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魏春在线阅读 - 第六十九章 金鼓旌旗

第六十九章 金鼓旌旗

        看到李承志,李柏立刻令全军停止演练,飞快的跳下高台,朝他拜了拜:“请郎君指教!”

        指教?

        李承志撇了撇嘴。

        你把你家郎君当全能神了?

        他再狂妄,也不敢凭那点玩游戏,逛论坛的经验瞎逼逼。

        会死人的……

        “你忙你的,不用管我,我就看看!”李承志摆了摆手。

        李柏应了一声,将他请上高台,让士兵继续训练。

        随着高台上的阵旗挥舞,军鼓敲动,底下的阵形快速的动了起来。

        人数大概一千,正在齐头并进,像是在演练出击阵形。

        阵形走的还可以,基本不算乱,说明这半个月,李松是下了苦功夫和大力气的。

        就是阵容有些寒碜。

        衣服穿的乱七八糟,有的是皮袍,有的是麻袍,还有些竟然穿的是只有富户家才有的帛衣和皮裘。

        不过长的都快要拖到脚腕子上了,颜色不是灰就是黄,一看就是从僧官身上扒下来的。

        武器也有长有短,参差不齐,大多手里都拿的是木棍。

        倒不是说兵器不够,李宋两家怎么也是门阀之家,还各占一坞,刀和弓不敢说,千余铁头长枪还是能凑出来的。

        主要是新丁太多,李柏怕演练的时候误伤,所以除了老卒外,其余都拿的是木矛。

        至于衣甲,其实很好解决。

        木甲马上就能制够一千副,大致都是土白色,过一两天全部发下来,阵容自然就整齐了。

        李承志仔细的看了两眼。

        这一千人此时分为两营,各自大概五百人,每营各有五队。

        这也与大魏的军事建制相符:千人一军,五百一旅,百人一队。

        然后再根据战时需求,或自身条件具体划分兵种。

        别说,校场内的这两营兵种还挺丰富:长矛兵、弓兵、骑兵……而且旁边还有车,虽然是农车,但大致与战车和功能差不多。

        等骑兵下了马套上车,就又成了车兵。

        就是有些费马……

        不过除了枪兵外,骑兵和弓兵都不多。

        弓兵每营约一百,皆是体壮臂长之辈,骑兵则各有五十,加起来才一百。

        这还要归功于李家占了宋家和昭玄寺,缴获了近七十匹战马,不然撑死了也就能凑三十骑。

        这一百骑兵,有八十多都是跟着李其李始贤打过仗的百战老卒,也是真正的精骑。

        其余那十多个,包括李显在内,都只能算是半骑兵。

        衡量两者区别的标准很简单:能不能在快速行进的马上腾出双手开弓,或是双手持兵器。

        千万别小看这一点,李显练骑术断断续续两三年了,现在在马上开弓或端枪,一只手里都必须握着缰绳,才能掌控马匹。

        在缰绳或是马的干扰下,射出去的箭又能有多少准头?

        换成李松或李柏,膝盖轻轻一碰,马儿就知道是该快,该慢,或是该转向,还是该调头。

        其实要是专心练,别说两三年,一年都有些夸张,顶多三五个月到半年就能做到在马上腾出双手做战。

        比如李彰,练了三个月就能控马了。

        原身也不赖,据说抱着马脖子说了一个多月的悄悄话,就敢骑着马睡觉了……气的李始贤把他关在马厩里关了一夜!

        李显之所以这么差劲,还是和他的性格有关。

        这混账不是一般的暴燥,还一点耐心都没有,驯马或练骑术的时候,打马的时候比骑马的时间还多。

        虽然往往换来的都是李松的一顿暴揍,但李显从来都是记吃不记打,转眼就忘,试问哪匹马能和他产生默契?

        打仗的时候不驮着他朝敌营自杀式冲锋就不错了……

        再看李松,有时看他忙的脚不粘地,他都能三到五天抽出空来喂马、溜马,给马涮毛捉虱子。

        用李松的话说,马就是骑兵的半条命……

        所以李承志还没有白痴到以为有了马就能打造出骑兵,他让胡保宗买马的目的,主要目的还是为了建造马上步兵,和乱兵打骚扰战。

        其余不论,机动性绝对一流:打不过你,我还跑不过你?

        当然,骑兵肯定还是要装备的,毕竟在火器出世之前,骑兵才是真正的兵中之王……

        李承志眯眼看了一阵,也算是看出了点眉目。

        根本不像电视上演的那样,主将下令,竟然靠吼?

        像《大秦赋》。

        先不说一场打下来,主将和传令兵会不会喊成哑巴,就说上万大军,阵形铺开足有百米方圆,你得在身边安排多少传令兵一起狂吼,才能传到百米外?

        更不说两军对阵的时候。

        到处都是人吼马嘶,先不说能不能听到,就说你怎么让将士分辩出,这到底是自家主帅下的令,还是敌方将领下的令?

        古代打仗,当然靠的是金鼓旌旗,而且章法极严,必须要做到简单易懂,明确有效。

        不然营将光想这军令是什么意思都得好久,战机早错过了……

        也根本不似电视中那种鼓一响就是出击,然后响个连续不停,士兵也一窝蜂似的往上冲。

        除了李柏身边的大鼓,各旅各队主将身边背着小鼓的令兵,无一不是身高力壮的大汉。

        台上大鼓响一声,则代表全军出动,此时队阵中的小鼓手以特定的频率敲动小鼓,士卒便开始前进。

        小鼓响一声,士卒进一步,鼓声不紧不慢,就跟后世齐步走一样,这鼓声就好似“一二一”的口号。

        大鼓连响两声,则代表快步前进,但也不是一窝蜂似的往前冲。军阵既要做到快速前进,不能与中军脱节,阵形更不能乱,还要留有足够的体力用来杀敌。

        这个时候,旅阵中的小鼓响一声,则代表往前跑十步。

        当主帅认为可以冲锋的时候,则换成大鼓连续敲击,也就是电视中经常出现的画面:鼓手用尽全身的力气敲着大鼓,能敲多快敲多快,敲废一个,换下一个再来……下面的部队用最快的速度往前冲!

        此时旅营和队营中的鼓手,则为转变为旗手或护旗手,跟着旅将闷头跑。

        当然,光靠鼓声还不行,这只是双方接战前用来传令的手段。

        大多数稍复杂一些的军令,或是接战后嘶喊声太大,鼓声起不到多大作用时,都是靠旗帜来传递的。

        比如,需要哪一支队伍临时变换攻击阵形或方向,以及命令预备队伍参与战斗,具体参与到哪个方位等等。

        这就是李柏身边,以及台下两旅中,会有那么多旗帜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