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其他小说 - 仙路烟尘在线阅读 - 第三卷 『堕怀明月三生梦』 第一章 剑舞秋雷,四壁如闻鬼啸

第三卷 『堕怀明月三生梦』 第一章 剑舞秋雷,四壁如闻鬼啸

        ……在那个草木凋落的深秋,在那个本应平凡无奇的夜晚,却有一场莫名的神秘颤悸,涌动在饶州城外郊野的丛林与天空之中。



        引发这场律动的主角,少年张醒言,现在正临风伫立在马蹄山丘的岭头上,瞑目不语。



        只是,看上去似乎神色如常的少年,内里却正承受着一种难以言表的苦楚:助他吹完那曲『水龍吟』的外来“太华道力”,现在似乎仍是余裕甚著,正在他身体中沿经顺脉到处流动,却又千丝万缕毫无章法可循。



        虽然,现在这状况已比方才好得许多,不似那番万刃剜心般的险恶情状。但这本应熟悉的四处漫流的奇异感觉,却仿佛又新带了些细微刺儿,在荡涤醒言全身的同时,不免便让少年颇生痒郁难熬之感。



        待这奇异感觉流转了几周天之后,似乎不约而同的汇聚到醒言喉旁的人迎之穴。霎时间,醒言只觉得全身一阵翻腾,那种持续了很久的抑郁,似乎终于寻着了一个奔腾宣泄的口子——



        只听得一声清亮澄澈的长啸,从这仰天而立的少年口中夺关而出,回荡在这空阔寂寥的天野之间。



        少年这声跌宕起伏、张扬无忌的长啸,直似上可达天穹,下可入地府,崩腾澎湃,余音缭绕;一时间山鸣谷应,经久不绝……



        喊完这一嗓子,醒言只觉着自个儿身体里那股力量,再也不见踪迹,只剩得灵台格外的澄澈与空明。



        “怎么又是这样?先苦后甜——这事儿以后可千万少来找我!”



        醒言心里虽然这么埋怨着,但其实倒真没怎么往心里去。也许少年自己也不知道,虽然他个性开朗、乐观、随和,但骨子里却渗着一股坚忍、无畏的脾性儿。所以,他才还敢来倚在这曾经发生那般怪诞异像的马蹄山白石上——也正因为如此,今天他才能在鬼门关前溜达了一圈儿后,又捡回一条性命!



        只是,经历过这一场奇异,似乎已经脱离了危险的少年,还没等他来得及缓过劲儿来,却又很不幸的遭遇上另一场不测:正当一直自以为是独自一人的醒言,仰天长啸啸音刚落之际,却听得耳畔身遭,猛然响起一阵子古怪宏大的轰鸣!



        被吓了一大跳的醒言,赶紧瞪大双眼朝周围仔细打量——这一打量不要紧,醒言直被吓得毛骨悚然,身子往后倏然急退,一个不防便被绊倒在地!



        ——原来,直到此时醒言才发觉,这原本空旷寂寥的马蹄山顶,不知何时竟聚集起那么多的山中走兽,正在对着自己齐声咆哮;这虎啸狼嚎豹吼之声,在这荒天山野之间滚动翻腾,崩宕不绝——



        整个山谷,刹那间似乎都沸腾了起来!



        也难怪少年醒言吃这一吓。任谁猛然发现一大堆野兽对着自己狂吼,都会被吓得屁滚尿流!特别是见到这些野兽中还不乏猛兽~这醒言只是退得几步,跌上一跤,已算是镇静非常了!



        再说这跌坐在地的醒言,仓促间随手摸起身旁这绊倒自己的物事,懵懂间只觉着是根棒子,便拿右手死握住这棒的柄头,横在胸前——虽然,这本能的举动估计也是无济于事,但值此危急时刻拿来壮胆,却也是聊胜于无。



        惶急万分的少年此时心中这个懊恼啊:



        “俺真是吃饱了没事儿干,咋会想起跑到这荒郊野地里来练笛呢?!若是就在自家近旁练曲儿,最多拚得吃那被聒噪的邻居一顿呵斥~哪会像现在这般——恐怕是俺笛声太噪,扰了这些猛兽的好梦,以至都一齐跑来将俺围住,顺便进得些宵食!”



        醒言此时是悔恨无比,心说这次定要成为那虎狼腹中之物了。只是,稍停了一会儿,正在自怨自艾的醒言,却惊奇的发现,那些个将自个儿团团围住的兽畜,见自己跌坐在地上,俱都参差不齐的停住啸吼,并不上前厮咬,只是不住将灼灼兽目注视于他。



        “怪哉!俺怎会有种荒唐的感觉——眼前这些野兽,怎么竟似乎对自己没啥恶意?!”



        真是怪事年年都有,只是这俩月特别的多!



