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魏春在线阅读 - 第六十四章 良机

第六十四章 良机

        看铜佛进了铁箱,马上便要点火,李彰颤着声的问道:“果真……要融了?”

        这可是神像……

        郎君和父亲,就不怕神仙降罪?

        李承志差点将手上的陶泥甩到李彰脸上。

        裤子都脱了,你给我说这个?

        他狠狠的瞪了一眼李松:你怎么做的思想动员?

        李松恨声骂道:“先前如何同你说的?不炼这铜像,哪里来的铁料锻甲?难不成到时你光着膀子冲阵?”

        光着膀子?

        李彰头一低,声若蚁吟的说道:“也不是不成!”

        “砰!”

        李松顺手将手里的泥板丢了过去,准准的砸到了李彰的脑袋上:“就该让你蠢死……你死了不要紧,爷爷我呢,你叔父、你兄弟呢?几樽死物,能比至亲的性命还重要?”

        看他老爹发怒,李彰抱着脑袋不敢吭声了。

        还是同龄人懂他。

        李亮一搂他肩膀,小声嘀咕道:“我李家以军功起家,只供兵主(蚩尤),何时信过这泥塑铜铸的凡胎?再者,你昨日不是还嚷嚷,想求郎君给你打一杆如四叔(李松)那马槊一般的利器么?不熔了这铜,用什么去换铁料,拿什么去买桑木枪杆?”

        听着前半句,李彰还无动于衷,但听到后半句的时候,他眼睛就跟通了电一样,“噌”的一下就亮了。

        桑拓木杆的槊枪啊?

        “嗯……那就熔……”

        李松气的脸色直发青。

        听着好似你说不熔,今天便不熔一般?

        就如郎君所说:真真是皮痒了……

        李松想过肯定会有人质疑,也确实有人质疑:如弟弟李柏,从弟李丰。

        这毕竟是神佛,但凡是人,多少都会有敬畏之心,包括他也一样。

        至于李承志?

        大部分的时候,李松都将他不当人……

        李松只是一句“说不得哪日,这些财货便是我李家起事的根本”时,李柏李丰就如眼前的李彰一般,眼睛都亮了……

        真要有一日成功了,这便是烁耀万代,极尽殊荣之事,还怕融几樽佛?

        但李松没想到,说通了李柏李丰,反倒是平日里对他言听计从的李彰倒不情愿了?

        幸亏没将李显带来,不然非跳起来不可!

        两个蠢货……

        李彰虽然性子直,但嘴却很严。况且有李松压着,肯定不敢乱说。

        看他不再多话,李承志也再没有置喙。

        他快速的填好了陶泥,封了箱之后,又指使李昭李明往炉里添着焦炭。

        工序其实很简单,比炼钢容易多了,只要小心温度不要过高,不要将铁箱炼化,另外等铜汁流尽,翻倒铁箱的时候,不要将里面的陶范震碎就行……

        烧了没多久,就有燃着火的液体从高炉底部的陶沟里流了出来。

        此时的炉温也就三四百度,哪里能将铜烧融?

        这是铜里面的锡和铅。

        等陶泥烧干,重新封了炉,又烧了不到半个时辰,大量的铜汁便流了出来。

        李承志当即停掉了两架风车,只留两辆,均匀的往里鼓着风。

        过了两刻,看插在烟囱里的细铁条立的笔直,李承志稍稍松了一口气。

        温度控制的还不错……

        李松带着李丰和三个侄子快速的移动着粘有泥范的钢板,小心翼翼的让铜汁流到里面,尽量不浪费一滴。

        每张钢板一尺见方,上面整整齐齐的粘着十个泥模,每个泥模铸出的铜锭,大致有十斤。

        这一张模板便是一百斤,李承志将这两天一夜炼出的钢全部耗尽,才勉强做了一百张。

        这些模板用完,也才差不多是一万斤,所以,他自始至终都没想给这帮和尚留下一丁点的铜渣……

        随着火焰熄灭,泥范里的铜锭表面慢慢的变成了黑色。李承志让李松等人快速的敲碎泥范,将铜锭全部倒进了旁边的水池里。

        池中一阵沸腾,升起了漫天的雾气。

        李柏不解的问道:“郎君,为何铜也需要淬火?”

        “什么淬火,这是洗铜!”李承志淡淡的回道,“没看到么,刚烧出来的铜都是黑的?”

        用水就能洗净?

        众人只觉的稀奇,也更佩服李承志:郎君懂的真多!

        李承志没办法跟他们解释什么叫做“氧化铜氢还原”。

        其实这样洗,并不能完全洗净铜锭表面的黑色,李承志的主要目的是为了让铜更软,让人一上手知道,这是没有掺铅的纯铜。

        不过洗不干净也没关系,反正等熔完铜,李承志就要着手烧玻璃,到时制些烧碱水,泡一下就亮了……

        等雾气散尽,他指点着李彰用爪篱将铜锭全捞了出来,十块铜锭整整齐齐的摆在李承志的面前。

        在火把的照映下,每一块都散发着令人迷醉的光彩。

        除了李承志,有一个算一个,全都止不住的心跳加快,呼吸加重。

        他们不是没见过铜,只是没见过这么漂亮的铜。

        废话,能不漂亮么,这里面含金的……

        两者熔点相近,单独提炼非常麻烦,再一个金含量也不多,李承志就做罢了。

        这样炼出来的叫彩金,又叫玫瑰金……

        反正马上都要花出去,李承志倒表现的很淡然,有条不紊的指挥着李松等人接铜汁,淬水,捞铜锭。

        一个时辰后,陶沟里就再不见有铜液流出了,李承志当即停了风箱,又数了数深出的铜锭。

        第四张模板才刚刚用完,铜锭有四百斤左右,锡和铅的混合物差不多有三百斤。

        李承志的脸些黑。

        这等于铜含量才刚刚过半?

