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魏春在线阅读 - 第五十六章 偷梁换柱

第五十六章 偷梁换柱

        再往里,便是大殿。

        因为南峰面积小,再加昭玄寺的僧官僧人众多,寮房就占了大半个峰顶,所以昭玄寺并没有像太平观一样,起那么多的大殿。

        主殿只有两座,里面一片狼籍:供台东倒西歪,满地都是香灰、纸张、散香,明显是僧民做乱的时候,把装供品的铅盘、上香的铜炉都抢走了。

        不过佛像都还立的好好的。

        第一座大殿依然供的是佛祖,是一尊坐像,高约有半丈,左右两边各立着两尊真人大小的侍像,穿的是右衽汉服,但看面目却像印度人。

        另外一座殿里的神像就多了,真人大小的神像十八尊,李松说这些全是菩萨,但具体是什么菩萨,他也叫不上名字来。

        李承志比他稍好一些,知道其中必定有观世音,但是哪一樽,他也不知道,反正绝不可能是女的。

        不论大小,每樽神像都是金光闪闪,也不知用了多少金粉……

        “都是民脂民膏呀!”李承志感慨道。

        李松由衷的点了点头:“沙门不事生产,还强取豪夺,逼迫压榨,扰的我泾州民不聊生,如今更是逼的民乱四起……也不知这朝廷怎么想的?”

        李松说的是当今皇帝的叔祖,时任尚书令的任城王元澄上书建言皇帝,出手治理沙门的那件事。

        元澄不但没落好,反倒被皇帝责令,在佛像前跪了一夜,并扇了九十九个嘴巴子。

        当时李承志只以为皇帝信佛信傻了,在自掘根基。

        但时间一长,了解的多了一些,渐渐知道“世族门阀”在这个时代的影响力之后,他才慢慢懂了:出于稳固统治的需求,皇帝只能这么干。

        说白了就一句话:北魏皇帝一直视汉家士族门阀为心腹大患,但又不能不用,更不敢动,唯一的办法:只能防。

        如果和尚不兼并土地,那兼并土地的绝对是士族门阀,地方豪强。

        如果和尚不利用宗教收拢、约束百姓,那干这件事情的依旧会是门阀,就如明末那般,隐户比明户还多……

        土地到了和尚手里,种出的粮食换了钱财,至多也就是多修几座寺庙,多建一些佛塔、佛像。

        但到了门阀手里,说不得便是高筑墙,广积粮,或是换成枪弓甲胄……

        人拢到和尚手里,至多也就是被这些僧官剥削压榨,起码有信仰做支撑,不到万不得已,基本不会反。

        换成门阀,就成了佃户、隐户,更甚至是兵源……

        只要皇帝没有蠢成猪,当然是宁愿由和尚盘剥,也不能让门阀得手。

        再加上层僧官系统全掌握在朝廷手里,僧户即便生乱,顶多也就是一州一地,比如泾州这种,只要等天热雪化,铁骑一出动,分分钟给你灭了。

        真到天下乱相频起,民不聊生的时候,像太武帝那样,再灭一次佛不就行了?

        北魏武力本就强盛,再加门阀豪强肯定会鼎立支持,这事真心不难办。

        这样一来,叛乱平了,天下的民怨也消散了,土地、人口也收回来了,更充盈了国库……

        所以李承志怀疑,北魏皇室,一直在[520  www.biquge520.vip]把佛教当猪养……

        只要揭开这一层面纱,大魏朝所谓的全民信佛,也就没有那么神秘,没有那么可怕了。

        政治这东西太复杂,太深奥,要不是自己当过几天键盘政治家,耳喧目染了一些,不然穿越到石器时代都有可能玩不转……

        李承志悠悠的吐了一口气,又打量起那像佛像来。

        这再一看,他又看出不对来。

        都已经动手抢了,就无所谓什么信仰不信仰,敬畏不敬畏了。

        这大殿都被抢的跟垃圾场一样了,这些渡金的佛像竟然完好无损?

        李承志奇怪的问道:“怎么没人刮佛像上的金粉?”

        这大小二十多樽佛,怎么也能刮个几两下来吧?

        “不好刮!”李松摇了摇头,“都是烧化的金汁,用铁尺抹上去的,早与里面的铜长在了一起……”

        李承志惊声问道:“你说什么,里面是铜?”

