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魏春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五章 变故(二)

第四十五章 变故(二)

        李亮骑马奔至李松面前:“四叔,昭玄寺反了……”

        废话,昭玄寺不反,我们跑来做什么?

        嗯,不对……李亮应该说的是,昭玄寺又反了……

        又反了?

        李松直愣愣的看着印光。

        昭玄寺前面反的是朝廷,那这次呢?

        反的是你吧?

        印光张着大嘴,半天才回过神来:“敢问将军,起事的头目是何人?”

        “好像也是个僧官,说是昨日近夜时分,带着昭玄寺的僧民和丁壮逃到了山上,还连夜封了山路……怕露马脚,我没敢让多问!”

        李松又问道,“其它的头目呢?”

        “都在宋家主宅议事,也不知是什么原因,听说他们内部倒是快要打起来了……”李亮回道。

        李松暗叹一声:果然是一群乌合之众,稍出些变故,就有分崩离析的趋势。

        也更没想到,这门竟然这么好诈?

        枉自己还担心,万一再冒出一两个如印真一般的厉害人物,看出破绽来。

        但也不能太过大意,不排除是贼人设下的疑兵之计,想要半渡而击……

        “印光,你这无惊无险四个字,说的有些早了啊……”李松又冷冷的瞟了印光一眼。

        “确实是和尚没料到,还会有如此变故!”印光面色晦暗的应了一声。

        竟然又反了?

        到底是哪个混账干的?

        平不了昭玄寺,还怎么立功赎罪?

        “走吧,先拿下宋家!”李松打断了他的思绪,大手一挥。

        印光生着闷气,跨上了他的那匹白马。

        除了他手里的缰绳,还有一根暗缰,一头连在马嘴里的嚼子上,另一头牵在李彰手里。

        除此外,左右各有两名骑士,各持一张劲弩,都用衣袍盖着弩身,只露出箭头,直对着印光。

        “李彰,率骑兵,护着印光先进堡,李时、李丰,率甲卒紧随其后,但有异常,先占堡门……李昭、李明率车队垫后……”

        “诺!”四处齐齐的传来一声低吼。

        李彰喊了一声“驾”,白马打了个响鼻,驮着印光迈动了蹄子,二十余骑紧随其后,再往后,便是李家那百余披札甲的老卒……

        一里地转瞬即至,一直等到骑兵进门、甲卒也安然进入后,李松才暗松了一口气。

        凭李家这一百多久经杀场,弓甲齐备的老卒,别说五六百乡丁,就是上千,也能杀他个血流成河……

        但只攻下一个宋家庄有什么用?

        李家的目标,可是崆峒山……

        他呼出一口雾气,一抖缰绳,跟着车队进了坞堡。

        进展出奇的顺利,李松准备的那些应急的手段,一个都没有用上。

        甚至都没有发现,除了带着的那几个,剩下的人,甚至是马和车,都和印光带走的不一样了……

        听到印光回来的消息后,一群人乌殃殃的出了宋氏主宅,七嘴八舌的迎了上来,整的印光准备了一肚子的理由和说辞,竟然没机会往外倒。

        根本没人关心他为何无攻而返,既没有胜,也没有败……

        “主薄,你可算回来了,印泽反了……”

        “那奸贼连夜封了上山的路,还说要向朝廷举报我等做乱……”

        “宋家的上万石粮,全被他运到了山上……属下建议先从宋氏民户家中征良,宋家的这些王八竟然拒绝……”

        起先李松还有些幸灾乐祸,但听到后面,他就笑不出来了。

        还他真知道这个印泽是谁,因为印光和印真都提到过这个人。

        印真说他是印光有心腹,印光也确实当心腹一样在用。

        也算是维那的弟子,但不算佐官,至多是佐吏,主负昭玄寺的钱穀粮草。

        据印光讲,印泽原是功曹玄妙的助手,平时和印真不怎么对付,所以起事之初他便大肆拉拢,将钱粮之事全部托付于他。

        哪知道藏的这么深,印光印真刚一走,他就反了?

        不但崆峒山被他抢占了,连粮也抢了……

        感觉这昭玄寺尽出人才?

        但问题是,自己跑这么远的路,糟这么多的罪,要个一穷二白的宋家庄有什么用?

        李松的目光渐渐阴冷起来……

        印光早被吵一肚子的烦燥,更不知如何办才好,本能的寻找起李松来。

        他稍一异动,李彰就凑了过来,低声警告道:“主薄!”

        印光一个激灵:现在还不是露马脚的时候……

        “召集众首领议事!”

        印光一声冷喝,又在人群中扫了一圈,“将宋通、宋盛、宋温仁、宋礼杰等人也召来……”

        这些都是宋家反志比较坚定,且具有一定威信的人物。其中有富户、有里长邻长,还有一个是秀才……

        把这些人物解决了,李松才有把握控制宋家庄。

        印真是贼酋,还是有些威信的,这些人当即停止了吵闹,回了宋氏主宅。

        等到这些头目散尽,李松才靠了过来。

        “李彰,速派快马,将此间情势报予郎君,其余人等尽快控制宋氏乡丁和僧壮……”

        说了一半,他又沉吟道:“印光,天亮后你与我去一遭昭玄寺,待我亮明身份,看这印泽是何反应……”

        硬打是肯定不行的,这冰天雪地,也根本打不下来。

        不然李家就不会处心积虑的要上崆峒山了。

        但还能有什么办法?

        李松觉得,既然这印泽反的是印光,那肯定是站在朝廷一边的。

        如果能说动胡保宗露个面,或许还有一点转机。

        但两家刚刚才翻脸,但再跑去求人家,好像有些拉不下脸面。

        李松认为,以他对郎君的了解,这应该不需要考虑……

        唯一需要考虑的是,胡保宗会不会答应?

        ……

        “蠢货?”

        李承志一脸怒色,重重的将信纸拍在了桌子上。

        虽然李松信里没有直说,但李承志是什么人,他还能猜不出来?

        这是想让自己不要脸一次,去求胡保宗,拿印真交换……

        但这根本不是要不要脸的问题。

        胡保宗又不是白痴?

        李家都已经摆出一付与胡家抛不两立的姿态了,胡保宗能帮这个忙才是真见了鬼。

        冷看李家覆灭,不比换一个印真划算的多?

        而且你还根本要胁不了他。

        为了杀印真,他连死都不怕,还怕你要胁?

        李承志沉吟良久,又一声冷喝:“李显,去备车!”

        他决定亲自去看一看。

        离了胡屠夫,不一定就非得吃带毛的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