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魏春在线阅读 - 第七十四章 长枪阵

第七十四章 长枪阵

        “吩咐下去,明日换装!”李承志说道。

        “郎君说的是木甲?”

        “不止是木甲!”李承志回道,“所有枪兵,换丈五长矛!”

        谁说枪兵没办法破的?

        除了远程攻击之外,我还能比你更长。

        李承志叹了一口气。

        这都本应该是早就能意识到的问题。

        都怪自个光想着炼甲配火药,竟不知道早些来校场看了看。

        既便再是菜鸟,至少战争游戏没少打,《全战》中的马其顿长枪阵,不就是靠着这一点才无往而不利的么?

        丈五长矛?

        李丰都被吓懵了:“那若是近战怎么办?”

        长枪之所以只有一丈,便是为了既能远攻,又能近防。若是太长,近处根本使不开。一旦让敌人近身,就只有待宰的份。

        “自然是用刀!”李承志悠悠叹道。

        哪来的刀……

        李丰刚张开嘴,又猛的反来:郎君竟然想让枪兵佩刀?

        这得多少铁?

        他哪里想到,李承志不但想让枪兵佩刀,还想配弓、配弩、配箭,更或是配盾。

        无非就是拼装备,拼后勤而已,这恰恰又是他最擅长的。

        大不了多赚点钱,多买些铁料的事情。

        真要是到了李松所祈盼的争霸天下的那一天,多开几座铁矿,什么问题都解决了。

        这种全能形的冷兵器兵种也并非他突发其想。

        想到给枪兵佩刀时李承志才想起来,唐初唐军横行天下,战无不胜,无非靠的就是装备。

        光是弓弩普及卒,便是百分之百,有的轻骑和中装骑兵除了弓,甚至还要多配一把弩。

        步兵至少有三件套:刀、枪、弓,一半以上的步兵还配有盾……

        设想一下,单兵种遇到这样的敌人,该如何应对?

        你连阵都不知道怎么变。

        你置枪兵,人家射箭。你置弓兵,人家举盾,你置盾兵,人家换成枪猛冲……

        说不定你都没来得及换好阵,敌人就已经冲到你脸跟前了。

        不过也不是说装备就猛然间能装备齐全的,就跟打造骑兵一样,得慢慢来。

        但可以先试试效果。

        左右用的都不是真家伙,费不了多少事。

        说干就干,李承志让李丰看着士卒练队列,他则跨上马,奔向了造木甲的僧庄。

        当夜,宋礼深带着数千丁壮,连夜赶制出来了五百丈五木矛,五百木刀。

        这两样都很简单。

        满山遍野的松木,别说丈五木矛,五丈的都能给你削出来,只要你能扛的动。

        木刀更轻松,无非就是木板上削个把。

        李承志原本还想要五百木盾,大致样式和锅盖差不多,要求盾上有绳扣和绳套,既能挂在脖子里,又能绑在胳膊上。

        但这玩意技术含量高一些,不是专门的木匠造不出来,李承志想了想,便让木匠先将松木裁成一寸厚,三寸宽,一尺五长的木板。

        到时李松如果拉来的铁料多,就多打一些钢板出来,将木板钉在钢板后面,一块盾就成形了。

        钉木板的用意是钢板太薄,要防止变形……

        ……

        第二日一早,一旅士卒全体换装。

        李氏丁卒基本都算淡然,因为他们清楚,有李承志和李松在,怎可能不让他们着甲便上战场?

        宋氏乡丁和僧丁却异常兴奋。

        至少说明,真要打仗了,不会让他们拿血肉之躯去扛刀枪。

        李承志没多废话,先挑出两队,一队换丈五长矛,再佩木刀,另一队持的还是一丈的木枪,然后两方对攻。

        这已算是实战演习了,怕发生戳到脸,或戳瞎眼睛的意外情况,所有枪头全部包布。

        持长矛的这一队,李承志仿照的是马其顿方阵。

        长宽各十排,前后几乎是人挨人。

        前三排长枪平放,中间两排斜举,后五排坚立……

        只是长枪刚一举起来,站在高台上的李丰眼睛猛的一突。

        他从没见过这样的阵,但不代表他看不出这阵的厉害之处。

        即便前排的枪兵不配刀,也根本不用怕近身的敌人。

        因为后面的士兵会补枪。

        这才是真正的长枪如林……

        “战!”

        随着李承志的声音,双方旗令兵猛的挥下了旗。

        李丰鼓着双眼,一眨不眨的看着台下的两队枪兵。

        他已经预料到结局了……

        果不其然,刚一接战,持短枪的那一队就被顶的节节败退,即便有悍勇之辈顶开第一层枪头,也会被第二层、第三层枪头戳倒。

        当然,也有例外。

        李承志想看看,这种方阵是不是真的如传说中的那么犀利,便把李显也安排在了短矛阵中,而且还是尖兵。

        不过他对面的不是新丁,而是几个老卒。

        李显连冲带撞,拼着身上的木甲被顶了个稀八烂才冲到第一排枪兵跟前,结果枪还没端起来,就被弃了矛的老卒一木刀砍到了脖子里。

        但这混账不是一般的不要脸,死不认输,还和那三个老卒搂在一起角着力……

        李承志忍不住的撇了撇嘴。

        这要是真的战场上,李显十条命也没了。

        李丰看的头皮直发麻。

        他知道长矛阵会胜,但没想到会的如此快?

        除了跟在李显后面和左右的那几个,剩下的别说扑到长矛手的身边,手里的枪头连对方身前三尺都没够到,便被顶的站不起来了。

        换成真枪,即便戳不穿你身上的札甲,还戳不到大腿和脸?

        根本不用配什么刀……

        李丰就像是喝醉了一样,红着脸,喘着粗气问道:“郎君,这是何阵?”

        “当然是长枪阵!”

        李承志回了一句,挥了挥手,让两队停战。

        然后他又对李丰说道:“跟我来!”

        说着便下了高台。

        不时,他便摆了个小型的空心阵出来。

        横十排,坚十列,四面合计四百人。

        “蹲!”

        随着李承志一声令下,四百长枪兵齐齐的往下一跪。

        第一排双手扶盾,第二排将长枪搭在盾沿上,第三排又将枪搭在第二排士兵的肩膀上。

        若从高处看,整座阵像是一朵盛开的花,层层叠叠。

        李承志指了指:“你带过骑兵,试想一下,敢不敢冲这样的阵?”

        冲个屁啊?

        李丰差点骂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