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魏春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二章 彻底决裂

第四十二章 彻底决裂

        印真心里再恨,也只能接受现实:李承志料定,自己已经一败涂地,除了投降,再无半丝活路。

        别说挟持胡保宗,此时的胡保宗恨不得自己能捅他一刀,激着李承志或胡氏家将将自己斩杀于此。

        现在只能期望于,李承志是真的想利用自己将胡家一军,胡保宗也断然不会让自己投降,两人说不定就会起些冲突,只要能乱起来,自己就有机会……

        想到这里,他猛一咬牙,“噗通”一声就跪了下去:“我降……郎君但有所问,和尚知无不言……”

        知无不言?

        胡保宗双眼一突,厉声吼道:“不要管我,杀了他……放箭……放箭……”

        房间里的五个人,除过印真之外,再没有一个穿甲,胡保宗让家将放箭,不但要杀印真,竟然连李承志和李松,也想一起杀了?

        这分明是想以绝后患,一劳永逸……

        李承志脸色一变,不可思议的看着胡保宗:“我只是诈了你几句而已,你何至于此?”

        诈?

        但印真明明都已经承认了?

        不对……谁敢保证,印真不是情急保命之下,在故意吓唬他?

        胡保宗头皮猛的一麻……

        他刚想喊不要,耳边竟传来了拉动弓弦的声音。

        “尔敢?”李松一声暴吼,又一推李柏,“护住郎君!”

        说话的同时,他提着腰刀就要往上冲。

        “护你大爷……”李承志一脚踢开李柏,举起脚下的几案,看着李松破口大骂,“脑子里装的是屎啊,冲什么冲?拿桌子挡住箭,让外面的人往里杀……”

        正厢里如此大的动静,李氏家丁怎么可能没听到?

        早已里三层外三层,将门口围了个水泄不通,不过谁都没想到局势变的如此之快,只是一眨眼,原本的友军就成了敌人。

        李松李柏猛的惊觉,一人扛起一张几案,将大部分的箭挡了下来。同一时间,外面的家丁也如狼似虎的冲了进来,和几个胡氏家将杀成了一团。

        觉的眼前有人影动了一下,侧躺在榻上胡保宗脸色突然一僵:趁没人注意,印真竟然偷偷摸摸的捡起了刀……

        他要干什么?

        胡保宗刚要出声示警,看到离印真不足三尺的李承志,又猛的惊觉,飞快的闭上了嘴。

        诈?

        万一李承志说的是反话呢……

        他现在脑子里乱的跟一锅粥一样,根本无法分辩李承志哪一句是真,哪一句是假?

        既然杀不掉,那就让印真逃出去……

        印真刚刚握刀在手,连腰都没直起来,却见李承志猛的一回头,冲着他露出了一丝狞笑。

        糟了,上当了……

        念头刚刚生出,印真眼前突然闪过一道光,“当”的一声,手里的刀应声而飞。

        又好像有东西迎面砸来,都没看清是什么,印真便觉的好像有一柄巨锤砸到了脸上。

        只听“喀嚓”一声,脸上先是一麻,然后一阵巨痛袭来,整个人被踢的仰头往后一倒,就像是飞了起来。

        李承志收回脚,看着撞到柱子上又跌落在地,抱着鼻子哀嚎的印真,冷声笑道:“真把我当雏儿了?想挟持我,也得想想你武艺够不够……”

        对这种差点让他上了恶当的老阴比,李承志怎么可能不防着一手?

        印真往下跪在时候,刀竟然还没扔出三尺远,他就知道,这个和尚还没死心……

        他看似在躲避从前面射来的箭支,其实在拿油光水滑的案几当镜子使,视线一直就没脱离过印真,甚至连胡保宗的反应都清清楚楚的看在眼里……

        眼看印真再一次失败,像死狗一样的在地上哀嚎,再看跟随他多年,共同经历过生死的家将被李氏家丁屠杀,自己却无能为力,胡保宗牙恨不得以头抢地:

        “停手啊,李松,放过他们……李承志,算我求情,放了他们……”

        他这不单单是为了求情,也在后悔,后悔一时冲动,竟然将和李承志最后缓和的一丝机会也给错过了……

        但不管是李松,还是李承志,都像是没听到一样,冷眼看着七八个胡氏家将,全部倒在了血泊里。

        直到所有的家将被补了一遍刀,确定了彻底安全之后,李松李柏才撤掉了几案。

        胡保宗看到满地的尸道,像是受了刺激一样,喃喃说道:“李承志,我让你放过他们……”

        “胡保宗,你多大的脸,敢跟我说求情的话?”

        李承志的语气淡漠至极,像是看死人一样的看着胡保宗:“在你下令让他们放箭的时候,你我已是敌人了,我现在能忍住不杀你,已经算是很理智了,你竟然让我放了他们?”

        “那你让我怎么选?”

        胡保宗一声嘶吼,“我一个人死,总好过全家一起死……要是换做你呢?”

        这根本不是他一个人能不能救他全家的问题,而是胡保宗在杀他的时候,心里根本没有过哪怕一丝的犹豫……

        李承志心中阵阵悲凉。

        果然,在家族利益面前,什么救命之恩,什么惺惺相惜,连狗屁都不是……

        他自嘲般的摇了摇头:“我?我不一样……我的命就是我的,只有我说了算。除非我自己不想活了,不然哪个敢来打主意,我保证灭了他全家……”

        稍稍一顿,他又阴阴一笑:“所以你放心,我现在肯定不会杀你……你也别想着自杀,你真要死在我李家,那我们两家,就彻底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了……好自为之吧!”

        不是现在杀,那会是什么时候杀?

        等有把握搬倒胡家的时候?

        等胡保宗回过神来,李承志已经走到了门口。

        只听他头也不回的说道:“好生派人照顾胡校尉,另将印真关到地牢中去,谁都不许和他说话……”

        “郎君,为何不审?”李松不满的问道。

        “蠢货,做事用脑子……”李承志的声音越走越远……

        印真捂着鼻子,仰天躺在地上,疯狂的笑着,“李松啊李松,和你家郎君比,你提鞋都不配……和尚输的不冤……”

        到这个时候,都还不忘挑拨离间?

        李松眼神一冷,一刀背抽到了印真脸上,印真一专用惨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