        黑了心的和尚,连佛祖都骗?

        其余人不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他。

        他们之前都劝过李承志,管他是铅是锡,熔出来的是什么东西,全给他铸出来不就行了?

        是李承志非要炼纯铜的。

        不过损失不算大。

        铜锭色泽如此鲜艳,只要是识货的,就知这里面掺了金,价格即便翻不了三七青铜的一倍,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接下来,便是最关键的步骤了:铸铁像。

        这关系到李松及李柏、李丰这样的李氏骨干会不会支持他将这些铜像全部熔炼掉的关键所以,所以李承志分外的认真。

        用铁链、杠杆将铁箱翻了个个,确定模范没有损坏,李承志才指挥李彰和李亮,将炼好的铁汁灌了进去。

        当做内模的陶柱有些大,所以灌了十三坩埚,铁箱就满了。

        他算了算,撑死了也就四百斤。

        省的有些过了……

        半个小时后,等放下铁箱敲碎陶范,看到铁像的真容时,李承志如神经质一般的笑了起来。

        别说五官,就连发髻的纹路,衣衫的褶皱都一丝不差……

        李松等人更是激动的连话不会说了。

        真如郎君所说,竟然一模一样?

        这可是上万斤铜啊……

        ……

        等第二座侍像熔完,天已微微亮。

        以防有人窥视,李承志让几个小字辈直接睡在大殿,又让李松、李柏、李丰三人,将铸好的铜锭装箱。

        他数了数,也就刚刚八百斤。

        照这个比例,最后顶多也就能得六千余斤铜。

        不过用来应付眼下的难关,完全够了。

        他此时最缺的东西,恰好都不算贵。

        像这种彩铜,一斤至少换三石粟米,换一万石至多耗铜三千斤。

        粗铁料,也就是刚从铁矿石中烧出的海绵铁也不贵,往日一石粮便能换十多二十斤,换成这种彩铜,一斤最少也能换个五六十斤回来。

        然后便是马。

        这是大魏,也是陇西最不缺的东西。

        河西马场没迁往洛阳时,号称养马两百万,而这样的大型马场,大魏朝还有两个:河套的河内马场,洛阳附近的河阳马场。

        所以大魏马价极贱,一匹拉来就能上战场的西凉大马,也就将将值一头好耕牛钱:二十石粟。

        李承志的建议是,全部换成粮,至少能换两万石。

        两万石就是两百四十万斤,再加现有的一万石,这近万人即便畅开吃,也能吃到立秋了。

        但没人同意……

        李柏单膝跪在,激动的看着李承志:“郎君可曾记得印光来诈门那日,仆曾对你说起过:若能给仆三百甲骑,别说这一万贼兵,便是再来一万,仆也能破得……

        与其买粮,倒不如买铁买马,将这一千兵卒全部训为甲骑,仆敢保证,不出三月仆就能带着这支铁军,将这伙乱贼撵出泾州……”

        一千重骑对两万乱兵能不能胜?

        理论上胜算还是相当大的。

        李承志也隐约记得,史书上这种战例还不少。

        但问题是,他即便再不懂,也知道打仗不能仅凭书面上的数字就能论胜负。

        影响的因素太多,比如天气,比如地理,比如运气……

        不说其它,除了李家的一百老卒,剩下的九百兵丁并不能算是上过战场打过仗,对比起那些流民来,也强的有限。

        谁能保证次次都能胜?

        那贼酋刘僧绍又不是蠢猪,吃过一次亏,知道你是铁骑后,又怎么会和你硬刚?

        你才一千,人家至少是两万,一旦上了山和你打游击,你这一千铁骑还能发挥出几分作用?

        近万人的性命系于队一身,李承志实在不敢赌。

        更何况,即便胜了,后患也不少。

        李承志眯了眯眼睛,肃声问道:“一千铁骑?李柏,难道你不知道,朝廷的‘虎骑’才是多少?”

        他所说的虎骑,便是大魏朝人马俱甲,最为精锐的重骑兵,宽乏一点,说是中国史上“具装重骑”的始祖也不为过。

        大魏号称虎骑过万,但李承志怀疑有没有过五千?

        也不看看隋初与唐初,国力强盛如斯,杨坚的骁果卫和李世民的玄甲也没有过五千……

        小小的一个李家竟然就能武装起来上千铁骑?

        你让朝廷怎么想,你让门阀世家怎么想?

        找死也不是这样的找法……

        李承志话刚一出口,李柏就反应了过来。

        光想着立功,竟然忘了会不会引来祸患?

        他脸红了红,张了张嘴,却不知道再怎么说?

        李松又跪了下来:“好叫郎君知晓,正因为乱民造反,这泾州境内关防几同于无,只要谨慎些多分几次买,应该无人会察觉这些铁料与战马是我李家所购。

        可若等这战事一平,关防一复,再找这样的机会就千难万难了。所以仆以为,即便不用来应对此次的乱事,我李家也万万不能放过此等良机……”

        李承志忍不住的刺了李松一眼。

        良机?

        你还不如直接说你就是奔着造反去的。

        但反过来再想,即便不考虑造反的事,至少也得自保。最起码要保证朝廷平乱之前,乱贼不能打到这崆峒山上。

        他沉吟了一下,直接决定道:“那就一半买粮,一半买马和铁……”

        只是一半?

        李柏还要再劝,李松猛的瞪了他一眼。

        李松可一直记得李承志与胡保宗翻脸的那天夜里,李承志敬告过他的话:若再敢提和“李氏当兴”有关的半个字,李承志都不会饶他……

        “仆等遵令!”李松朗声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