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魏春在线阅读 - 第四十九章 安置

第四十九章 安置

        年轻和尚也看到了在往油锅里泡箭的丁卒,惊的心肝直颤。

        “他们要烧山?这些人怎么敢……”

        “真要是官兵,有什么不敢的?”印泽咬牙切齿的骂道,“官兵只管平乱,死的人越多,他们的功劳越大,哪里会管我们会不会全部被烧死,粮食是不是会被烧掉……”

        竟要全部烧死?

        和尚吓的冷汗直流:怪不得师叔刚才说,正因为是官兵,才会这般刚硬……

        “举旗,举白旗……我们投降?”和尚厉声嘶吼,声音贯透山林。

        李承志漠然的看着李松:“还要我教么?”

        “仆……不敢!”李松颤声回了一句,飞快的站起来,跑到了山脚下。

        “贼众全部束手下山,从冰道上往下滑,哪怕手里有半根草,也格杀无论……”

        “李昭,将草堆在路口,立成草墙,下来一个绑一个,全部押到僧庄,若有反抗,就地处决……”

        “李丰,压住阵角,但有乱起,火箭齐发……”

        “李彰,带骑兵上马,若有顽抗者的想从它处绕路,一律格杀……”

        李松句句都带着“杀”,语气中更是透着刺骨的寒意。

        大多数的兵卒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不坊碍他们能觉察到,从李松到各头目,浑身上下都带着森然和惶恐之意。

        也有机灵的,看到李松跪在地上被郎君训斥,从而猜出了几分……

        但不管是哪一种,两条腿都抡的飞快,知道稍一怠慢,头目的刀鞘枪杆说不定就抽下来了……

        一听山下主将的命令下的又快又急,各部头目及兵卒接令即走,井然有序,山上的贼人打消了最后一丝疑虑。

        若是叛军,那有这等军纪?

        看到贼人一个挨一个的从冰道上滑下山,撞上草墙后都还没站稳,就被李氏丁卒给反剪捆住了手脚,胡保宗悠悠的叹了一口气。

        一场数千人的叛乱,就被李承志这样轻轻松松的给解决了?

        看过程是如此的简单,他好像只是发了一顿火而已?

        胡保宗悠悠一叹,又狐疑的问道,“如果山上的贼人负隅顽抗,你是不是真的会烧山?”

        李承志呲了呲牙,笑容有些瘆人:“若是换成你呢?”

        换成我?

        一边是做乱的贼人,一边是上千族人唯一的退路,该怎么选?

        想着想着,胡保宗的头上竟然渗出了冷汗。

        他终于明白了!

        若是换成自己,何止是训斥李松一顿,怕是鞭子早抽下去了……

        ……

        整整一夜,又是砍树,又是烧路,又是垫草铺糠,直至正午时分,才将山上的僧壮和僧民赶到山下。

        初步的战略意图算是达到了,接下来,难题也来了……

        李承志原本的初衷是:李家能占据崆峒山最为险峻的三峰中的一峰,依险据守,我也不去招惹谁,谁也别来招惹我。

        但现在要说这样的话,就太可笑了!

        难道还能放任宋家的民户和这些僧户不管?

        不但要管,还要狠狠的管,至少要坚持到朝廷清剿叛乱的军队到来之前,不会生出任何乱事来……

        宋家主宅的正堂暂时被征用,里面坐满了人。

        除了胡保宗和宋家两个辈份较高的族老,剩下的全是李氏头目。

        李承志大马金刀的坐的矮榻上,满脸愁容。

        整整九千出头……

        满打满算,李氏族人才一千三百多,刚刚占到七分之一。

        兵丁也一样,其中僧丁一千二百余,这还是在李家坞堡外烧死了近二百的前提下,不然更多。

        宋氏丁壮有四百出头,李氏丁卒只有三百余,等于两千兵丁,李家也刚占了七分之一。

        只靠李家的人,根本无法控制如此多的民户和丁壮,特别是占据三分之二的僧丁和僧户。

        所以李承志将宋家的人也请了过来。

        至少宋氏乡民有家有口,有房有地……

        千挑万选,李松才从三百余户中,找到了两个家中子侄手上没沾宋氏主家的血的乡老。

        严格来说,他们才是真正的被迫从贼,与大部分的宋氏乡民和丁壮有天然的界限。

        其次也能服众,毕竟也是曾经当过党长里长的人物,比较有威信……

        十多个人讨论了快半天,也没吵出个所以然来。

        李松及李氏头目的建议是圈禁,意思就是将所有的民户全部赶到山上,然后以冰封山。

        易守难攻的三峰,三家各占一峰,由李家选派族人统一管理并发粮。

        剩余丁壮也由李家统一整编安排。

        这样的好处是省事。

        想跑也跑不掉,况且有粮食吊着,基本不会有人跑。

        就算想乱,丁卒全部控制在李家手里,也基本乱不起来。

        坏处是过于被动。

        万一有心怀不轨着暗中煽动,就很有可能生出乱子来。

        特别是这些僧户。

        在李承志看来,这就是一伙接受过信仰教育,穷的只剩一条命的极端份子……

        当然,即便乱起来,李承志也有信心镇压,但既然能防患于未然,又何必多死人?

        所以李松只开了个头,就被他否决了。

        胡保宗的建议是打乱混编,再集中安制。

        比如一户李氏乡民,一到两户宋氏乡民,再加两到三户僧民,临时结成一邻,由李氏族人任邻长,并实行连座制,即便有人想心怀不轨,也没有太多的机会撺掇。

        但李承志还是觉的不妥。

        李家又不是天选之族,还能个个都是精英?

        人一旦有了阶级区分,就难免生出骄横之心,就如李松从来都不将李家堡的匠户当做族人看待一样。

        这些僧民本就是因压榨过甚造的反,不能一座大山还没有搬走,又飞来一座?

        原本不想反的人,都有可能被逼反。

        再一个,人越是闲着,心思越多,也不可能从李氏或是宋氏乡民的嘴里挤出口粮来,想这些还没洗脱罪名的叛民。

        他当即就想到了“以工代赈”!

        李承志又象征性的征求了一下两个宋氏乡老的意见,果不其然,这两个全是异口同声的“但听郎君安排”!

        严格论起来,宋氏乡民的罪比僧户的罪重多了。

        别忘了,宋氏主家近五十口,可是死在四百余宋氏乡丁的手里的。

        不是爹动的手,就是儿子动的手,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乡民都有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