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魏春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八章 笑话

第三十八章 笑话

        不过没必要再问了。

        换成自己是印真,也能找出一大堆的借口来。

        无非就是怕被印光警觉,不敢冒然行事的那一类说辞……

        这又不是辩论会,给李松说那么多理由做什么?

        李承志眼神一冷:“李松?”

        “仆在!”

        “是哪个同我说,我李承志是这李家堡的主帅的?”

        看到李承志眼中的冷芒,李松心里一突。

        郎君哪来这么大的杀意?

        “是仆……只要仆在一天,郎君便是我李家这一千余人的主帅……”

        李承志眼睛微微一眯:“那我怎么说,你就能怎么做?”

        不等李松回应,他又话峰一转,“放心,我不会自大到以为自己做什么都是对的。要是平时,我自然会说服你,但今天真的不行,没时间了……”

        确实是没时间了,因为天亮后印真便会动身。

        必须要赶在印真回到宋家之前,成功鼓动印光留下看家的亲信,让他们和印真火拼,还要想办法联络宋家的人,让他们免于波及,并要说服他们,关键的时候给贼人致命一击,更要安排伏兵,等两伙乱贼斗的两败俱伤时,再一战而定……

        但时间只有一夜……

        “郎君请讲!”李松顺从的低下了头。

        他决定先听一听,再看要不要劝一劝郎君。

        郎君这样被神仙教化过的人物,想必不会只凭一个怀疑,就做出什么失智的决定吧……

        “好!”李承志点点头,“如果让你去,或者是让你带人去,你有没有办法说服宋氏乡民,让他们归附我李家?”

        这有什么能不能的?

        即便郎君没想到,他也会提醒郎君,即便不去平定昭玄寺,这宋家庄也绝不能拱手让人。

        其余的不论,宋家可是有上万石粮的……

        “能倒是能!”李松下意识的点点头,“之后呢?”

        “之后?之后便是想办法让印真和印光的人火拼,等两伙贼人打个两败俱伤,我们再给予致命一击,一举而灭,到时候,这宋家和崆峒山,自然都到手了……”

        李松听的直皱眉头。

        有现成的良策你不用,为什么非要这么麻烦?

        还有,这让乱贼先火拼一场是什么意思?

        难道是觉的人太多了,粮食不够吃?

        这……这可是上千人?

        郎君怎么突然就这么杀伐果断了?

        “郎君!”李松狐疑的问道,“其实没必要全部杀掉……这些普通的僧民并无反意,只要给他们一口吃的,他们就能安稳下来……如果郎君觉的不可靠,不用他们打仗就是了,就让他们搬搬粮,修修墙,赶赶车,当辅兵用还是可以的……

        郎君也不用担心粮不够,堡里虽然粮不多,但宋家可是有上万石粮的……”

        李承志听的了一愣,又猛的反应过来:“谁说我要全部杀掉他们的?”

        “那郎君为什么要让他们火拼?”李松不解道。

        李承志皱着眉头问道,“李松,你不会忘了,这两处的乱贼加起来,可是还有七百多的?就算我们收编了宋家的丁壮,也才和贼人持平,要是硬打,即便胜了,也是惨胜?当然要先让他们打起来,我们再趁虚而入,如此才能减少折损?”

        为什么要硬打?

        有印光啊……

        嗯,不对……

        李松猛的明白了过来:说了半天,郎君竟然还不知道印光还活着?

        这……自己竟然忘了告诉他?

        他心虚的看了李承志一眼,干咳了一声:“郎君,即便你觉的印真有问题,不还有印光嘛?”

        “印光,什么印光?”李承志愣了一下。

        李松本能的挪开了李承志审视的目光:“印光……印光被李彰生擒了……”

        “咚!”李承志重重的一掌拍在了桌子上,满脸惊喜,“印光还活着?”

        有了印光,一切难题全都迎忍而解……

        杀个印真不要太轻松,就是再来十个,也绝对能让他死的骨头渣子都不剩……

        至于宋家庄和崆峒山?

        只要印真一死,就算印光手下全是他的内应也没用了,说他们是反贼,就绝对是反贼,一个都逃不了。

        难道还敢跟兵临城下的李家兵卒打一场不成?

        那就真成了反贼了。

        至于真跟着印光反了这一部分,印光都被擒了,哪里还有什么斗志?

        既便真有几个负隅顽抗的,前有李家兵卒,后有印真的内应,内有李家的三百余丁壮和两千余乡民,一人一口涂抹都能淹死他……

        可这混账怎么不早说?

        从战事刚停到现在,这都几个时辰了,他提都没提过。

        哪怕给个眼神也行啊?

        亏自己还在这里绞紧脑汁的谋划,脑袋都快要想炸了,却还是没有想出一个万全之策来。

        在李松看来,自己的这些计策,怕是比儿戏还不如吧?

        这混账竟然看了半天笑话?

        他双眼微眯:“为什么不早说?”

        “仆……仆没机会说啊!”李松委屈道,“胡校尉一直都在……”

        “这和胡保宗有什么关系?”李承志不解道。

        李松听了听门外没什么动静,又看了李承志一眼,声音微沉:

        “郎君,这可是平定昭玄寺之乱的大功啊……你想过没有,真要任由昭玄寺乱起来,会是何等阵势?

        这等于是官府带头造反,完全可以鼓动起整个泾州的僧户,到时候,这民乱就不是几万,而是数十万,乃至上百万……

        不是仆故意夸大,这比平定泾州城外上万僧户的功劳还大……万一胡校尉不许我李家出兵,非要我们带上胡家,或是带上安定城的郡兵怎么办?一有官方介入,这功劳十成中能有一成落到我李家头上,都算不错了……”

        李承志被惊的目瞪口呆,脸色忽阴忽睛。

        自己真是想的太简单了。

        只以为自己在二楼,印真在一楼,总归还是自己计高一筹。

        哪知道,人家站在楼顶上,自己反倒像是个笑话……

        谁敢肯定,印真的心里就没有转过这样的念头?

        乱民造反,确实成不了事,但要换成官府呢?

        稍一鼓动,便是应者从云……

        想着想着,李承志的手就抖了起来。

        他恨不得现在就提把刀,架到印真的脖子上问问他,是否就是这样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