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魏春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六章 君子欺之以方

第四十六章 君子欺之以方

        正午时分,一辆马车行驶在泾州河边的官道上。

        二十多个老卒或骑骡子或骑驴,跟在四周戒备。

        个个胳膊底下都夹着三米多长的大枪,比人和驴加起来还高,越看越是滑稽。

        不是他们不想骑马,而是马全部李松带走了。

        势力还是有些单薄啊……

        李承志叹了一口气,放下了窗帘。

        胡保宗就坐在他的对面,正靠着车厢悠悠出神。

        他以为李家已经攻下了宋家庄和昭玄寺,请李承志过去坐镇……

        李承志也不管他,打开一个食盒,掂起一块肉脯嚼了起来。

        虽是出门时蒸过的,但走了快一个时辰,入口已有些冰凉。

        “将就吃一点?”

        李承志将食盒往前推了推,“这地方可没办法给你熬粥!”

        胡保宗不说话,只是定定的看着他。

        李承志嗤笑一声:“放心,没想害你。要不是这两天事多,早就应该给你拆线了!”

        拆线?

        胡保宗顿了顿,又问道:“那你什么时候拆?”

        “等上了山吧,总要找处干净的地方!”李承志慢悠悠的说道,“等拆了线,就送你回去!”

        “送我回去?”胡保有些不淡定了,“你竟要送我回去?”

        “为什么不能?”李承志冷笑道,“胡保宗,不要把我想的那么卑鄙,我不像你,做不出这种背信弃义的无耻之事来……”

        一听到“背信弃义”这四个字,胡保宗禁不住的脸上一烧。

        想来想去,从头捋到尾,李承志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自己的事情。

        更甚至对自己有救命之恩?

        反观自己呢?

        背信弃义,恩将仇报,一时情急,竟然想杀了他……

        胡保宗黯一叹,豫犹了好久,才将头一低:“昨夜,是我冲动了……”

        只是冲动么?

        李承志摇摇头,又谓然一叹:“还是那句话,我不为我自己考虑,也要为这上千族人、为困在泾州的家人考虑……

        当务之急,你我不该是死揪着这点恩怨不放,而是应同心协力,将这伙贼人灭了,将这乱局平定下去。到了那时,咱们刀对刀,枪对枪,再做一场也不迟……”

        胡保宗听的又是后悔,又是惭愧。

        昨晚,自己差一点就把李承志给杀了,但李承志依然能这么对自己?

        但感动归感动,胡保宗却不会失去理智。

        他缓了口气,又担心的问道:“到那时,你又准备怎么做?”

        李承志斜了他一眼:“这事是你我能做的了主的?”

        胡保宗先是一愣,而后狂喜。

        自己竟然忘了,李承志还有个爹?

        李承志要不怕李始贤,能装傻四年?

        那才是李家最终说了算的人……

        李始贤虽然也不是简单人物,但毕竟要沉稳许多,至少不会像李承志这样,动不动就要鱼死网破,同归于尽。

        家族之间,永远都是以利益为重,这才是门阀世家屹立数百年不倒的根本原因,李始贤身为族长,不可能不明白这个道理……

        想到这里,胡保宗又有些恍惚。

        自己是什么时候把李始贤给忽略掉的?

        应该就是印真杀了个回马枪,自认为的必杀之局,被临危不乱的李承志轻轻松松破掉的时候……

        也可能是李承志杀伐果断,下令将自己的家将斩尽杀绝的时候……

        狡诈如狐,多智善断,泰山崩于眼前而不色变……李始贤有没有这么厉害?

        看胡保宗呆呆出神,李承志又暗叹了一声。

        李松,看到没有,这就是做君子的下场……

        ……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即便是头驴,走的也必定比人快。

        临近黄昏,李承志便赶到了崆峒山下。

        李氏丁卒围着十几个火堆在烤火,李松正挑着一根树枝,在火上烤粟饼。

        看到李承志,他飞快的奔的过去,喊了一声“郎君”,又看到胡保宗也被人从马车里扶了出来,脸上顿时一喜。

        随即,又看着李承志露出一丝愧色。

        终究是逼着郎君做了一回小人……

        李承志嘴唇微微一动,最终还是没有将那声“蠢货”骂出口。

        这么多人,还是要给李松留点脸面……

        “怎么回事?”胡保宗诧异的问道。

        不是李家已平定了昭玄寺么,但看眼前这个模样,倒像是被人挡在了山下?

        郎君竟然没向胡保宗说过此间情势?

        但看样子,两人又像是和好了……

        李松刚要张嘴,却被李承志冷声打断,只见他伸手往山上一指:“不知是走露了风声,还是印真留了后手,等李松他们来时,印真的一个亲信已率寺中僧民,将崆峒山占了……关键是,宋家的那上万石粮,也被抢走了……”

        “什么?”胡保宗一声惊喝,眼神本能的扫到李松的脸上,好像在问:你是干什么吃的?

        要是印光的亲信也就罢了,但这要换成印真的亲信,胡家说不定就得跟着背锅。

        再要是任由昭玄寺乱下去,更有可能发展到胡家也背不动的一天……

        李松眼珠子都快瞪了出来。

        胡保宗……竟然是被郎君骗到这里来的?

        明明是求着胡保宗,用官府的名义招降印泽,以助李家拿下崆峒山,被郎君这么一操作,却成了李家在帮着胡家擦屁股?

        胡保宗怕不是得使出十二分的力气来……

        果不其然,胡保宗倒先急了。

        “山陡路滑,根本没办法强攻,你准备怎么办?”

        李承志往山上看了一眼,眼神一冷:“不一定就没办法攻!”

        说着,他又一瞪李松:“贼人是如何说的?”

        “贼人不相信我们是李家的人,只说定是印光攻下了李家,故伎重演,带我们来诈山了……除非能证明我们是官府派来的,他们才会降?”

        嗯,官府?

        胡保宗觉的有些不对。

        听贼人的口气,反的只是印光,倒像是向着朝廷的?

        他正在惊疑,又听李承志一声冷笑:“果然不愧是印真的亲信,连狡辩的说辞都是一模一样?好,我且先信他这一次……派人去喊话,就说安定郡尉在此,看贼人再怎么说?”

        “诺!”李松应了一声,又看了胡保宗一眼,转身去下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