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回到1991年当首富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二十章 最好的报答

第一千二十章 最好的报答

        第一千二十章        最好的报答

        短短一周,订单突破二千万,这就是封缸酒交出的答案。

        这个数据,就算是老牌的白酒,也不可能轻易的达到。

        对于一个没落了的品牌来说,绝对是一个很高的起点了。

        看到封缸酒的销量后,陈舒瑶表示十分的满意。

        要知道在广告没有上市之前,封缸酒就已经卖出了一千万的货量。

        虽然酒的品质是被那些经销商认可的,可是必须得承认,当时他们之中的大部分还是看在陈舒瑶的面子上,才会下这么多的订单。

        可以说在当时那种情况之下,根本没人会想到封缸酒会卖得这么好。

        毕竟在他们看来,封缸酒起步的有点晚了。

        此时国内的白酒市场,已经被大大小小的白酒品牌瓜分得差不多了,留下的空间极其有限。

        封缸酒想要跟这些老牌白酒企业争市场,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现如今,封缸酒的销量,可以说狠狠的打了他们的脸。

        就这个潜力来看的话,封缸酒想要赢那些老牌白酒,也不是不可能。

        此时向鹏举一脸紧张坐在办公室里,看着陈舒瑶接电话。

        他今天来这里的目的,就是想打听一下封缸酒的销售数据。

        刚好他进来的时候,陈舒瑶在打电话,他只能规规矩矩的在一旁等着。

        如今的向鹏举,被陈舒瑶任命为封缸酒厂的厂长,彼此是上下属的关系。

        过了一会,陈舒瑶这才放下电话,目光扫了眼对方笑道:

        “向厂长,你这急急忙忙过来,有什么事吗?”

        向鹏举尴尬一笑,跟着说如实说道:“陈总,我听说咱们封缸酒的销量统计出来了,所以想来问问成绩如何。”

        此刻他的内心十分紧张和忐忑,就好像即将知道自己成绩的考生一样。

        陈舒瑶微微一笑:“向厂长,不如你猜一下,我们封缸酒的销量怎么样?”

        从陈舒瑶的表情来看,这个数据肯定不会差。

        至于究竟好到什么程度,他真的不敢去想。

        毕竟前不久才濒临破产,现在能够缓过劲儿来已然是谢天谢地。

        他实在不敢有太多的奢望。

        “陈总,我猜不出来,您就告诉我吧!”

        向鹏举眼巴巴地说道。

        看到向鹏举这着急的样子,陈舒瑶也就没再瞒他,把数据告诉了他。

        听到这个销量后,向鹏举激动地直接跳了起来。

        “陈总,咱们成功了,真的成功了!”

        此时的向鹏举,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从这也能看的出来,他对于封缸酒的感情是十分深厚。

        向家三代人,都是在这封缸酒厂上班。

        前两代人在的时候,封缸酒的销量和市场都不错,占据了当地绝大多数的市场份额。

        到了向鹏举这一代,封缸酒急速衰弱,即将面临倒闭。

        向鹏举父亲去世前,特意交代过向鹏举,一定要振兴酒厂,千万不能让它就这么没了。

        面对一个日薄西山,即将倒闭的酒厂,向鹏举根本无能为力。

        他唯一能想到的办法,就是去找陈江海。

        向鹏举去找陈江海,也是有自己的理由。

        陈江海之前说过,要振兴民族企业,后面便毫无私心的拿出一个亿巨款帮了美加亮一次。

        而美加亮也正是靠着这一个亿的支持度过难关,挣扎着重新站了起来,并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在向鹏举看来,陈江海是真的说到做到,会对他们这样的民族企业伸出援助之手。

        不然的话,向鹏举也不会给陈江海跪下。

        在此之前,也曾经有外资企业来找过向鹏举。

        他们提出可以帮助向鹏举振兴酒厂,要求却很苛刻。

        之前要是没有陈江海揭露过外资企业的丑闻面目,向鹏举可能已经迫于形势答应下来。

        可是在知道外资企业的险恶用心后,向鹏举断然是不会答应。

        封缸酒如果被陈江海收购的话,它依然还是一个民族品牌。

        可要是被外资收购了的话,那它就可能会被雪藏了。

        这一点,向鹏举是无论如何也不能答应的。

        他们一家三代的心血,全都在这个封缸酒厂上。

        现在要让他拱手将这个品牌送到国外资本家的手里,是绝对不可能的事。

        无论对方承诺给出怎样的好处。

        陈舒瑶微微一笑道:“向厂长,幸亏你找的是陈总,不然的话封缸酒这个牌子,可能真的没了。”

        “对对对,陈总,您说的太对了。”

        向鹏举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郑重说道,“找个机会,我一定要好好感谢陈总才行。”

        听到向鹏举这样说,陈舒瑶微微一笑:“向厂长,只要你能把酒厂办好,就是对陈总最好的报答。”

        听了这话,向鹏举当时就愣了原地。

        过了一会,向他这才有些恍然大悟的说道:“陈总,您这话彻底点醒了我,说的太有道理了。”

        “你觉得有道理还不行,得做出成绩来。”

        陈舒瑶又笑着提醒道。

        向鹏举当即拍着胸脯保证道:“两位陈总你们放心,我肯定会好好干的,封缸酒绝对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向鹏举可不敢像陈江海那样,直接一来就要跟茅台五粮液之类的比。

        不过在他的心里,他们的封缸酒有朝一日,还是可以跟泸州老窖、郎酒、杏花村之类的名酒一较高下。

        从陈舒瑶办公室出来后,向鹏举是满心的欢喜。

        封缸酒能有今天,这对他来说,就好像做了一场梦。

        不久前,这还是一个连工资都发不出来,即将走上末路的酒厂。

        可是现在,它已经重新焕发了生机,在市场上取得了骄人的成绩。

        向鹏举相信,有了两位陈总的支持,只要封缸酒厂上下能够继续努力,封缸酒肯定能恢复往日的荣光。

        封缸酒的优秀数据,让陈舒瑶十分的开心。

        在向鹏举离开后,她便迫不及待的给陈江海打了电话。

        电话接通后,陈舒瑶便把这个好消息说了出来。

        听到之后,陈江海也感觉挺欣慰的。

        能让一个民族品牌重新焕发生机,这种事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他愿意多做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