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魏春在线阅读 - 第四十章 回马枪

第四十章 回马枪

        胡保宗的脸上已没有一丝血色,比纸还要白几分:“我……我不是这个意思……”

        李承志冷冷的摇了摇头:“跟我说没用,你还是留着被押回洛京后,跟皇帝去说吧……”

        门外的李松和李柏被震的目瞪口呆。

        送走印真,他们便到正堂来找李承志,发现不在,又找到了胡保宗这里。

        听两人说话的口气不对,他们又撵走了胡保宗的家将,亲自守住了门。

        哪知道,竟能听到这种惊世骇俗之言。

        李柏佩服的看着李松:“郎君好厉害!”

        “厉害个屁?”李松气急败坏的骂道,“优柔寡断,妇人之仁……要不是这胡保宗说错了话,激怒了他,他哪会这般干脆的撕破脸?”

        他都明明已经想到这些厉害关系了,为什么不告诉自己?

        要知道印真竟然有这么大的作用,自己杀个屁啊杀,用来要挟胡家不好么?

        也怪自己笨,都已猜到印真可能是受了胡家什么人的指使,竟然就没猜到是刺史?

        “你现在就去,看李丰李亮动手了没有,要是没有,就赶快把印真押回来……”

        “哦……”李柏后知后觉的点了点头。

        结果还没等他转身,门口传来一阵动静,借着月光一看,四五个人影正往这边走来,为首的正是印真。

        李松心中一震:怎么又回来了?

        不会是他察觉到什么了吧?

        也不像啊,要不然印真就找机会逃了,哪里还会自逃罗网?

        “李主事!”印真朝着李松抱了抱拳,“刚出堡门才想起来,竟然将一桩极为重要的军情忘了讲?还请赶快将李郎君请来,李主事也可以来听一听……”

        “什么军情!”李松下意识的问道。

        印光看着李松,一字一顿的说道:“覆钟寺的贼酋姓刘,名绍,又称刘僧绍。他起事时打的旗号是:刘氏当兴,李氏为辅……”

        李松心中巨震,不敢置信的看着印真。

        这离自己幻想过“李家当兴”,才过去了几个时辰?

        他这副模样,反倒把印真吓了一跳。

        这李家不会真的和贼人有什么瓜葛吧?

        要真是,那乐子就大了……

        察觉印真目光不善,李松猛然惊醒,又沉吟了起来。

        里面都已撕破脸了,哪里还能让印真进去,索性不如直接绑了……

        “嗯,好,大师稍待……”

        嘴里说着话,李松暗暗去抽腰里的刀。

        印真本就紧盯着李松,哪能看不到。他心中一紧,猛的一掀皮袍,飞速的拿出了一样东西。

        只觉眼前一闪,好像有一道光从眼前划过,李松定神一看,印真手上竟拿着一把短弩,正对着自己。

        “让开!”印真一声冷喝。

        李松脸色猛的一变。

        哪来的?

        李家就没这东西……

        他哪里还想不明白,印真已经识破了李家要杀他。

        他之所以不逃,是知道在二十骑的包围下,根本逃不掉,所以谎称有重大军情,杀了个回马枪,想要挟持李承志……

        简直是痴心妄想……

        李松一声怒吼:“杀!”

        随着这一声,两兄弟竟然不闪不避的迎了上去。

        印真瞳孔猛的一缩。

        他手里拿的是真弩,箭头还反射前幽幽寒光,李松早卸了甲,只穿着便服,只要自己一扣悬刀,就能将他射个对穿,他难道看不出来?

        正因为看了出来,李松和李柏才义无反顾的扑了上来。

        不然,为何一门六兄弟,只剩了他们两个……

        “该死!”印真一声惊叫,弓身缩腰,脚下用力一蹬,整个人像是跃出水面的鱼,砸向了木门。

        只听“哗啦”一声,门被撞了个大窟窿,印真扑倒在地,不等李松李柏追上来,便一个翻滚站起身来,一脚踢翻屏风,将弩机对准了一脸错愕的李承志。

        “李主事,你猜我这一箭,会不会射穿你家郎君的脖子?”

        他嘴里喊的是李松,眼睛却一眨不眨的盯着李承志。

        李松满脸通红,脸上青筋暴起,试了又试,终究不敢再往前一步。

        即便他能杀了印真,这一箭,有九成可能,会射到郎君身上。

        李承志好半天才回过神来,笑吟吟的问道:“如此精巧的弩弓,好东西啊,哪来的?”

        李松猛的一咬牙:“仆该死!”

        “和你没关系!”李承志摇摇头,又看着胡保宗,“你给的吧?”

        胡保宗愣了愣,干涩的说道:“平日用来防身的……胡信临走时给了家将,之前我又给了印真……”

        李承志气极反笑:“你是多怕我李家会害你?”

        “不是这样的!”胡保宗一声哀嚎,“我也只有这一把,是怕你见猎心喜,才没拿出来……”

        “奥……那就是薄情寡意了?救命之恩,竟然还抵不过一把弩?”

        李承志苦笑一声,又冷悠悠的说道:“今日如此种种,这朋友已是做不下去了,从此以后,你我恩断义绝……”

        说着,他竟站了起来,捡起了摔在地上的酒爵,又走到胡保宗面前,拿起酒壶,给自己倒了一杯……

        李松和李柏都跟傻了一样。

        印真更是又惊又疑。

        这李家的人难道都魔障了,竟然个个都不怕死?

        “真是让和尚大开眼界啊……谁能想到,李家的郎君不但绝顶聪明,更是泰山崩于眼前还不变色?和尚佩服……”

        边感慨着,印真又往前逼了两步,离李承志越来越近。

        “难道怕就不用死了?”李承志呵呵一笑,端起酒杯浅啜了一口,又朝印真扬了扬,“大师要不要也来一杯,也好定定神……”

        李承志越是平静,印真就越是惊惧。

        他感觉,从设计让印光诈攻李家堡的那一刻起,事情的发展就已不受他控制,不知不觉间,竟然到了丢命的地步?

        印真再也笑不出声了,又往前逼了一步,弩机一抬,对准了李承志的左胸:“郎君真当和尚手里拿的是烧火棍……”

        “棍”字刚刚出口,忽觉李承志一动,又听“当”的一声……

        印真顺声一看,李承志竟然将手里的酒爵,套到了箭头上。

        他心中惊惧至极,本能就想往后退,突觉手上传来一股巨力,弩机脱手而飞。

        悬刀被扣开,箭已射了出去,却是射在了李承志手中的酒爵里。

        同时,一只又白又嫩,像只雪梨一般的拳头,向自己的面门砸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