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其他小说 - 仙路烟尘在线阅读 - 第一卷 『当时年少青衫薄』 第九章 浪静风恬,兵销戈倒

第一卷 『当时年少青衫薄』 第九章 浪静风恬,兵销戈倒

        浓重的夜色笼罩着鄱阳县城。小城的居民一向有早睡的习惯,此时街道上已洗却了白日的繁华,变得空空落落冷冷清清。街边枝头的黄叶,似乎经不住这秋夜的凄清,在微风中回旋而下。远处偶尔传来几声犬吠,更显得这秋夜的鄱阳城格外的寂静。



        冷月无声,夜色迷离。



        只不过,恰如牛嚼牡丹般大煞风景,面对如此浪漫凄迷的秋街夜色,居然有人熟视无睹。只见那西林街的拐角处,正有两个鬼鬼祟祟的身影,在夜色的掩护下,忐忑不安的等待着受害人送上门。



        这俩小蟊贼,正是醒言和居盈。他俩刚刚在鄱阳湖上唱完一出“捉放曹”,妆还没来及卸,便赶场子般来到这吕县爷回家的必经之路,准备重施故伎。刚才那乌篷船上的多情贼,正是这放粗了嗓子的张醒言;而他口中的那位“贤弟”,则是这居盈小姑娘勉为其难客串一回。



        刚刚搞定那外强中干的陈魁,按理说这回应该是轻车熟路。只是这次的作案环境换作了县城街道,要提防着附近的住户和行人,可不比方才那杳无人迹可以放手施为的鄱阳湖。所以二人反比先前更加紧张。



        “这吕老儿怎的还不过来?不会今天就准备在那‘水湖文社’通宵了吧?”



        醒言看着在秋风中开始有些瑟缩的居盈,不禁暗暗着急,心道再这样下去,人没逮到,这儿先病下一个。不过应该不会那么晦气,因为根据自己所得消息,那吕老儿即使再不情愿,也绝不敢夜不归宿。醒言不住的给自己打气,同时让居盈躲到街角避风处。



        正在这两位路见不平的义士等得有些惶恐时,终于,在所有人的期盼中,这出戏的另一位主角,鄱阳县主吕崇璜吕老爷,慢条斯理的跺着四方步子,从街那边摇摆而来。



        醒言赶忙跟居盈示意了一下,便一起隐没到黑暗之中。



        ☆#★*!~☆#*★!!!



        接下来吕老爷的遭遇,便和刚才他那忠心耿耿的属下基本一样,只是在细节上稍有不同。吕老爷正被喂上一嘴并不怎么好吃的破布团,叫嚷不得,老老实实的被撮到一僻静之处。



        只不过吕老儿应该庆幸的是,充当主力的贼人很清楚的认识到,自己还不能很好的控制力道,瞧着吕老爷与街旁秋树相仿的身子骨,心道自己虽已能“举重若轻”,但还没达“举轻若重”的境地,生怕一拳下去,这吕县爷当场便要丢了性命。



        于是,吕老县爷向来缺乏锻炼的体格,却让他幸运的免去一顿皮肉之苦。只不过,这磕磕碰碰便在所难免了。



        其实,这两位冒失的年轻人有所不知的是,就在吕老头身后不远处,还跟着一位年轻的长随。由于醒言和居盈都比较紧张,月光也比较黯淡,只盯着了正主儿,对那跟班一时竟没有察觉;而那位年轻长随,也由于事出突然,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正当这长随缓过劲儿来便待惊呼之时,却已然软软的倒下。就在他方才后脑勺的位置,正停着一只醋钵大的拳头!



        自以为得计的年轻人还毫无知觉,却不知刚才差点大难临头!



        所有这些事情都似走马灯般很快完成;如果有人不小心看到,还会以为刚才那儿正上演了一出皮影戏。



        此后的事情,便与方才鄱阳湖上的那一出类同。向来只习惯于给别人做演讲的吕老县爷,不得不接受了一通终身难忘的说教。没了听惯的阿谀奉承,却充斥着无法无天的嘲讽与恐吓。



        这次醒言他们调整了一下说辞,把自己描绘成大孤山上落草的贼寇;而醒言和那位卖药少女的恋爱关系,也从那漏洞百出的一见钟情,摇身一变为指腹为婚的青梅竹马。毕竟这吕老儿可不比陈魁那粗蠢汉子,稍有不察便可能被他看出了破绽。



        声辞并茂的演讲,终于在吕县爷的浑身冷汗中结束。以一个恐怖的威胁作为结语,两位不速之客扔下他扬长而去。



        挣扎了良久,吕县爷才从醒言那砍了半天价才买回的廉价麻袋中,艰难解脱出来。身上粘粘的冷汗,被秋街透凉的晚风一吹,再加上刚刚经受的那通前所未有的惊恐和煎熬,吕老爷只觉得身心俱都格外的难受。



        定了一会儿神,又踉踉跄跄寻着了他的随从,唤醒后相互搀扶着往吕府方向蹒跚而去。那惊魂未定的年轻长随,并不知刚才他的老爷发生了什么事故;只看老爷那失魂落魄的神色,机灵的年轻人便知道此时应该保持沉默。



        夜路漫漫,一路无言。



        表面看似平静、但比长随多听了一番演讲的吕县爷,心中却掀起了惊涛骇浪。他这辈子第一次发觉,自以为不可一世的一县之主,在遭遇到路边强梁时,却原来也这般的孱弱与无能。再思量起过往自己的那些所作所为,恰如被当头棒喝,不禁冷汗涔涔而下!



