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魏春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七章 谋划

第三十七章 谋划

        月上中天,不知不觉已是子夜。

        李承志站在窗前,看着皎洁清冷的月光,面沉如水。

        是谁说的,穿越是福利来着,还说古代特别好混?

        你给我站出来……

        还是说,自己打开的姿式不对?

        今天但凡脑子稍稍一热,或是没忍住占便宜的心思,跟着印真跑去占了宋家庄,乃至去平定昭玄寺,自己会是什么下场?

        怕是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如果不是自己直觉灵敏,总觉得这印真一会儿聪明一会蠢,就跟人格分裂似的,从而推断出他不怀好意,今天这个跟头就栽定了。

        可笑自己之前竟然还以为印真顶多也就是个聪明点的警察一类的人物?

        胆子够大,手段够毒,心更狠,狠到人命在他眼里,跟根草没什么区别。

        再看自己,就跟个雏儿似的……

        雏儿又怎么了?

        谋划好了,照样让你这老贼在阴沟里翻船……

        杀当然不能杀的,至少不能光明正大的杀。

        印真毕竟是官,而且已经让胡保宗成功的认为他是清白的,李家再强势,也只是民……

        即便想将他关起来,也没那么容易。

        李松离开的那一个时辰,绝对将能审的反复审问过,才把印真领到了自己面前。

        可想而知,这些俘虏当中,只要是被印真蛊惑过的,怕是都对他“假意从贼,伺机杀了印光拔乱反正”的说法深信不疑。

        包括宋家庄和昭玄寺也一样,只要是印真的内应,绝对都是这样的想法,而且人数绝对不少。

        所以印真才敢对自己和胡保宗说,他是诈降,因为他根本不怕查……

        仔细想想,人家还真就是朝着这个目标努力的,不过除了自己,再没有人能想像到,印真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努力的过程会有多恶毒……

        但要说就这样把印真放回去,让他逞心如意?

        做哪门子春秋大梦?

        其它的不论,只要等印真站稳脚跟,绝对还会打李家的主意。

        不然自己刚提出来,派一百李家丁卒扮成溃兵随他去宋家,他为什么连客气都不客气一下就答应了?

        这难道不是给下一次诈开李家堡的门打埋伏?

        只是这一试,九成九就成了十成十……

        所以,李承志再白痴,也没有把小命交给别人掌握的道理。

        不能杀,也关不住,哪就只能让他出点意外了……

        当然,什么车撞、马惊、失足、落水等等想都别想,派刺客更是不可能。

        也不看看印真是干什么吃的?

        但要说办法,也不是没有。

        李承志不相信,这上千和尚和僧丁,就没几个真心跟着印光造反的?

        那要是让印光留在宋家、或是崆峒山上的亲信知道印真是诈降会怎么办?

        还可以再加工一下,就说是印真临阵倒戈,才害的印光大败,被李家射成了刺猬……

        两伙人九成九会火拼一场,是不是就有机会了?

        等僧贼们杀个两败俱伤,李家再以平乱的名义神兵天将……

        在这般混乱的局势中,不管印真是怎么死的,都不会有人怀疑……

        不过最好不要波及到无辜,比如宋氏乡民,以及宋家的那些壮丁……

        不光两家主家是姻亲,就连族人当中,李宋两家通婚的也不在少数。

        沾亲带故的,有能力救还是要救一下的。

        再说了,只凭李家的这三百丁卒,可守不住崆峒山……

        李承志的眼睛越来越亮,在脑子里飞速的盘算着……

        ……

        院外传来一阵脚步声,看到李松健壮沉稳的身形,李承志徐徐的吐了一口气,关上了窗户。

        算是没蠢到家,猜到发生了变故,等胡保宗和印真一走,就来找自己了。

        李松关好了门,定定的看着李承志:“郎君?”

        刚才的那一眼,将李松惊的不轻。

        即便是听到泾州被围,李始贤夫妇生死未卜,甚至是乱贼打到庄下的时候,李松都没有在李承志的眼中看到过那般锋利的冷意。

        他再迟顿也知道,出事了……

        “李松!”

        “仆在!”

        李承志的眼中闪过一丝厉芒:“我差点就上了别人的恶当……就差一点点,你们就成了炮灰,我也落个尸骨无存的下场……”

        李松猛的抬起头来,又惊又疑道:“印真?”

        李承志点了点头:“印真让我尽起李家丁卒,先占宋家,收编宋氏乡壮和印光留守的三百僧丁,然后挥军崆峒山,平定昭玄寺!”

        这是好事啊?

        有印真做内应,成功的可能性非常非常大。

        这个功劳不算小,如此一来,既便不去求胡家,也能保证郎君有个武官做……

        李松差点就赞同了。

        但好在他没忘,李承志说这是恶当。

        郎君的意思是,这印真有问题?

        是不是太疑神疑鬼了?

        “那郎君是如何应对的?”李松下意识的问道。

        “还能如何应对?”李承志冷笑道,“要这么轻松,印真为何不自己干,他手底下又不是没人可用?我自然推辞了……”

        李松愣愣的看着李承志。

        这可是能让你举官的功劳啊,你就这么让出去了?

        即便印真有问题又能如何,大不了不用他,用印光就是了。

        印光才是名义上的贼酋,不比这印真好用多了?

        怎么想,都觉的这件事难度不大呀?

        李松遗憾的看着李承志,许久之后才长叹一声,“郎君是不是有些多疑了?

        带印真来见你之前,该问的我都问过了。宋氏的那些乡丁,还有宋家的一个里长都是同样的说法:印真接收他们之初就说过,他是诈降,一定会找机会杀了印光,拔乱反正……

        来我李家之前,印真也跟他们讲过,会想办法与我们里应外合,将印光及其党羽,一战而灭。”

        看吧,我就知道会是这样!

        李承志眉头一挑:“哦?那他为什么没有提前联络我们?”

        “说是印光看的太严……”

        “呵呵呵……”

        看的太严?

        印光已将宋家乡壮全部交给印真率领,等于是将整个宋家庄都交给了印真。

        要知道,除了四百乡壮,还有两千宋氏乡民,印光手下才多少人?

        印光再能耐,看的再严,宋家庄对他而言也是人生地不熟,他还能把这两千多人全部看死,一丝风声都透不出来?

        宋家的人随便找个狗洞也能钻出来几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