债主遣来取他性命?!



        正自胡世安疑神疑鬼、两腿发软之际,却听得那贼人又是开口说话:



        “你这厮可别来哄俺!俺留意你已有多日;出手阔绰,又常常在那快意坊厮混,现在却又来和我哭穷?!莫不是存心……”



        “不不不!大王!”胡世安一听醒言这话说得不善,赶紧便要赌咒发誓:



        “其实……”正要说出原因,却突然似乎有点口吃,嗫嚅半天说不出下文来。



        醒言正是要迫他说出实话,此刻见他欲言又止,只是在那儿磨蹭,便手下略略加力,口中喝道:



        “休得遮掩,快快如实道来——俺已注意你多时,如有半句虚言……哼,一剑砍了!”



        听得贼人发狠,胡世安赶紧竹筒倒豆子般,将他近日来欠下一屁股赌债的事儿,详详尽尽的说了——这番招认之时,又加上醒言在旁边适时恫吓,这厮无奈之下,只好把那哄骗蕊娘拿出体己钱儿作为赌本、却又输个精光的事儿,略略说了一遍。



        醒言听了,故意大声说道:



        “瞧你这厮看似人模人样,却想不到这般不长进,竟拿女人钱去厮混!”



        此时,那正在帐中的蕊娘,也将方才她胡郎的那番话,听得是清清楚楚——刹那间,蕊娘只觉着眼前有些发黑;自己那颗心,也不住的往深个里沉去……



        原来,胡世安这厮哄她体己钱儿之时,只跟她说是为了给她赎身,做些营生蚀了本,要蕊娘拿些银钱出来作本,好多赚些银两早日替她赎身——兼且付得花月楼中的资费……



        …………



        “胡郎……”隔了小半晌,屏风后传来女人悲凄的声音。



        “哼哼!”虽然已明知答案,但听得这厮亲口承认,醒言还是忍不住心中愤怒,便拿那剑背在这“胡郎”脖子上,蹭了两蹭。



        胡世安忽觉着脖项上有些古怪,顿时心下大骇;正要跪倒求饶,却听得身旁那贼人又是说道:



        “唉!老子向来行事磊落,却是不屑取那女人钱财,咋办?”



        醒言说这话,正是要启衅揍这哄骗蕊姊姊的薄幸之徒一顿,好让他知难而退,就此消失。要知道,这花月楼中的妓女,俱都卖身于老鸨夏姨;其所得之资,绝大部分都要上缴妓楼。在这种情状下,这妓女要攒起些个私房钱儿,实属不易。即使像蕊娘这般花月楼的红牌,要私下攒起点像样的钱财来,也着实艰难——这饶州也不是啥通衢大省,来这儿消遣的恩客,打赏也不甚多,常常也只能在那胭脂水粉常例钱里省下一些。这些费了心血省下来的钱财,都是要用作身后养老之资的——这妓女的体己钱儿,可是能这般随便哄得?!



        且说醒言正打着这样的如意算盘,却不防,胡世安那厮,竟是满肚子坏水;他听得旁边这位大孤山上的好汉如此一说,当即便眼珠一转,腆颜说道:



        “大王且莫蒿恼!您何不听小的一言,不如便如此这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