        “自然是铜。”李松回道,“不过是空心的,每樽也就几百斤重……不然根本立不起来!”

        李承志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太平观的为什么是泥塑的?”

        “郎君,太平观是朝廷修的……”李松无奈的解释道。

        意思朝廷哪里有那么多的铜,即便有,也不可能奢侈到拿来铸神像。

        李承志看着这些金光灿灿的神像,眼睛直放光。

        我的个老天爷……

        即便一樽只有五百斤,这二十一座,也有上万斤铜了。

        这些都是钱啊……

        刚穿越来的时候,李承志无比的惊诧:堂堂的大魏朝,竟然还处在以物易物的阶段,包括国家的税收,官员的俸禄,全都是用绢帛或是粟米当货币发放。

        问过李松才知道,因为朝廷没铜,没办法铸币。

        那铜呢?

        前几个朝代开发的几座铜矿,要么已被开采枯竭,要么就是被南朝占着。

        而民间流通过的那些铜钱及铜器,早被官员、贵族,门阀、豪强化成铜锭,藏在地窖里了。

        如果不太好理解,就想想后世的黄金:越贵越无法流通,越贵越惜售……

        朝廷倒是发行过几次铜币,但无一不以失败告终。原因有些复杂,说简单点就是:劣币驱逐良币。

        朝廷还算讲些良心,铸的铜币是铜六铅四,到了造假币的手里,就成铜三铅七了……

        也是因为元魏皇室的中央集权不足,不敢像汉武帝那样,对造售假币的这些豪强门阀下狠手,所以这智商税就没收上来……

        由此导致大魏朝廷和门阀铸造的钱币,百姓根本不认,要么只用汉五铢,要么就以物易物。

        西汉就不说了,只说东汉,还是刘秀的时候铸过一次币,那都是四百多年前了,之后有三百年都处在战乱时期,流失的流失,熔炼打造兵器的打造兵器,五铢钱能流传下来多少?

        所以到了北魏,铜和钱就愈发贵了。

        以北魏京都洛阳为例,一斤铜足能换一百五十文五铢钱,或一匹绢,或两石粟。

        而胡保宗这个七品校尉,年俸才是十二匹绢,等于一千八百钱,或十二斤铜。

        这可是年俸……

        可见大魏的铜有多值钱。

        李承志默默的算了算,一万斤铜能买多少粮……算着算着,他就呲着牙笑了起来。

        足足两万石,折二百四十万斤……

        见李承志盯着那些佛像眼睛直放光,口水都要流下来的样子,李松悚然一惊。

        他也算有些了解李承志了的性情了,只要见了好东西起了贪念的时候,绝对就是这样一副表情。

        “郎君,这昭玄寺可是官府啊……”

        意思是官府的钱你都敢惦记?

        要能偷,哪还能轮到咱们?

        李承志没说话,只是转了转眼珠。

        还真不是他贪财。

        李家再不济也是世家门阀,数代积累,够他造好几辈子了。

        再说,以他脑子里的这些知识,再以李家的财势和门路,想发大财,并不比吃饭喝水难多少。

        李承志考虑的是眼下。

        如果等到粮食吃完,朝廷平叛的大军还不来,或是叛乱还未平定,总不定把这些僧民撵散吧?

        但有了钱,就完全不用担心了。

        乱的只是泾州一地,崆峒山往西的凉州安定如常,随便熔掉两座铜像,也能换来两千石以上的粮食,省着点,都能能吃半个月了。

        胆子大一些,多熔掉几座,眼下紧缺的战马、铁料、弓箭、马枪,是不是都有了?

        再大一些,拉几千斤铜到凉州,雇些凉州门阀家的私兵来平乱,也不是不可能……

        他捏了捏下巴:“栽赃给印光或是印真行不行?”

        李松浑身一颤:“郎君,还有数千僧民啊……”

        意思是印光印真好办,杀了就是了,但总不能把那五六千僧户也全灭了口吧?

        不能偷?

        那偷梁换柱呢?

