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魏春在线阅读 - 第七十五章 如何武装

第七十五章 如何武装

        这就是个人形拒马阵,还是足足厚十层的那种。

        轻骑来了就一个下场:人马双双透心凉……

        就算是重骑,至多也就能冲开两三层,最后还是个死。

        拿三个枪盾兵,换一兵一马的重骑?

        简直血赚……

        “为何要冲?”李丰不服气的说道,“骑兵完全可以在远处吊射!”

        李承志呵呵一笑:“要是枪兵人人佩轻盾呢?”

        李丰猛的一噎,想了半天又说道,“那总该能困住吧?枪阵一动,我便衔尾而击,枪兵还能倒着走不成?”

        “倒着走肯定是不行的?”李承志捏着下巴,看着枪阵说道,“但后曲可以配车,然后弓兵上车,以弓克骑……”

        李丰直接愣住了。

        那还打个屁?

        等于说,这就是个铁刺猬,只要枪阵不乱,完全可以推着骑兵往前走……

        克制谈不上,但以枪防骑绝对没问题,而且还不是死守,枪阵完全可以移动。

        如果觉的三十人的列宽太宽,还可以缩小,以百人列队的话,列宽也才人七八人,也就刚一丈……

        李丰想了半天,也没想出可以破敌的办法,只好眨巴着眼睛看着李承志:“仆佩服!”

        除了佩服,他还好奇。

        四哥不是讲,郎君就不怎么知兵事么?

        真要不知兵事,怎可能转转念头,就能想出这种诡谲的战术?

        李承志暗叹了一口气。

        有什么可佩服的?

        都是老祖宗玩剩下的,不过被他捡起来了而已。

        想到马其顿方阵,他又想起了差不多同时期的秦军枪阵。

        那才叫真的长,枪长足有七米。

        配合枪兵作战的,还有手持近丈长的戟兵和铍兵,以防被近战兵种钻了空子,也就是李丰担心的,矛枪过长,失之灵活的问题。

        戟就就勾镰枪,可勾可刺。铍有点类似槊枪,除了刺,还能劈和砍。

        同时再配合弩兵,放那个时代,就跟开了挂的一样。

        可惜没有流传下来,直到兵马俑开坑才被后人发现。

        李承志觉的,完全可以复原一下。

        当然,并不需要像秦军一样配以那么多的兵种,而是应该借鉴唐军,将单一兵种训练成多能兵种。

        其它不论,从配上弓和盾就能防骑兵这一点,也应该大力打造。

        况且,以冷兵器兵种组成的空心阵,并不止防骑兵这一个特点……

        就是比较费钱。

        李承志想了想,又对李丰说道:“先这样练,至少要能熟练的从正面阵形换成空心阵形……变阵之法我已教予各队主,你盯着就行!”

        其实很简单,就一个转向,再加一个坚盾立枪就完成了,都不需要士兵移动,原地就能完成。

        李丰心悦诚服的应了一声,牵着马,亲自把李承志送出了校场……

        两人刚出营门,突听远处传来一阵马蹄急驰的声音,李承志顺声一看,见一个旗兵,背上背着一杆丈余长的旗枪,往这边飞驰而来。

        这是李家的斥候,又叫探马,背上那杆骑,还是李承志根据明朝时的塘骑提议改良的。

        以前的探马背的都是小旗,跟戏文中的五色护背旗差不多,至少要走到五十米内,才能根据探子手里令旗的颜色和动作,来区分所报军情的含义。

        李承志提议将旗做大,依旧是五面,但不是插在背上,而是包起来绑在马上。

        等用的时候,探子根据所报的军情,套到矛杆上挥就行了。

        如此一来,旗大了五六倍都不止,而且还高。何止五十米,两百米外都看的清清楚楚……

        古人为什么没想到这一点?

        李承志也不知道……

        这样的探马,李家每天都会往外派二十骑,每骑五人,分四个方向,每个方向至少要探到五十里以外。

        所以对于乱兵的动向,李承志还是比较清楚的。至少知道有没有向崆峒山这个方向攻来,需要需要提前做出应对……

        旗枪上挂的是土旗,说明是正常探报,不算紧急军情,李承志估计,应该是李松来信了。

        算算时间,李松昨天就该到高平镇了。

        果不其然,探子停下马,将一封信递给李承志:“主事急报!”

        李承志接过信,先看了一眼火漆,没有拆过的迹像后,才拆开了信封。

        信尾的暗号也能对的上,确实是与李松提前约好的。

        这些都只是基础的防范手段,至多也就是能发现信有没有被人看过,或是调过包。从防泄密方面考虑,几同于无。

        李承志想着,有时间了最好能搞一套密码本出来……

        心里转着念头,他快速的看起了信,但只看到第一行,李承志的脸色便沉了下来。

        高平镇竟然没多少粮,顶多也就能凑两千石?

        扯什么淡呢?

        两千石粮,还不够这上万人吃一个月的……

        他暗骂了一句,又往下一扫。

        原来立冬之前,高平镇的粮全被柔然和高昌人给换走了?

        就这两千石,还得从兵卒的口粮里抠,从屯田的军户那里高价买……

        李松的建议是,再让胡保宗往凉州、或是秦州跑一趟。

        州郡不似军镇,至少设有常平仓,一两万石粮根本不在话下。

        胡保宗却说,好不容易来一趟,还不如将四千斤铜全换成兵器与战马。

        至于粮,他回来后再想办法,还说凉州刺史辛虬与胡始昌是姐夫和舅弟的关系,给泾州借个几千上万石粮还是没问题的……

        看到这里,李承志冷笑一声。

        这王八蛋果然还是反应过来了……

        但自个脑袋吃肿了才会上他这种恶当。

        万一借不来呢?

        两千石就两千石,至少能维持十多二十天……

        他又继续往下看。

        因为是立冬前才用粮换的,高平镇的马和铁倒是挺多,再加胡保宗费了些功夫磨求,陆恭还给打了个折:

        四斤彩铜就能换一匹战马,一斤彩铜可换铁料六十斤……

        就是弓弩有些贵,一张五斗弓加两百支箭,就要一斤铜。

        这都还是阎提和陆恭冒着万一泄露消息,就要被问罪的风险,从镇军兵械库里偷出来的……

        李承志大致看完,心中就有了计较。

        两千石粮是肯定全要的。

        不过费的铜不多,也就五六百斤。

        剩下的,就看如何武装这一千丁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