        此时他才幡然醒悟,原来大家敬他惧他,都是因为自己的那个官位和王法——虽然自己常常不拿这王法当回事;可一旦有强人也似他那般藐视了这王法,自己在这些强梁手段下,也与那些常被自己欺压、任人宰割的贱民无异。而自己先前可以那样的肆无忌惮无往不利,往往还是倚仗了他那身为州守妹妹的夫人,常替他收拾烂摊子;否则不用那贼匪动手,自己也早就被官场上的强豪打翻在地。



        吃了这番惊恐的吕老县爷,此刻却变得无比的清醒。原来家中那位自己常常敬而远之的结发妻子,才是真正的爱己护己之人。念及此处,吕崇璜吕老爷不禁更加快了脚步,向那正有人等他回去的家中走去。



        甫一进屋,吕夫人看到丈夫如此狼狈,不觉惊呼一声,顾不得责他迟归,只着忙问他出了何事。吕老爷却不作答,一把揽过妻子,颤抖着叫了声:“娘子!”却发觉自己的娘子已经是鹤发斑斑,心下更是百感交集。正是:



        常堪叹,雪染云鬟,霜硝杏脸,朱颜去不还。



        椿老萱衰,只恐雨僽风僝。



        但只愿无损无伤,咱共你何忧何患……



        这一夜,多少人无眠。



        且说醒言与居盈干完这两件不法之事,一路狂奔回客栈,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的溜进客房。待到到了房里,这俩人也与那吃了惊恐的陈班头和吕县爷一样,也是惊魂不定。等过了半晌定下神来,两人这才发觉自己的双腿都有些不受控制,颤抖个不停,说不清楚是因为紧张、后怕、兴奋、还是这一晚上的折腾累得双腿抽了筋。



        “回来了!”



        “嗯,回来了!”



        两人的声音都有些发抖,不过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喜悦。不管明日结果怎样,总算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并且平平安安的回来了!



        其实在老成持重的大人眼里,醒言这劫持上官威逼放人的法子,实在是有欠斟酌,有诸多行险不妥之处。要是他们的话,无论如何也不敢这般轻举妄动,必会反复考量迁延时日,决不会如此鲁莽行事。



        可正因为醒言这市井少年并不知天高地厚,那居盈小姑娘以前更是不知道啥叫害怕,反觉得醒言这计划天衣无缝还很有趣,又可教训一下坏人,便忙不迭的惟醒言马首是瞻。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这俩莽撞儿女说动手就动手,居然三下五除二,一晚上便把这事给做成了。



        虽然这夜的一帆风顺,与醒言那还算周详的计划颇有关系,暗地里还可能有逛街路过的高人相助,但实在还是让人不得不佩服他俩的运气和勇气。很多时候就是这样,对困难预想得越是清楚的所谓智者,反而更容易畏首畏尾不敢下手,从而只能永远无成。倒是那些不了解前路艰辛的莽夫,因无知而无畏,莽莽撞撞的说做便做,不管过程中会遇到什么困难和挫折,最后却反而把事情给办成了。



        闲话少叙,且说那醒言居盈二人,虽然刚刚折腾了这么多事,却丝毫没有睡意。居盈没回到自己的房里,便和醒言在一起压低了声音,叽叽喳喳回顾方才的行动。两个年轻人越说越兴奋,结果更是睡不着。



        于是,醒言调侃居盈扮贼人的声音太奶气,又怪她临场把那“扔去喂王八”的台词改成“扔去喂湖神”,不伦不类。居盈则嘲笑醒言那段多情贼子的表演太过火,笑他如此情真意切是不是真个想媳妇——直窘得醒言大呼冤枉,极力辩白,力陈自己那些话儿都是从稻香楼酒客那里听来……



        两位不识愁是何滋味的年轻人,就这样折腾到雄鸡唱晓,方才各自歇去。



        第二日直到日上三竿,醒言这才起来穿衣洗漱,然后便去看居盈起来没有,在走廊内却碰巧遇上居盈家的车夫。那车夫跟醒言道了声早,然后似乎无意中提到,昨天那望湖街上被抓去的那对卖药父女,已然被放出来了。



        醒言听了这消息立马喜形于色,按捺不住便去候着居盈起来,然后便把这好消息赶紧告诉她。居盈听后也是乐不可支,看来昨晚那两场“捉放曹”起了作用,一晚上的奔波辛劳没白费!



