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魏春在线阅读 - 第三十九章 翻脸

第三十九章 翻脸

        胡保宗什么都明白了,李承志当然也什么都明白了。

        他和李松两臭皮匠,竟然将所有的事情都猜对了,包括印真这番做为,是不是得到什么人的授意的怀疑……

        李承志心里仅剩的那点犹豫和忐忑,也被胡保宗的这番举动,给消弥的干干净净了……

        这印真死十次都不冤!

        李承志眼神微冷:“你诈我?”

        “不诈你,我又怎么知道,你心机原来如此深沉?”

        “我心机深沉?”李承志被气笑了,“真要深沉,就不会被你和印真哄着耍了!

        真是没想到啊……我只以为是我脑洞大开,猜的不一定是对的,没想到,你们还真是冲着我李家来的?”

        胡保宗一声怒吼:“我没……”

        “有”字还没喊出口,随着伤口被扯动,胡保宗一声闷哼,跌到在软榻上。

        李承志本能的伸出手,但伸到一半才惊觉,两人现在是对立的……

        自己这养气功夫,还差的远啊!

        他叹着气,终究还是把胡保宗扶了起来。

        “放心,你这生命力顽强的跟水熊似的,死不了的……”

        胡保宗心中一暖,想着他终究还是在意自己的,哪里还顾的上问水熊是什么东西。

        他吸着凉气:“左右是我对不起你,真要死了,就当把这条命还给你了……”

        李承志听的浑身直起鸡皮疙瘩。

        能不能不要这么肉麻?

        都知道对方已经识破了自己的心思,但两人终究都是不心狠皮厚之辈,舍不得就此撕破脸,更不知道说什么的好,房间里的气氛一时有些尴尬。

        过了许久,才听胡保宗悠悠的说道:“今夜之前,我对印真的所做所为真的一概不知,我也更不可能生出害你的心思来……”

        李承志想了想,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他相信胡保宗没说谎。

        不然这些和尚假扮的,就不会宋家庄的人,而是胡家、更或是安定城的郡兵了……

        但相信又能怎么样?

        只要印真一死,也不管是怎么死的,都不可能骗的过胡保宗,差的也就是证据而已。

        两人终究还是会决裂的……

        “我知道!”

        李承志由衷的点了点头,“就跟你要为胡家考虑一样,我也要为我自己的小命考虑,更要为这李松这些视李家如命,视我为主心骨的族人考虑……”

        “你竟然真的知道?”

        胡保宗慢慢的瞪大了眼睛。

        只是一句“为胡家考虑”,就能将所有的问题全部解释清楚。

        他没想到,李承志真能猜到印真的用意,更能猜到,他为什么要替印真掩护的原因。

        这次的民乱,表面看是由昭玄寺压榨过甚激发起来的,但要深究下去,与胡家和泾州刺史胡始昌的纵容和助纣为虐绝对脱不开关系。

        如果被朝廷查知,即便不会将胡家夷族,也绝对会杀的人头滚地。

        唯一的办法,只能是在朝廷派兵之前,将叛乱平定……

        这才是印真冷看印妙烧粮,又暗中纵任印光造反的真相。

        胡保宗甚至怀疑,维那命印妙烧粮,是不是也是史君出了主意……

        “不对!”胡保宗一声惊叫,“你要为李家考虑……你要做什么?”

        “不做什么!”

        李承志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说了实话,“和你一样,我也是刚刚才知道,印光居然还活着!”

        根本没必要隐瞒。

        即便今天不说,最迟天亮后,胡保宗也会知道的。

        “印光还活着……印光还活着?”

        胡保宗双眼一突:“你们要占崆峒山?”

        这是李松最早就提出来的万全之策,胡保宗还参与讨论过,怎么可能记不得!

        “不是占,只是借一峰而已!”李承志淡然的说道,“只是要和印真大师打个商量,在崆峒山上给我李家借一块容身之地……”

        “你觉的我会信么?”

        胡保宗惨然一笑,“你不了解印真是什么样的人,李松怎么可能不了解?既然明知被你们识破了他的心思,他又怎么敢放任你们留在他的背后?换成你,怕是也要除之而后快吧……”

        话没说完,胡保宗猛的一顿,不敢置信的看着李承志:“除之而后快……你竟然想杀了印真?”

        李承志悚然一惊。

        胡保宗这脑回路,是怎么通的这么快的?

        他干笑一声:“怎么可能,印真可是官!”

        “李承志,你不要骗我……”

        胡保宗怒声问道:“你说你要为李家负责,就必须要占住崆峒山,但明知印真不会答应,你怎么占?只有杀了他……李承志,你竟然杀官,这可是等于同造反……”

        “你想多了。再说了,他算什么官?”

        李承志直戳戳的看着胡保宗,“你别忘了,印光还活着……我就不信,印真真能做到天衣无缝?”

        胡保宗愣了愣,不敢置信的问道:“你都已经猜到了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你还敢深究?”

        好像不认识他了一样,李承志盯着胡保宗,看了好久。

        “原来你是这样想的?”他哈哈一笑,眼中却无半丝笑意。

        “按你的说法,我李家上下,就该洗干净脖子等着,让印真想怎么杀就怎么杀,不能反抗,不能追究,牙碎了只能吞到肚子里……你特么的做什么美梦呢?

        刺史很了不起么,泾州第一门阀也很了不起么?别说你胡家只是出了一个贵妃,就是皇帝来了,想杀我也的看我答不答应……印真算个锤子?”

        越说越怒,李承志一声暴吼,重重的一脚踢翻了几案,杯子、盘子、酒壶肉食摔了一地。

        “你真当我李家是泥捏的?就算落败了,洛京总还有个从六品的李始良,李其李乃之的部属故旧总有几个,我就不信捅不到朝堂上去?我更不信,在洛京为官的宋氏要是知道你胡家将他主家当猪一样的杀,还能无动于衷?”

        李承志又猛的一顿,呲着一口白牙,冷冷的盯着胡保宗:“胡校尉,你最好祈导这印真赶快出点意外,不然就得想想,你胡家是该一不做二不休,彻底反了,还是像那烧了僧仓的印妙一样,该往哪里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