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魏春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三章 熔铜

第六十三章 熔铜

        李松好似还没有从感憾当中回过神来,有如梦呓般的说道:“只要郎君能锻出甲来,莫说两百套,便是两千套甲衬,仆也能织得出来……”

        两千套,口气倒挺大?

        毛不够拔你的么?

        李承志斜了他一眼:“我也想锻两千套甲,但铁从哪里来?”

        李松的脸色徒然就变了。

        是啊,铁从哪里来?

        他刚刚还想着,上千甲卒不敢想,但至不济也要让李家这三百余丁人人披上全甲,人人手执精钢长矛,腰挎百炼横刀,这才是真正的兵甲精良……

        但竟然忘了,根本没那么多铁料。

        若是战事未起,自然能拿粮食换一些回来,但现在吃的都不够,哪有用来换铁的?

        至于帛绢?

        就家里那十几匹,顶多能换铁五六百斤。

        这些累赘……

        李松一时牙长,恨不得把那六千僧民全给灭了口……

        他怅然一叹:“可惜啊,钱财不够,不然也能到凉州或是秦州买一些……”

        不够么?

        我怎么不觉得?

        李承志转了转眼珠:“把那铜佛融掉几座,不就够了?”

        李松被吓了一跳。

        好多天没见李承志再提过,他都以为郎君忘了,没想到竟然还在打哪些佛像的主意?

        “郎君,万万使不得啊……”

        李承志急声劝道,“僧民做乱时,佛像全好好的摆在殿里,但等我们平定了昭玄寺,铜像就不见了?那些和尚再蠢也能猜到是我李家偷走的……到时朝廷问起来,我们该如何交待?”

        “谁说直接偷了,就不能换?”李承志揉了揉下巴,“若是我说,我有办法做到把铜像换了,还能让和尚认不出来的程度,你换是不换?”

        “换?”李松狐疑的看着他,“郎君莫非是想换成泥塑的?到时手指一敲就露馅了……”

        “蠢货!”李承志瞪眼骂道,“都已知道郎君我会锻铁,就没想过给他换成铁的?到时用金粉一渡,哪个能看出来?”

        李松猛的一愣。

        把铜的换成铁的?

        也不是不可以……

        但问题是,如何才能铸成一模一样的?

        这又不是锻甲,你想打成什么模样,就可以是什么模样?

        昭玄的香火极盛,不说这些僧官僧民,便是泾州有名有名的世家大姓,信佛的也是极多,比如已被灭了满门的宋家,隔三岔五便会来上香。

        你就不怕到时被人认出来?

        “榆木脑袋?”

        李承志骂道:“现成的模范就放在这里你看不到?想熔哪一座,直接把佛像抬下来,先用陶泥拓个陶范出来,再把铁汁往里一灌,是不是一模一样?”

        李松狂震,直愣愣的看着李承志。

        自己为什么就没想到?

        仔细一想,竟是这么简单,可行性非常大……

        想到这里,李松的眼皮猛的跳了一下。

        自己的胆子怎么这么大了,被郎君三言两语就鼓动了?

        但反过来再想,到时候金粉一渡,谁能看出来里面是铁还是铜?

        一想到这里,李松的心脏就止不住的颤了起来,连呼吸都粗重了几分。

        那可是上万斤铜……

        李家世代积累,但大房二房两家地窖里的铜锭全加起来,有没有这么多?

        看李松眼睛直放光,李承志就知道,这事情成了。

        他忍着好笑,急声催促道:“你就说干不干?”

        李承志很清楚,李松再对他言听计从,在这种一个不好就会引来抄家灭族的大祸的事情上,也会慎重慎重再慎重。

        不但要有足够的好处打动李松,还得让他相信,事后绝不会惹来任何麻烦……

        所以为了说服李松,也为了免除后患,李承志想了好几天,才想出了这种方法。

        也必须要让李松答应,不然李承志难道还能一个人去干?

        其它的不说,他连铜佛都拆不下来……

        李松犹豫了好久,才猛的一咬牙:“郎君且先铸一座出来,仆要看一看……”

        李承志心中狂喜:妥了!

        “今晚就起炉,等把高炉烧干,最早也要到明日夜里了!”他沉吟道,“你先去召集人手,不需要多,加你我七八个就行……”

        “诺!”李松重重的应道。

        这样的事情,哪里敢多让人知道?

        ……

        翌夜,后院里依旧有条不紊的炼着铁,而前院却鸦雀无声。

        一座两丈高的高炉拔地而起,窑门窑口一应俱全。

        也就是大殿里盛不下,不然李承志非建在里面不可。

        太特么吃力了……

        李松、李柏,还有他们两人的儿子:李彰、李昭、李明,李亮,再加李丰和李承志,刚好八个人。

        害怕走露风声,李松连李显都不敢用。

        八个人,四个人在上面抬,四个人在下面扶,顺着两根铁杠将铜像滑到独轮车里,再拉进高炉。

        “这不得有七八百斤重?”

        等将铜像放倒在车里,李承志才抹了一把头上的汗,喘着粗气问道。

        不止是他,有一个算一个,个个都累的差点虚脱。

        李承志原本想挑个最轻的,便挑了佛祖边上的侍女像,等放倒后才知道,竟然是实心的?

        幸亏八个全是力大如牛的壮汉,不然都不一定能抬的下来。

        李松缓了好一会才回道:“只多不少……”

        八百斤就八百斤吧,都已经抬下来了,难道还能立回去?

        李承志一指高炉:“拉进去……”

        想要快,还要尽可能的保密,就得绞紧脑汁的想办法。

        李承志拿锻出来的钢板用铁汁浇缝,焊了一副高两米,方一米,壁厚一点五毫米,近重三百斤的铁箱。

        用铁杠和铁链将铁箱悬空立在高炉里,先放铜像,再用加了石墨的陶泥将佛像的四周的顶上填满,最后封箱。

        开始用低温,等陶泥干硬成形后,再封炉加高炉温,持续鼓风。

        铁箱底上有个洞,等铜像融化后,铜汁就会从炉底流出来。

        此时就要开始控制炉温了,既要能炼化铜,还要小心不能把铁箱也炼化了。

        当铜汁流尽就熄灭炉火,等温度降下来之后,把铁箱翻个个,就是现成的模范。

        铁汁往里一浇,再将烧好的内模插进去,一樽一模一样的铁佛就出炉了……

        方法很简单,优点是快,李承志估计,一晚上至少能熔两座铜像。

        缺点是费力气。

        两辈子加起来,李承志第一次干这么重的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