        不过,虽然心里琢磨着挺像这么回事儿,醒言却丝毫不敢起逃跑之心。因为这位熟谙野兽习性的山野少年,知道人在与这些山兽近在咫尺之时,最忌讳的便是转身逃跑;反而是面对面对峙着,倒至少还可放手一搏,或许还能有一线生机。



        正在醒言进退维谷之际,却突然隐隐听得远处传来一声接一声的呼喊:



        “醒言!……醒言!……”



        听得这声音,惶惑的少年立马精神一振,赶紧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以他现在绝佳的目力,醒言远远的看到那黑黝黝的山野地里,有一点如豆的火光,跳荡飘摇,正在渐行渐近!



        “啊!!!”见到这丝光亮,醒言却突然如同被毒蝎蜇了一般,猛然跳了起来——原来,他听出这一接一替的呼喊,正是他爹爹老张头和姆娘的声音!



        这一刻,醒言心中便似沸开了锅一般,再也顾不得了,一句话也不搭腔,跳起来便往相反的方向冲去!



        此时醒言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死就死吧!……孩儿不孝,这养育之恩只有来生再报!……”



        跳踉奔跃之间,醒言胡乱挥舞着那根随手扒拉来的棍子,浑不觉在舞动之间似有一丝光华闪动。



        ………………



        …………



        ……



        正在随时等待猛兽扑来风响的醒言,却渐渐惊奇的发现,自己所到之处,那些个平素凶猛无比的虎豹熊罴,竟是不约而同的向旁边闪躲,似是……似是对他有些畏惧、惟恐避之不及!



        “咦?俺怎会有这种荒诞的想法?!”醒言检讨着自己,“难道这是死之将近产生的幻觉?”



        不过,醒言毕竟是个机灵聪敏的少年,立马便判断出,这些围着他的各色走兽,竟真个是对他毫无恶意!



        “怪哉!”



        这已是今晚醒言不知第几次,不由自主在心中模仿季老学究那文乎文乎的语气。



        不过,虽然判想如此,但毕竟仍是身在险境,机敏的醒言绝没有闲功夫去品评揣摩,那脚下是丝毫不敢有半分停留。只见少年的身影不住奔跃闪动,一溜烟蹿出山兽们的“包围圈”,仓惶逃下山去!



        待得奔出好远,少年才略略停下来喘了口气儿;等确信身后并无野兽追来后,醒言赶紧绕着小道,深一脚浅一脚的奔到前来寻他的爹娘跟前,尽快将他们在半道截回。这一路上,醒言也不知道滚了多少跤,吃了多少荆棘的戳刺!



        心急如焚的醒言,撒开两条腿,忙不迭的只管奔走,终于来得及在半道上,将前来寻他的爹娘截住。



        原来,这老张头夫妇,正是见到天上风云突变,心里担心自己那去了马蹄山练笛的孩儿,生怕醒言会出什么意外。于是,老夫妻俩便拢起一束松油火把,由老张头擎了,不顾黑夜中山高草深,齐来这马蹄山上找寻。



        ——呵~~谢天谢地!终于又让他们看到自己那活蹦乱跳的孩儿,安然无恙的回来了!



        见到自个儿成功在爹娘上得山顶之前将他们拦下,一直绷紧了心弦的醒言,立时整个人都松懈了下来。直到这时,醒言才发觉,经过刚才那一通没命的奔跑,只觉得自己这浑身上下是酸疼不已。疲惫的少年只好拄着刚才顺手拾来的杖子,扶住老张头的肩膀,深一脚浅一脚的回到马蹄山下的茅屋之中。



        后有人赋诗赞曰:



        有奇石



        容俺卧



        突兀雄心千万迭



        惟有青山似我——



        一声长啸



        龍吟虎魄!



        待回到家里,在松油灯的照耀下,醒言娘终于发觉孩儿那身粗布衣裳,早已被那山上的荆棘挂破了许多,不免又是一阵忙乱,叫儿子换下衣服让她连夜缝补。



        醒言娘一边缝补,一边嗔怪儿子既知爹娘来寻,为啥还要赶得那么急——虽然是在怪责,可那一片慈母忧儿之情,溢于言表。这位平素机灵善辩、口才便给的少年,现在在自己的娘亲面前,却立时变得笨嘴拙舌,口欲言而嗫嚅,讷讷的说不出话来,只好在那儿嘿嘿傻笑。



        至于醒言腿肚子上那几道剐破了的血痕,这对山里少年来说可谓常事,不似城里孩子那般娇贵,只由老张头揉烂嚼碎几片草药,胡乱敷在上面止血了事。



        在这个马蹄山下的茅屋之中,一条用灯心草捻成的灯芯,正浸在农家自家榨取的松木油里,燃起一点柔黄的灯光;这豆大的灯光不住的摇曳,照亮了草庐四壁,也悠悠的映照着慈母手中的针线。



        理了一遍家中农猎器具的老张头,又随口问了问儿子方才在那马蹄山上,可曾吃了什么惊吓——半晌前那场突如其来的电闪雷鸣,可真个是“吓人子”!



