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魏春在线阅读 - 第六十六章 套路

第六十六章 套路

        “我无耻?”

        李承志神思悠悠的说道,“我再无耻,也没有想过要把救命恩人杀了灭口啊?”

        胡保宗气的心肝发颤,更说不出话来。

        这已成了他此生的污点,一辈子都洗不掉了。

        好似牙疼一般,他呻吟一声,痛苦的说道:“你也不想想,这可是数千斤彩金……我虽是嫡子,但只是儿孙辈,家中做主的是我祖、我父。就算我答应你,他们到时不认又如何?”

        看吧,这就是君子。

        若换成自己,装做为难的样子犹豫一阵,最终还是会答应下来了,哪会把话说的这么透彻?

        至于事后反不反悔,那就不好说了……

        李承志转了转眼珠:“也不是让你现在就认,但至少你要明白,这些乱民和我李家没半点关系,我只是出于仁道,才不得不舍尽家财养活他们。

        所以这钱,即便你胡家不出,也该是官府出……至于该谁来还,怎么还,到时自然是我父亲与令祖、令尊,以及胡史君相商……”

        胡保宗听的一怔,再仔细一想,还真不应该让李家出这个钱。

        “那你还拿印真要挟我?”

        “废话,我不提印真,你能这么快明白这个道理?”李承志瞪眼骂道,“我也没指望你胡家现在就出钱,但不出钱,力气总得出吧?”

        出力?

        胡保宗隐隐有些牙痒痒。

        说了半天,李承志还是在算计自己?

        被坑的次数多了,胡保宗也渐渐了解了李承志的套路:我先提一个你根本无法做到的要求,然后再猛然降低好几个层次,你心中暗呼轻松的时候,自然就觉的不难接受。

        偏偏他还占着道理,你想拒绝都难。

        比如这次。

        昭玄寺生乱即便和胡家没关系,也和官府有关系,李承志平定乱民也罢,收拢约束、购买粮食安置也罢,都是在给官府帮忙兜底。

        而偏偏剌史又姓胡,还是他族叔?

        说来说去,还是和胡家有关。

        所以不论从哪方面来说,自己都要承他人情……

        胡保宗发了半天的狠,又徒然一叹:“你说吧?”

        这就对了嘛!

        李承志收起了嬉皮笑脸,正色的说道:“带着这四千斤彩金,去帮我买粮……我要求不高,能换来一万石粮和五万斤铁料就行……”

        胡家为何能被称为泾州第一门阀?

        并不是因为胡氏女是当朝贵妃的原因,应该反过来说才对:正因为胡氏门第够高,胡家的女儿才有资格入宫做皇妃。

        胡保宗的曾祖胡略,是前秦时的重臣,被符坚赐为渤海公。

        伯祖胡深,又是大夏重臣,降魏后,被太武帝赐为武始候,后任河州(今甘肃临夏)刺史。

        到了父辈这一代,承袭了武始候的大房嫡长子胡国珍,授孝文帝之命搬去了洛阳,等他女儿胡仙真成了皇妃,泾州胡氏权势更盛。

        泾州就近的凉州、秦州、河州、相州、高平镇等,许多胡氏族人和姻亲均身居要职。

        比如泾州刺史胡始昌是胡保宗的族叔,秦州刺史辛虬是胡保宗的族姑夫,高平镇副镇将是他族姨丈……

        再往下,诸如郡守、刺史府长史、司马之类的佐官就更多了。

        李承志脑子被门挤了,才放着这么大一个关系户不用。

        所以他直接否决了李松“分开买,偷偷买”的建议。

        那要买到什么时候?

        而且风险还大。

        换胡保宗出面,这些问题自然迎刃而解。

        出于减轻胡家或刺史胡始昌的罪责,也为了保住胡家的颜面,胡保宗自然不会向这些亲戚说出真相:要不是泾州李家相助,这泾州的僧乱再扩大十倍都不止……

        也更不可能说这些钱是李家出的,这些东西是李家要的,只会说是胡家联合了李家与宋家,想解泾州之围。

        消息不畅,胡家的这些至亲那能知道那么清楚,再加胡保宗是嫡长子,保住胡氏权势不衰责无旁贷,自然都会选择相信他。

        有这么多给力的亲戚,别说六千斤铜的粮食、铁料、战马,便是再翻十倍,对胡保宗来说也并非难事。

        至于后患,基本不会有。

        有也是胡保宗和胡家背。

        说冷酷一点,原本就是胡保宗欠的,他不背谁背?

        胡保宗露出一丝警惕之色:“粮食好说,你要那般多的铁料做什么用?”

        五万斤,算少一些也能打出四五百套札甲,再加李家原有的一百套,与他现在正锻打的这些铁料,怎么也有七八百套了。

        难道李承志想让这一千兵丁人人披甲?

        “脑子不开窍?”李承志斜了他一眼,“如果朝廷得力,谷雨前能将乱事平定,这春耕自然不会被耽误,到那时,我拿什么让这千五六百户乡民与僧户种地?”

        原来是这个原因?

        胡保宗顿时幸灾乐祸了起来。

        都劝你先不要急着收,看看情势再说,你非要收?

        现在后悔了吧?

        打上万斤的农具,再加废料,损耗,怎么也要三万斤以上的铁料,算宽裕一些,五万斤也不算多。

        这事对胡保宗来说并不算难办,而且最终得利的还是胡家。

        所以他根本没犹豫,一口就答应了下来:“四千斤彩金,换一万石粮,五万斤铁料,是不是太多了?”

        他的意思是铜锭只多不少。

        李承志沉吟道:“若是还有节余,就再买些战马,记住,一定得是负重五百斤往上的大马……要是还有的剩,就再买些强弓劲弩,枪杆槊柄,多多益善……”

        以李松的估算,买这些东西,四千斤彩铜应该是够的。即便不够,以胡保宗的身份,他那些厉害亲戚还能不接济一二?

        所以李承志便留了两千斤,以应不时之需。

        没等胡保宗追问,他又解释道:“只打农具,五万斤铁料肯定用不完,和之前的凑一凑,锻五百套甲还是没问题的,你若再能买来五百大马,这便是五百轻骑……万一事有不谐,也好应急!”

        事有不谐?

        胡保宗的脸色微微变了变:“你要应什么急?”

        李承志差点啐他一口。

        怎么一个两个的心思动不动就要往造反上面靠?

        “还能救什么急?”李承志怒声骂道,“我全家都在泾州城,万一城破了,我还能不救?”

        原来李承志是准备用来拼命的?

        胡保宗暗松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