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魏春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三章 膨胀的李松

第四十三章 膨胀的李松

        李显跪在正堂里,身上的衣服早被抽烂,也不知是疼的还是冻的,抖的像只鹌鹑一样。

        再听外面李松略显急迫的脚步声,李承志忍不住骂道:“一群蠢货!”

        一群?

        李显闻言一顿,哆哆嗦嗦的问道:“还……还有谁?”

        “你爹!”李承志没好气的回道。

        正说着话,门被推开,不是李松还有谁?

        “跪直了?”看李显正低眉耷眼的偷看他,李松顿时气不从一出来,恨上得跳不去再踹两脚。

        “哦……”李显打了个激灵,老老实实跪正,把头低了下去。

        “郎君,为何不审印真?”

        “审?”李承志冷声道,“李松,难道你还没看出来,这印真的胆子有多大,就跟疯的一样,根本不给自己留后路……

        他要是告诉你他不但是刺史指派的,说不定还经过京城胡家,更或是胡贵妃的授意,你信是不信?

        你自以为抓住了胡家的把柄,但真正到了对质的时候,印真再反咬一口,说我们居心不良,想陷害胡家,是将他屈打成招的,你猜我胡家会是什么下场?

        李松,做任何事情,都要审时度势,眼下我们根本没有和胡家掀桌子的实力,所以,就先夹起尾巴,好好做人……”

        李松听的心里一寒。

        他隐约有些明白,李承志为何要杀了印真,而不是拿来要挟胡家。

        这就是个祸害……

        “可郎君你就是这样告诉胡保宗的啊?”

        “废话,我不诈一下胡保宗,还怎么讲条件,要好处?僧户造反,本就和胡家脱不开关系,也说不定,真就如我们猜测的,刺史确实暗示过印真。

        但你想过没有,身为一州刺史,就算做过,又怎么会留下把柄?也就你和胡保宗这样的,才会真的以为印真有什么后手……

        他真要有后手,哪会这样破釜沉船的杀回来?

        我当时想的是,既然从印真嘴里问不到实话,既便问到了,也不一定对我李家有利,那还不如趁早杀了了事。

        只要印真一死,胡家一时半会必然解释不清,既要应付朝廷,还要安抚宋家和我们,最后只能忍痛割肉……真相可以慢慢查,仇也可以慢慢报,但至少好处是提前捞到手了……”

        李松听到李承志“仇也要报,好处也得要”的说法,隐隐有些不快。

        郎君这分明是好人要当,坏事也要做……

        “郎君,这终究不是君子所为……”

        “呵呵呵……”李承志都被气笑了,“你和胡保宗倒是称得上君子了,但结果呢,还不是被印真耍的团团转?李松,做事动动脑子,做君子是要付出代价的……”

        李松猛的一噎,想反驳却找不出理由。

        他当然明白这个道理,但问题是,郎君你可是要当家主的人物,怎能一昧的卑鄙行事?

        也怪李家家风过于方正,阂族上千口,竟找不出一个既聪明,又阴险,行事还能掌握住分寸的人才来……

        憋了半天,李松才不情不愿的低下了头:“仆知道了!”

        “知道就好!那就按计划好行事……”

        “那仆能不能将印真也带上,也能多一分把握……”

        李承志眉头一皱,忍不住训斥道:“李松,是谁给你的自信,认为印真这种胆大包天,奸诈似鬼,又不乏破釜沉舟的勇气的人物,会乖乖听你的话……

        不对,我话都说的这么透了,你哪能想不到这就是个祸害……”

        李承志双眼一眯,狐疑的打量着李松。李松本能的挪开了目光,不与他对视。

        要是没鬼,你心虚什么……你这根本不是要拉印真印真去帮忙,而是想从他嘴里知道什么吧?

        李承志灵机一动,猛的想到了印真在门口时,与李松的对话……

        他都被惊呆了:“我说你这自信心怎么膨胀的这么厉害,就凭一个猜测,再加一个印真,就敢和胡家放对,原来是转着这样的念头?”

        李承志猛的往前一步,一把揪住李松的衣领:“‘李氏当兴’?这样的鬼话你也敢信?”

        李松心虚的回道:“我就是好奇……”

        好奇个毛线啊?

        李承志怒声吼道:“真是蠢到不可救药,就算谶言真的会应验,但你怎么不数数,这天下有多少姓李的?”

        “可这谶言是从泾州传出去的啊,难道不应该应验在泾州?”李松理所当然的回道。

        李承志恨不得一拳盖到李松脸上。

        哪个造反起事的,不给自己制造一点噱头?

        你光看到成功的,怎么不想想那些失败的?

        自汉以后,不论其它,光是利用“金刀刘”,“桃李子”这两句谶言造反的,每朝每代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但数遍一千五百年,除了李唐,再哪一家成功了?

        糊弄愚民手段罢了……

        “好奇也不行……我说不行就不行……”

        李承志猛的一拉李松,将额头贴在他在鼻梁上,目光又冷又凶:“李松,不要逼我,若是被我发现你在暗中鼓动,就别怪我心狠手辣……就算李始贤来了,也救不了你……”

        就凭这三百家丁,也敢想造反的事?

        作死还差不多……

        李松呆呆的看着李承志。

        他不是被李承志的杀意给吓住了,而是在奇怪李承志的态度。

        我只是好奇一下而已,郎君为何这么大的反应,甚至要杀我?

        难道他知道什么?

        怪不得,他严禁任何人接触印真……

        李松心里一凌,低眉顺眼的低下了脑袋:“仆记住了……”

        “记住了就滚出去做事!”李承志怒声吼道。

        他是真的怒。

        谁能想到当初随意拿来糊弄李松的一句说辞,竟能让他膨胀到这种程度。

        以李松如此沉稳的性格,都敢生出这样的野心,李家的其它人呢?

        就算想造反,你也先等上几年啊?

        其它的不知道,李承志至少记的六镇起义,就是从这里开始,大魏由盛而衰,步入真正的乱世……

        他坐在那里生闷气,一旁的李显却被吓懵了,连大气都不敢出。

        平时被他敬若神明的父亲,竟然被郎君训的跟孙子似的?

        以前不是这样的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