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魏春在线阅读 - 第五十二章 没有一丝丝改变

第五十二章 没有一丝丝改变

        李承志觉的宋家的粮不好征,宋家的人不好管,主要原因便是宋氏主家全死了,印光连两个襁褓中的婴儿都没有放过,剩下的族人自然就成了一盘散沙,更无人能服众将他们组织起来,个个只会为自家算计。

        不论男女,主家但凡能活下一个,他都不会算计着杀人立威。

        比如像李家,只要李承志一声令下,李氏族人再不情原,也的先照办。

        这就是宗族,这就是门阀。

        但突然听到主家还有人还活着,还和自己沾亲带故,李承志怎能不高兴?

        这样一来,他插手管理宋家的人和事,也就有了名义。

        就跟挟天子以令诸候的曹操一样。

        就算宋礼深已被贬出主宗也没什么大不了,又不是直接开革出了宗族,夺去了宋姓?

        在“血脉姓氏为重”这种门阀伦理的支持下,这位于情于理,都是眼下宋氏主家独一唯二的继承人。

        除了田地庄子财货之外,当然也包括族长一职……

        “原来是世兄?”

        李承志就像是在玩变脸一样,脸上瞬间浮出热情而又不失矜持的笑容,双手往前一扶:“真是怠慢了,快快请起……”

        至此,宋礼深脸上原本僵硬的表情,才稍稍的松动了一些。

        只要李承志还认他这个亲戚,那事情就有的谈。

        果不其然,李承志连说话的态度都不一样了,竟然一点含糊都不打。

        “不瞒世兄,我确实怕这些乡壮被不轨之人利用,所以才命李松带去了僧庄……不过既然有世兄在此,自当无虞……李丰,速派快马,将此消息报予李松……”

        李丰应了一声,快步离开。

        宋礼深又深深的朝李承志一揖:“谢过郎君!”

        “先别急着谢!”李承志摆摆手,“世兄也该知道,我只是一介白身,没这个能力为贵乡壮免罪,若是冒然答应,就是在哄骗予你……

        有没有罪,该是何罪,自当等乱事平定后,由朝廷审视定夺。当然,也并非全无希望,比如眼下,只要世兄能节制乡壮,助我管好这数千僧民莫要再生乱事,当也是大功一件,到时朝廷顾念于此,多少总会减轻下罪罚……”

        宋礼深感动的眼泪都快下来了。

        他之前还想着想个什么办法,能把话题引到这上面,再如何才能求得动李承志松口,分润一点功劳出来。

        但没有想到,李承志竟如此坦然,更没想到他会如此大方……

        这何止为这些乡壮免罪,李承志等于将这两千多宋氏族人全都从火坑里拉了出来。

        不说是定性为叛罪,那怕是胁从,四百壮丁是死是小,这三百余户乡民,全部都会沦为罪户,安定宋氏,只会成为历史……

        想到这里,宋礼深又跪了下来。

        李承志就站在伸手就能够到他的地方,双手一托,就把他提了起来。

        “你我两家,何需如此客套?”

        胡保宗看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好你个王八蛋,同我一起时,怎不见你如此实诚,如此爽快?

        说骗就骗,说诈就诈?

        纵然是亲戚,也只是庶弟的舅兄而已,还是个被革出主宗的?

        想着想着,胡保宗竟咬起牙来……

        李承志又交待几句让他尽快征粮,尽快让宋氏族人迁往僧庄的话之后,宋礼深才千恩万谢的离开。

        等这三个离开,房内只剩下他们两个的时候,胡保宗才有些吃味的说道:“果然是亲戚,就是不一样?”

        李承志先是愣了愣,稍稍一想才明白过来,胡保宗的话为什么这么酸?

        他强忍住想骂人的冲动,冷声想到:“看你平时也挺聪明,怎么就不通这层道理?他再是庶子,也是宋氏主宗出身,我不笼络他笼络谁?”

        笼络?

        胡保宗恍然大悟:“你想替他保住安定宋氏?”

        李承志没好气的回道:“废话!”

        只要能将这四百多乡丁的罪名洗清,就等于将宋家这三余户族人保了下来,也等于将种田的佃户,服徭役乡壮保了下来。

        只有如此,宋家那五千多亩私田才不会被官府收走,或是被旁支吞并。

        更重要的是,安定宋氏的宗祠才不会被拆掉,他这一脉的香火才不会断绝……

        这是多大的恩情?

        磕几个头算什么?

        这两千余宋氏族人三辈子做牛做马都不够……

        其余不论,只要宋礼深还活着,安定宋氏绝对是李家的铁杆盟友。

        当然,即便不考虑以后的好处,只为眼前,李承志也必须这么做。

        因为就凭李家这些人,根本压不住近六千的僧民和僧壮……

        想到这里,胡保宗又忍不住的叹了一口气。

        相处的时间越长,他就越发现自己和李承志的差距有些大。

        知道宋礼深身的一刹那,李承志就能想到如此深远的地方,而自己被他提点后才想到……

        不过心情倒是好了许多,至少李承志并没有区别对待,遇到该算计的时候昭样算计,不管你是谁。

        “那你准备怎么做?”他又下意识的问道。

        李承志嘿嘿一笑:“这不有你呢么?”

        胡保宗猛的一愣。

        我……

        他都想骂一句娘出来。

        亏自己还觉的李承志这次终于没算计自己,准备换只羊薅一下,这转眼就来了?

        “你就说帮不帮?”李承志脸色一板。

        还能说不帮?

        这混账早已吃定自己了……

        胡保宗咬了半天的牙,才从牙缝里迸出了一个字:“帮!”

        还能怎么帮,无非就是春秋笔法。

        从昭玄寺生乱,印光诈攻宋氏,诈攻李家,再到到李家覆手为雨平定昭玄寺,自己这个郡尉全程都看在眼里,到时候的奏报,朝廷肯定会让自己来写。

        宋氏主家是被印光灭的,还是被宋氏族人自己灭的?

        宋氏乡壮有没有从过贼,有没有叛乱,在中间起了什么作用,犯过罪还是立过功,全都可以由自己来定。

        就算到时朝廷怀疑,想往下深查,也得能找到人证再说。

        是李家的人会做证,还是宋家的人会做证?

        至于那几个僧官,呵呵呵……

        既然都已想到了这一步,李承志还能留活口下来?

        果然,李承志还是那个李承志,未曾有过一丝丝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