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魏春在线阅读 - 第七十章 惊雷

第七十章 惊雷

        李承志一直觉的自己是个军事菜鸟,至多也就是玩玩《全战》和《骑砍》的水平。

        所以自从知道可能要打仗之后,他很是临阵磨了几天枪。

        在炼铁的空子里,他揪着李松给他讲了几天兵书。

        有《六韬》,有《孙子》,有《齐孙子》(孙膑兵法),有《司马法》,有《尉缭子》……

        虽然只了解了个大概,连皮毛都算不上,但他这种态度却让李松等人欣喜不已。

        泾州李氏以军功起家,身为嫡子,以及以后的族长,这吃饭的本事是万万不能丢的。

        所以李承志至少能认得出李柏现在练的是什么阵:《孙膑十阵》中的雁形阵。

        此阵主攻,不管阵式摆的是正雁形还是反雁形。

        此时的李柏摆的便是反雁形阵,应该是到了宋朝的时候,又给改了个名,叫鹤翼阵。

        此阵不但主攻,还是个包围阵形:中军内敛,两翼前突,阵形出动的时候,就像一只鹤扇着翅膀扑了上来,中军便是鹤嘴鹤啄,主攻,左右两翼便是翅膀,主围!

        李承志纳闷的是,李柏此时练这个阵的用意是什么?

        你才一千兵,人家至少两万,你练这样包围阵形有什么用?

        战事在既,又全是新丁,不应该练一些实用有效的东西吗?

        比如如何防御,如何防包围,如何防守反击,更或是被包围了如何突围。

        至不济,也应该练练碰到不同兵种的敌人,应该摆什么样的阵形应对。

        当然,也有可能是李松是以此阵当做基础,在教兵卒如何换阵,但李承志总觉的没这么简单。

        比起李松,李柏要激进的多,从他不止一次劝李承志主动出击这一点就能看出来,李柏的赌性非常大。

        李松也说起过:李柏擅用奇兵!

        所以李承志有些担心,李柏练这样的练法,说不定就想谋算着,哪一天对乱兵来个反包围。

        想想都觉的像笑话,别说包围两万,敌人同样来一千你都包不住……

        毕竟懂的没人家多,再加没有证据,李承志也不好多话,再者李松再多六七天就回来了,李柏左右也玩不出什么花样,就先由他折腾。

        看了一阵,他又叮嘱李柏,尽量让丁卒多练练如何辩旗,如何听鼓等基础的性的知识后,李承志便回山了。

        除了盯着造甲、给佛像渡金,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配火药。

        对他这样的专业人士来说,配制这东西其实并没有多大难度。

        而且他还上过手。

        十来岁的时候,村里修新渠,又雇不起大型机械,碰到砂石层的时候,只能自制火药炸开或炸松,再拿铁揪挖。

        当时家家户户都有销酸钾和销酸铵化肥,制这东西不要太轻松。

        销酸钾还需要硫磺,需要精确的配方,硝酸铵连这两点都不需要。

        拿锯末一拌,放锅里一炒就能用。

        当时的李承志,就是负责炒硝铵的那个……

        这东西威力比火硝制成的火药大多了,稳定性还高,没有高爆物激发,你点都点不着,所以大人无比放心。

        举个例子:因为硝铵容易受潮结块,所以农民买回来的时候,大都是一整块,往地里施肥前必须要砸碎。

        但这玩意板结后不是一般的硬,得拿大锤砸,砸的时候火星子直冒。

        要换成硝化钾,早冒烟了……

        雷管不好制,硝化棉更危险,有这胆量,硝化甘油都制出来了。

        李承志不想还没有好好享受生活,就落个半身残疾,更或是英年早逝,所以他老老实实的选择制销化钾……

        方法也很简单:在猪羊圈、马厩,以及厕所的墙上,都会有鼓起来的白碱,又叫土硝。

        然后把草木灰泡水,过滤掉灰渣后,再把这东西泡进去,再过滤,最后等凝结析晶。

        最先出来的是食盐,而后才是火硝。

        因此,李承志制出了几十斤火硝的同时,还制出了几十斤细盐。

        白如雪的那一种,这个时代根本没有,拿出去绝对震惊全大魏……

        说直白点,全是从尿里提炼出来的,打死李承志也不吃。

        不过这时候的青盐也是能当货币使的,就跟帛绢和粟米一样,价格还不低。

        所以李承志就没有倒。

        火药配比很好记,颗粒化也不难,怕受潮,也怕拿来晃去的产生静电,再加手边就有材料,李承志还在火药颗粒上面滚了一层石墨……

        其实滚蜡也是可以的,但李承志怕第一次手生,控制不好薄厚,影响火药燃烧。

        不过引火线、以及手雷封口,都是用蜡裹出来的,遇到雨天也不怕。

        地雷壳,李承志自然用的是生铁罐,和陶罐相比,优点是不怕摔,缺点是比较重。

        至于能不能炸开,李承志一点都不担心。

        明朝中朝,火药配方还没这么精准,制做方法更不知比他这种粗糙了多少倍,都用的生铁壳……

        再说了,都造出来了,难道不知道试一下么?

        所以,李承志视察完军营的第三天,整个崆峒山都听到了一声惊雷。

        正在造木甲,削稍杆,还能逢甲衬的乡民乡妇,竟然有不少都跪了下来。

        听声音,像是从南峰传来的,李柏面色大变,当即砖上一匹马,往山上急奔而去。

        大殿前院里,李彰李亮正看着几个铜匠在用高炉烤佛像上的金漆,听到爆炸声,铜匠们吓丢了手里的铁杠,差点把高炉给砸废了。

        他们只以为是神仙降下了神罚……

        冬日惊雷啊,还是艳阳高照的睛天?

        听都未听过。

        李彰的脸色有些白,嘴里嘟嘟囔囔,也不知在念叨什么,李亮却是面色如常。

        “高的有些远,不像是从后院传来的,倒像是后山?”李亮疑惑道,“后山有什么?”

        “除了一道崖,还能有什么?”李彰嘀咕道,“不过早间见到郎君,好像背着什么东西往后山去了……”

        说到这里,李彰双眼猛突,沉身都颤了起来,而后一声狂吼,“是郎君,这雷劈的是郎君……”

        话音还未落,他便狂奔而去。

        哪有什么神仙和惊雷?

        李亮打小就不信鬼神,但又猜不准到底出了什么事,出事的是不是李承志,所以脸色也是一白。

        他骂了一句“蠢货”,刚想追上去,又猛然想起身边还有十几个铜匠。

        这些人但凡趁乱跑掉一个,李家便是抄家灭族的大祸……

        李亮眼神一冷,“噌”的一下抽出腰刀,指着李柏的两个儿子,也就是李昭李明吼道,“抄家伙,看紧了!”

        说着又一指那伙铜铁,“那个敢动,爷爷砍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