        且略过这俩年轻人“弹冠相庆”不提,再说那吕崇璜吕县爷,一大早便急急赶到县衙,正在那书房之中转圈儿,冥思苦想如何找个说辞命那陈魁放人。正是说曹操曹操便到,却听得门外陈魁陈班头求见。



        “这厮今日倒来得恁地早!”



        不过正要找他,吕县爷便赶紧回到楠木椅上正襟危坐,然后便唤他进来。



        此时吕县爷心中已打定主意,虽说以往这陈班头逮到颇有姿色的女子,便似猫儿见到腥一般再无放过之理,但这次无论如何也要逼他放手,因为昨晚那俩贼人的恐怖话语可是言犹在耳。要是这陈班头实在不识相,也只好拿这品级压他。只是最好还是不要撕破脸,毕竟自个儿以往的不良之事这陈魁可是知道得一清二楚。



        瞅了一眼正进来的陈魁,吕县爷心下顿时有了计较,端起茶盏抿了一口茶水润润嗓子,然后咳嗽一声,便从他最擅长的玄学开始,滔滔不绝,为最后暗示陈魁放人大作铺垫。



        可惜这媚眼儿却是做给了瞎子看,想不到那陈魁心里也正如万爪挠心,端的是心急如焚!



        一大早赶过来请示老爷放人,却被吕县爷当成了水湖社的同道,阴阴阳阳有有无无的一大通,直灌得陈大班头是晕头转向。正自嗯嗯啊啊的不住称是,这陈魁却突然想起昨夜那俩奸险贼人的凶狠手段,特别是那午时之前准时放人的警告,顿时毛骨悚然,再也顾不得打扰正说得兴起的吕老爷的清兴,截住个话头插言道:



        “吕县爷,小的有急事禀告!”



        “哦?什么事?”



        被打断正自精心构建着的长篇铺垫,吕县爷心下着实不高兴,但这时却也不便发作,尽量和颜悦色的让陈魁慢慢禀来。



        “吕老爷,您看是不是可以把昨天中午小人抓的那对父女给放了?”



        “噗!”



        吕县爷口里茶水一口喷出!



        忽见老爷神色怪异,陈魁着了忙,赶紧把昨晚失眠一夜才准备好的说辞,用最诚恳最谦卑的语气娓娓道来,论证昨日自己对那对父女实在是一场误抓。陈魁先为自己的失职作了沉痛的检讨,最后更表示为了弥补自己的工作失误,主动要求从自己薪饷里扣除释放那对父女的赎银,作为对自己疏忽大意的惩罚。



        吕县爷强忍住抱那陈班头亲嘴的冲动,用符合县主身份的和缓语气,表示了对属下勇于承认错误的嘉许,并希望他最好能尽快改正这个失误,赶紧把那俩父女放了。而鉴于陈班头办事一向勤勉,向来处事公平的吕老爷,这次也一样决不会因为陈班头小小的失误,便要扣他的薪饷。



        那事先充分认识到此事艰难的陈大班头,却没料到今日这吕老爷竟如此好说话。原来悲壮的决定拼着破财也要从这爱财如命的吕老官儿处虎口夺食,却不成想今日不知吹了什么风,没费多少口舌这县老爷便痛快的准许放人。委实想不出,这向来“鹭鸶腿上劈肉,蚊子腹内刳油”的吕县爷,竟还有如此廉洁高古的另一面。



        “自己以前是不是有些误会他了?不管怎的,昨晚的化险为夷和今天的顺风顺水,看来一定是自己的诚心祈祷被菩萨听到,保佑着自己总是能逢凶化吉。这事办完后,便得赶紧去那老爷庙还愿,把昨晚许下的那只大猪头尽快给菩萨送去!”



        陈魁陈班头正自胡思乱想,这吕崇璜吕老爷也是暗自庆幸。不知怎的,平时倒没怎么发觉,今天他越看陈班头那鼻青脸肿的面容,便越发觉得可爱。



        嗯?鼻青脸肿?!一直心神不宁的吕老县爷直到这时,才发现属下的脸上青一块紫一块,恰似开了座染坊,便赶忙亲切的询问这位忠心的属下发生何事。



        “呃,这点小伤,是小的昨晚倒洗脚水,不防那天黑地滑,脚下滑了一跤,就磕着了颜面……”



        “哦,那陈班头以后可要注意脚下。”



        “多谢老爷关心,属下以后一定注意!



        “咦?老爷您的脸上……”



        原来这时陈班头也发觉,面前的吕老爷脸上,也破了几道血痕。



        “这个……其实是昨晚我见你主母怀里那小猫叫得心烦,便想要抓它扔出门去。却不料反被那畜生抓伤了几道!”



        “哦!那老爷您以后也要当心了。”



        这两人各怀着鬼胎,谁也没注意对方话里的毛病。



        “老爷,您没啥事的话,那小的就告退了!去把那俩父女放掉。”



        正是陈班头生怕夜长梦多,无心逗留。



        “尽快放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