        换成木头或是石头的肯定不行,都不用砸开看,用手指敲一敲就能听出不对来。

        但换成铁的,好像就没这个问题了。

        反正自己也要炼钢……

        李承志的眼睛越来越亮,越来越亮……

        李松头上的汗也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郎君,后患无穷啊!”李松颤声说道。

        李承志真要敢把佛像熔了,不说朝廷,全天下的和尚都不会放过他……

        “你懂个屁?”李承志骂道。

        他犹豫了一下,再没往下说。

        这件事干系不小,不到真正要做的时候,最好还是不要走露消息。

        不论其它,他眼下手中的这近万人,有胆子往掉熔佛相的,估计没多少。

        官府降不降罪倒是其次,主要是迷信,怕神仙降罪遭报应。

        除非把刀架在脖子上……

        再一个,就算要偷梁换柱,也得先问问,当初铸造这些铜像的模范还在不在。

        不然真心不好换……

        想到这里,李承志又猛的一摆头:“嗯,回!”

        “啊?”李松愣了一下,“不是说要看锻甲的地方么?”

        “不用看了,就这里!”李承志指了指大殿后的那片空地。

        李松一听就知道,李承志还没对这些铜像死心。

        他急的抓耳挠腮,一时情急,竟不知道该怎么劝。

        一个不好,就是大祸啊……

        但下了山之后,李承志就像是忘了这件事一样,再没有提过。

        李松才算是放下了一半的心……

        ……

        又过了三天,宋家的乡民才算是全部迁移到了山下的僧庄。

        李家还需要三天。

        琐事也不少,比如统计、安置、编邻,遴选临时的邻长,里长等等。

        李承志将这些事情全部扔给了宋礼深,又给他派了李家堡的两个户吏给他当助手,算是提前让他实习。

        除此外,李承导让李松抓紧时间组训兵卒,整编丁壮。

        要求是:兵在精而不在多!

        其实是李承志对那些骨瘦如柴的僧民没信心。

        说是丁壮,但体重超过一百斤的,连一半都没有。

        整整一千两百僧丁,李承志只挑了个零头,与李家、宋家的七百余丁壮编为一军(一千人),由李松担任军主。

        副手是李丰和李时,以下包括旅主(五百一旅),队主(一百一队),全都是由李氏头目担任主官。

        就连李彰、李显、李昭、李亮这样的小字辈,都是队主。

        宋家的几个头目全都担任的是副职,但象征意义要大过实际意义。

        这也是为了给宋氏一族一些念想,颇有些“将功赎罪”的意味,不然连这几个副职都不用给。

        没有正面谈过,但偶尔泾州的战事时,宋礼深和那两个乡老竟然劝李承志起兵讨伐。

        并称宋氏丁壮可任先锋,要是这四百不够,从青壮里再选四百出来,也不是不可能……

        李承志哪能听不出来,宋家这是准备拿这些等待罪的丁壮,甚至一半族人的性命,来换取安定宋氏的香火延续……

        开什么玩笑?

        从泾州传来的消息看,叛乱的贼人怕是已达十万之数,十中取一也至少有上万乱兵。

        拿一千对一万?

        你宋家人不想活,我李家人可没想送死。

        当场就让李承志给怼回去了……

        同时,他又打起了另外的念头:既然连死都不怕,那敢不敢拆佛像?

        不过时机还不到……

        组织架构算是暂时立了起来,当天,李承志下了第一道命令:征收铁器!

        除了菜刀,其余的全部上交。

        包括铁锅、铁铲、铁犁、粪叉……

        李承志自己没有了解过,但根据李松的估算,只是李宋两家,至少就能收集到三千斤铁料。

        因为家家户户都有铁犁,一半以上的民户家里都用的是铁锅。

        五百余户,平均一家收五斤,也有两千五百斤了……

        也是因为大魏朝不禁民间开采铁矿以及冶炼铁器,甚至连刀兵都不禁,所以民间冶铁业极其发达,铁器也非常便宜,家家户户都能置办的起。

        李承志算了一下:铁料是现成的,不是熟铁就是生铁,用的又是坩埚炼钢法,不会有多少废料,撑死了也就损耗两成,而且边角料也可以反复利用,那就差不多能锻两千斤的铁甲。

        一套全身的布甲按五十斤钢来算,那也有五百套。

        可惜战马不够,顶多能凑一百骑,不然李承志都想打造两百重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