        听得爹爹问起,乖巧的醒言生怕爹娘担心,便只淡淡的说没吓着啥,反正又没下雨,只要没被淋着就没事。



        正缝着衣物的醒言娘亲,闻言又絮絮叨叨的告诫儿子做人要积德行善,否则便会遭天上的神仙拿那天雷来劈——今晚那阵子吓人的雷电,说不定便是天上哪位神仙发怒了呢……



        呆呆的看着姆娘一针一线的补着衣服,有一句没一句的搭着话儿,过不得一会儿,这已经折腾了一晚上的醒言,就觉着有些倦怠了。于是醒言便告了一声,先去睡下了。



        待到了铺上,静静的躺了一会儿,这已经阖上双眼的醒言,想起今晚发生的事儿,那睡意却又不似方才那么浓了。



        今晚在那马蹄山上发生的一幕幕,又似走马灯儿流水般在醒言眼前晃过。



        虽然,这些事儿离现在不出半个时辰,所有的细节都仍历历在目,但醒言想起那诸般事体来,却仍似在半天云雾里,晕晕乎乎,似乎所有的一切都是触手可及,可真一伸手却总是抓不着。



        睡不着觉,又觉着有些恍惚的少年,索性睁开双眼,怔怔的注视着那透过窗棱投在土墙上的斑驳月影,极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冷静下来的醒言,又努力回想着今晚所发生的一切,将它们细细梳理了一遍。



        反复推敲,反复思量,最后,虽然有些不敢相信自己推断出来的事实,醒言还是想到,今晚所发生的一切,十有**,都和自己用那“太华道力”吹出来的『水龍吟』有莫大的干系。虽然,醒言不敢将天上那些电闪雷鸣和自己联系在一起,只当那是巧合;但有那么多野兽莫名其妙聚集到自己身旁,不仅不攻击自己,却还似对自己颇为畏惧——这种前所未闻的怪异事儿,若不是因那自己本就觉得不比寻常的『水龍吟』,便打破脑袋都想不出,还有啥能和这有如许干系!



        “看来,那萍水相逢的老丈云中君,定不是寻常人物;这赠与俺的曲谱和玉笛,也绝不会是平常物事!”



        “自己这一生,也许从此就将改变吧!……”,想到这里,这位躺在铺上的山野少年,不禁有些激动起来:



        “我,张醒言,就将能在那行走四方的马戏班儿里,谋得一份驯兽活儿吧!想来,那酬劳一定不少!呵~~”



        “…………”



        “……”



        这位已经折腾了一晚的少年,就这样沉沉睡去,嘴角犹挂着浅浅的笑容……



        许是昨晚确实辛苦了,醒言第二天直到日上三竿,才得从床铺上爬起来。



        洗漱完毕的少年,发觉经过这一晚上的睡眠,昨日的疲劳已经不见踪迹;呼吸着这山野清新纯净的空气,只觉得整个人便似脱胎换骨一般,格外的气爽神清。



        正自陶陶沉醉在山野清凉晨风中的醒言,却突然听得屋里的姆娘惊讶的叫了一声:



        “咦?哪来的这把铁刀?!”



        醒言闻声,连忙跑回屋里看发生了啥事体。这一瞅,醒言倒也是颇为惊奇。原来,却不是什么“铁刀”,而是那墙角的地上,正平躺着一把长剑。



        醒言赶紧走到近前,弯腰将这把剑拎了起来,仔细端详一番:



        这把剑剑身修长,大约有三尺九寸。剑柄与剑身连接之处并无护手,只微微向两边凸起,然后朝剑刃方向曲线微凹;这剑剑身扁平,剑锷无光,显是并未开锋;那剑头圆钝,上面还沾有不少泥痕。整把剑略呈灰黑色,造型倒是颇为古朴。



        醒言拿着这把长剑,翻来覆去的观看,心中疑惑,不知家里咋凭空多出这把剑。困惑的少年便问娘亲:



        “这是不是爹爹新近央人打的?”



        醒言娘摇头否认,说家中从来没见过此物。



        醒言又捧到屋外对着日光仔细看了又看,直到他注意到剑头上沾着的那几块泥痕,终于恍然大悟:



        “哈!~这把剑原来便是昨晚自个儿从那马蹄山上,一路拄回来的拐杖!”想想自己昨晚惊慌失措之中,一直把它当根棍子使,少年不禁哑然失笑。



        “呵呵~定是那白石被雷电击碎之时,将这把埋在土里的铁剑给翻了出来!”



        想通此节的少年,不禁喜出望外:



        “哈哈!~~这下可让俺捡到宝了!”



        说着,醒言便飞快的打来一盆清水,将这把意外得来的宝剑,就着院里那块爹爹常用来磨刀的石头,吭哧吭哧的卖力磨了起来:



        “把这宝贝拿到城里铺子里当了,应该能得不少银钱吧?!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