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魏春在线阅读 - 第三十九章 和尚的主意都敢打

第三十九章 和尚的主意都敢打

        印真的目的是戴罪立功,还是造反?

        不管是那一种,对李承志的结果都是一样的。

        因为印真必然会对李家打主意:壮丁充为兵卒,老弱充为辅兵,更或者被送去当炮灰。

        至于他这个郎君,自然是死的越早越好……

        所以对李承志而言,不论是哪一种,都已不重要了。

        若说之前对印真的杀意只有七分,那现在就是十成十了……

        他坐着不动,李松也不敢打扰,直到胡保宗的家将来请他。

        “郎君,我家校尉特命我来请郎君过去……”

        “好!”李承志应了一声。

        等家将的脚步声远去,他才冷声问道:“印光审过没有?”

        “审过!”

        “对这印真是怎么说的?”

        “印光说印真对他起兵之事不太赞同,所以他一直在防备,因此印真很不满,提出可以不让他带僧兵,但攻下宋家后,宋氏丁壮必须由他统帅……印光想着只有四百人,就答应了……”

        呵呵!

        李承志扯了扯嘴角,露出一抹冷笑。

        怕是攻下李家后,印真又会向印光提出,李家丁卒也会交给他统帅吧?

        这是打的聚拢精兵的主意。

        只要印光一直能抢下去,他就一直能收下去,直到他认为时机成熟的时候,再取印光而代之。

        至于是继续反还是戴罪立功,就要看情势如何了。

        如果朝廷势微,乱贼势大,说不定他这个和尚,也能尝一尝这造反称王是什么滋味……

        打的是好算盘啊……

        李承志深深的吐了一口气:“印光的状态如何?”

        “一心求活,声称要戴罪立功,并称他绝对能说服叛贼,助我们平定宋家庄和昭玄寺……”

        又是一心求活?

        李承志忍不住的讥笑道:“既然这么怕死,造哪门子的反?”

        “郎君,正是因为怕死,印光才会造反啊!”李松小心提醒道。

        李承志猛的一噎。

        呵呵,还学会顶嘴了?

        他冷哼一声,又瞪了李松一眼。

        要是能让自己早一点知道印光不但活着,还这么怕死,哪还用的着与印真虚于委蛇?

        至少不会给他与胡保宗单独相处的机会。

        天知道这近一个时辰以来,他又在胡保宗耳边吹了些什么风?

        但愿胡保宗不要忘了,他这条小命,还是李家救的……

        “我去赴宴,你抓紧时间安排,先这样,再这样……”

        李承志快速的给李松交待着。

        “仆明白!”李松重重的点着头。

        ……

        “吱呀……”随着一声怪响,地牢的门被打开。

        这是坞堡的地下……就是当初李承志谋划逃走时,从里面看只有三层,但从坞堡外面看,却足有五层中的那两层。

        很简单,五层的坞堡修好后,用土埋掉两层,就是地牢……

        里面昏暗无光,又冷又潮,还散发着一股霉味。

        下了阶梯,走到最底下的一层,李松亲手打开了一扇木门。

        关囚犯的地方,用料自然厚重,即便力大如李松,也要用上七八分力气,才能将门推开。

        听到动静,玄光一骨碌的爬了过来,急声问道,“可是李主事?”

        门被推开,一个高壮的人影提着一盏灯笼进了牢房,不是李松还有谁?

        看着脑袋上反射着亮光的印光,就像是在看一堆黄金,李松的眼睛亮的吓人。

        平乱之功啊,郎君这官,怎么也得七品往上吧?

        当初二郎举官,是九品还是从八品来着?

        竟然给忘了……

        收了收神,李松扯了扯嘴角,硬是挤出一丝自认为和蔼的笑容,温声说道:“印光,想死还是想活?”

        他打滚一般的爬过来,不就是在等这句话么?

        印光兴奋的直发抖:“想活……自然是想活……”

        “那就跟我走!”

        ……

        房间里很热,李承志脱了皮裘,只穿着一件薄衫。

        印真也早就换上了仆妇送来的帛袍,不知找的是谁的,还挺合身。

        就是那颗卤蛋似的光头有些刺眼。

        看到李承志,印真便急不可耐的问道:“郎君,可否找到了印光?”

        “暂时还没有!”李承志摇了摇头,“全都认了一遍,不论是俘虏还是死尸,都无印光……据俘虏讲,溃败当时,见他骑着马躲在岸边,后面就不知道了……我已派人沿岸搜寻,要是还找不到,那就八成是掉河里淹死了……”

        淹死了?

        这倒是有可能,毕竟印光身上还穿着铁甲。

        但印真总觉的有些不踏实。

        万一印光命大,活着逃回去怎么办?

        他稍一沉吟:“唯恐生变,不若郎君现在就派人予我,随我回宋家庄?”

        “啊,现在?”李承志一脸的不知所措,“不是说明日早晨么?兵卒还在清扫战场,便是车马也还未来得及备,这冰天雪地,还是夜路,没这马车,怎么走?”

        这时可不像现代,有什么羽绒服,保暖裤。

        能有件皮袍子,有件羊毛填的棉裤穿就不错了,保暖效果可想而知。

        特别是冬鞋,这个时候棉花根本没普及,大多数平民穿的,都是两层麻布,中间夹些芦花,杨柳絮,条件好一些的才填鸡毛鸭绒羊毛。

        穿这样的鞋,在四九寒天走五六十里的夜路,怕时还没走到,脚趾头先冻掉了一半。

        至于皮靴……做一双羊皮靴的毛皮,都够缝一一件皮褂了,谁家舍的?

        所以说冬天打仗,行军是最大的问题。

        印真气的想咬牙。

        连车都没备好,这李家是干什么吃的?

        他猛吐了两口气,又对李承志说道:“这印光万一逃出生天,先和尚回去一步,那就什么都尺了……和尚总觉的有些心神不宁。

        实在不行,那就先不带那么多人,麻烦郎君,借二三十骑兵,护我回去?”

        只需二三十骑兵?大师这是连溃兵都不需要找人装扮了?”

        像是听到了极其震惊的事情,李志都被惊呆了,“这宋家庄,这么好平定的么?”

        说着,他还故意看了看胡保宗,意思好像是在问:是不是真的有印真说的这么容易?

        是的话,那我能不能试一试?

        胡保宗被吓了一跳:和尚的主意你都敢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