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魏春在线阅读 - 第五十四章 潘多拉魔盒

第五十四章 潘多拉魔盒

        李承志深深做了一揖,以示感谢,临走时又提出要到各大殿去看一看,郭守正便将知客道士派给了他。

        站在旁边的李松眼睛一亮……

        七大殿每一座都是两层,端的是磅礴雄伟,气势宏恢,看的李承志感叹不已。

        要知道,这可是在“会当凌绝顶”的险峰上,即便再过一千五百年,三台峰也成了五台峰,每一峰都修有环山公路,崆峒山上都无此等景像……

        据说当年崆峒山香火极盛,十里外就能闻到香烛味。但太武帝来了之后,一声令下,原本坐威坐福的和尚尼姑便全都沦为贱籍。

        这些人又被官府逼着亲手拆了山上的几十座僧庙尼庵,历时近五年,才修起来了一座太平观。

        要说新天师道和佛教有血海深仇,也不为过!

        但寇谦之深知韬光养晦之道,改革后的新天师道一不兼并土地,二不压榨百姓,三不妖言惑众,四不聚众做乱,收的信徒尽是贵族门阀子弟,而且只要是在籍的道士,朝廷就供以衣食禄米,更没有盘剥信徒之说,想抓错处都抓不到。

        所以人家的日子一直过的很滋润……

        感叹了一阵,李承志又在知客道士的陪同下,进了第一座至尊殿。

        进去之后,李承志就有些傻眼了。

        他对供台上的这位“无极至尊”根本没什么印象。

        想了好一阵他才恍然大悟:为了与旧天师道相区别,寇谦之寇天师造出来了不少新神。

        这七座大殿内的七大真尊,他就只认识一个太上老君……

        但既来之则安之,即便不磕头,香还是要上一支的。

        李承志拿过三支香,就着油灯引燃,朝着神像微微一揖,就插到了香炉里。

        这么随便的吗?

        知客道士惊疑的问道:“郎君不信神?”

        李松也睁着一双牛眼,一眨不眨的盯着他。

        李承志暗叹了一口气。

        你这拜神的仪式要是简化一些,我说不定就信了。

        这个时代拜神的仪式程序为:三支香,八拜礼,九叩头,九搏颊……

        前三项暂且不说,就说那最后一项九搏颊:就是自己要扇自己九个耳光,以示向神仙认罪,而且打不响都不行。

        不说后厦内的那些小神,光是这七大殿,就是七九六十三个嘴巴子,等拜完,脸打的不肿成猪头也差不多了。

        李承志委实没有自残的兴趣……

        他稍一沉吟:“子不语怪力乱神!”

        知客道士看他的目光更怪异了:说的好像谁不是读书人似的?

        道爷我也是士族出身好不好……

        这个时代提倡的是“三教合一”,别说儒生,就连许多大儒都是佛道两教的信徒。

        比如一力助太武帝灭佛,官至三太、四姓高门之一的清河崔氏的宗主崔浩,就是寇谦之的弟子。

        李承志不信,也不可能硬摁着他的头让他信。

        知客道士只好点点头,按李承志要求,直接将他带到了老君殿。

        看着与前世见过的那一樽无半丝相像的老君像,李承志有些恍惚。

        为什么心里就没有一丝想在这里找到答案,或是想得到解脱,更甚至是说服自己的念头?

        山还是哪座山,但殿已是不是那座殿,神也不是那尊神了……

        不对,和神有什么系?

        根本原因是,自己就不信神……

        鬼知道怎么穿越到一千五百多年前的?

        信这些泥塑的神仙,还不如信自己……

        李承志猛吐了一口气,不自觉的挺直了腰杆,定定的看着供台上的老君象。

        两辈子都姓李,这位说不定就是老祖宗,还是要拜一下的。

        还是如刚才一般,李承志从道童手里接过香,做了个揖,就插到了香炉里。

        连这位也不信?

        这可不是胡编乱造出来的……

        知客道士下意识的撇了撇嘴。

        但随既,他又一脸惊奇。

        只见李承志一撩皮袍,竟直挺挺的跪了下去,还磕了一个头?

        李松更是惊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给郎君托梦的,是这位?

        他福临心至,猛的想起了一件事:郎君刚聪明过来不久,生气或是骂人的时候,动不动就自称“老子”,自己还问过这是什么意思。

        郎君说,就是给人当爹的意思。

        自己告诉他,骂人的时候想给人当爹,应该自称“爷爷”……

        自己以后,就再没听郎君说过“老子”这两个字了。

        亏自己当时还在洋洋得意,想着竟然指点了郎君一回?

        郎君啊郎君,你把仆当傻子糊弄呢……

        看李松又是呲牙咧嘴,又是倒吸凉气,像是牙疼一样,李承志一脸狐疑:至于吗?

        我要把这太平观里大大小小几十尊神全部拜一遍,你是不是以为这些全都是我的靠山?

        脑子秀逗了……

        “走了,拿了石硫磺,就去昭玄寺!”李承志没好气的喊了一声。

        李松浑浑噩噩的跟在了后面。

        ……

        太平观的八石库不大,刚到门口,李承志就被呛的咳嗽了起来。

        这样炼出来的,就不怕吃死人?

        李承志站在门口瞅了一圈,发现里头竟还有硝石,而且数量还不少?

        要不要也要一些?

        想了许久,他还是做罢了。

        这玩意基本没什么药用价值,借口不太好编。

        而且也不难提炼。

        再一个,这是真正的潘多拉魔盒,连李承志自己也不确定,放出来的话,会造成多大的影响,所以能有多保密,就要有多保密。

        如果不是为了保住小命,他绝对不会这么早就造出来的……

        知客道士倒是想请他进去参观一下,但李承志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味道太冲了……

        硫磺早已被装好,确实只有十几斤,装在一只书包大的皮囊里,还没一半满。

        李承志从道士手里接过皮囊,又打开闻了一口。

        一股刺鼻的味道扑面而来……

        是硫磺,没跑了!

        李承志笑的牙根都呲了出来,又忙不迭的给知客道士道着谢,请他向郭守正转达自己的谢意。

        知客道士狐疑的看着他。

        师祖答应,让数千流民搬到山上来避祸的时候,也没见你有这么高兴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