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都市小说 - 宠妃天下苏南衣云景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二百七十一章 有得必失

第一千二百七十一章 有得必失

        第一千二百七十一章    有得必失

        所谓有得必有失。

        苏南衣深深知道这个道理,曾经的云景非常可爱纯真,若是单纯的做夫妻,苏南衣愿意跟他一起白头到老,畅快天涯,但是他身负着责任,家族和朝廷都赋予了他使命和职责。

        苏南衣不能太自私。

        她曾经因为云景不记得她而难过,这段时间也想开了,今天更是亲身体会到,现在的云景比过去更加聪明,睿智也更能洞察人心。

        对于北离亲王这个称呼来讲,这样的他的确更加适合。

        两人站在外面,一时间无语,谁也没有说话,彼此想着心事。

        很快太妃也出来了,“咱们先走吧。”

        云景回头看了看书房内,“不用等皇帝醒过来了吗?”

        太妃摇摇头,“他刚刚醒了一瞬,说让咱们先回去,改日等到他身子好的时候再说。”

        听到太妃这么说,云景点点头,也不再强求。

        小桃一直站在马车边等着,见他们三个人过来急忙打开车帘。

        三位主子上了车,小桃跟在车边慢慢的往回走,车厢内一时沉默着,刚才发生的事情太过突然,也不知道应该从何说起。

        还是太妃先打破了沉默,左右看了看,一个是自己的儿子,一个是儿媳,反正也没有外人,她压低了声音,“我瞧着皇帝的身子实在是不怎么好。

        之前还好好的,怎么突然间就成了这样?

        若是皇帝真的有个什么,那恐怕这朝堂上又是一番震动,这两年还真是不太平,这才刚刚稳定下来就又……”

        她叹了一口气,后面的话没有再说,但其中的意思已经十分明显。

        苏南衣没接着话,从她的角度来说,她应该是那个商户女,她对皇帝不熟悉,再者,她也不方便讨论这些事情。

        云景抬眼看了看她,见她沉默,接过话去说:“皇帝这病应该不是突然,听那意思应该是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只是一直没有对外明说,最近好像严重了些,这两次被赶上了。

        今天他还问我,究竟是谁给我治好的病。”

        苏南衣的睫毛微微一颤,眼底飞快闪过一丝意味不明的情绪。

        太妃也愣了一下,急忙问道:“那你是怎么说的?”

        云景清楚看到苏南衣眼中的情绪,假意没有看见,别开眼睛说:“我说没有什么人,只是这病前几年病的,突然这些日子好的也奇怪,不知道怎么的昏睡了几天,总是做奇怪的梦,醒了然后就好了。

        母妃,若是皇上问起您,务必和我说的一样。”

        太妃点点头,似乎是松了一口气,“的确应该如此说,我瞧着皇帝这病太医那边似乎并没有什么好的办法,若是让他知道你是怎么治好病的,恐怕会给南衣带来麻烦,若是治的好还好,若是治不好,那……”

        太妃担忧的看了苏南衣一眼,伸手拉住她的手,轻声安慰,“南衣你也别难受,母妃并没有其他的意思,只是不希望你趟这滩浑水。”

        苏南衣知道,她是担心,以为自己想要争取这个功劳。

        她笑了笑说:“母妃,您放心。

        我没有难过,皇家的事情我也不想掺和,这样最好不过,我还担心王爷会说出我来呢!当初为王爷治病,我是心甘情愿,再大的艰难险阻我也不怕,可是要是换成旁人,我可不想去吃那份苦。”

        她说到最后,有点儿撒娇开玩笑的意味,让太妃紧绷的心瞬间松弛了下来,也忍不住跟着她笑了,瞧瞧看看自己的儿媳妇儿多么会说话!在她眼里自己的宝贝儿子才是最好的,即便是那个人尊贵如皇帝,要想让她去承担什么,她也半分不想!

        太妃这么想着,又觉得自己的儿子对不起人家,狠狠瞪了云景一眼。

        云景被瞪得莫名其妙,觉得自己好端端的,忽然间又被瞪了一眼,实在是无语,他看着苏南衣抿嘴笑,心情也莫名其妙的好了一下,虽然被瞪了一眼,但是就是觉得挺开心的。

        这种感觉也说不清楚。

        苏南衣的心里的确是很高兴,她没想到云景会那么应付顾西宸。

        之前一直想着其他的事情,心里挂着太多,又闹了一阵子的情绪,还真把这个重要的事情给忘记了,顾西宸早晚会知道云景身体恢复了,一定会追问,更何况,现在顾西宸自己也身处在病痛中,终日受着折磨,他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找神医治疗自己的身体。

        自古以来哪个皇帝都想着长生,更何况他还身有病痛,看到云景那么严重的情况都恢复如初,他岂能不心动?

        现在的云景和从前不一样,他和顾西宸至少表面上关系是好的,顾西宸对北离王府也算不错,毕竟他曾经在北离王府生活过,得到太妃不少的照顾,和云景是关系最好的表兄弟。

        苏南衣刚才听到云景说的时候,心头都沉了下去,担心顾西宸会再次召她进宫,问起怎么治好云景的事儿,以她一个商户之女又是怎么有这番医术的。

        ?

        好在云景什么都没有说,直接把这些麻烦取消了。

        至于顾西宸信不信,苏南衣猜想,以他多疑的性子,八成会不信。

        不过纵然是不信,也没有什么好的法子。

        苏南衣转头对太妃道:“母妃,云景康复的事情,我相信很快就会传遍京城,很多人都会知道,您今天不也是被请出去了吗?

        现在想必很多人都在打咱们王府的主意,恐怕您以后得多多受累了。”

        太妃脸色微微一沉,“是这话,这些人一贯的趋炎附势,以前也不见得他们有多把王府看在眼中,现在景儿康复了,他们又叭叭的找上来。

        他们心里的那些把戏我是一清二楚,他们若是做戏,我陪着他们做好了,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过,谁要是想在我们身上弄点好处,那也是万万不成的!”

        “母妃说的即是,但尽管如此,我们王府内内外外的防卫还是要加强一些,毕竟云景之前病的严重,忽然之间好了,那番说辞有人未必会信,还说不定留言会传成什么样子,也许会有人说咱们得了什么仙方或者是灵丹妙药,若是被有心的人听了去,暗中盯上咱们也是麻烦一件。”

        太妃觉得她说的这话很有道理,点点头转头看着云景,“南衣说的对,这件事情就交给你吧,府里府外的防卫要抓紧起来,不能让别人钻了空子,另外,流言可以有,但是热传的太离谱了,还是要整治一下。”

        “母妃放心,儿子一定会好好安排,”云景看了苏南衣一眼,眼神幽深平静,他直觉感到苏南衣提的这个建议,并非只是针对那些所谓的有心之人,他要指的应该是皇帝吧。

        云景越发肯定,苏南衣并不想给皇帝看病,不但不想看,而且还不想和他有什么关联,一丝一毫都不想有。

        甚至还觉得皇帝会暗中派人盯着王府,仔细打探关于他变好的事情。

        云景也想到了这个可能。

        他原本的意思是想着,如果皇帝派人来暗中调查,那他也不惧,任由他们去调查好了,反正也查不出什么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