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魏春在线阅读 - 第三十四章 和尚有鬼?

第三十四章 和尚有鬼?

        印真又继续说道:“和尚此时心里已有了五六分测猜,折返回来后,又让宋里长引着角楼上的兵卒说话,和尚趁其不备,又贴耳在墙上听了听……”

        说到这里,和尚就住了嘴,剩下的三个人就知道,没必要再往下问了。

        脚步再轻,动静再小,也有数百人在庄子里烧油,缠箭,更由近百弓手在往城墙上运箭。

        别的不论,只要稍稍听到一些甲叶碰撞的声音,就什么都猜到了。

        李家要是没有防备,让丁卒穿甲做什么?

        没看站在城头上和宋昌扯闲淡的李松,都穿的只是棉袍?

        到这一步,印真已经很确定,李家不但有了防备,并打算将计就计,将印光灭在庄外……

        再结合“庄子里有好多人在烧炼猪油,豆油”,“墙上有许多穿甲的兵卒转动东西”这两点,大致就能猜到李家准备用的是火攻。

        火攻的手段无非就是那么几点,既然庄外没有引火之物,那九成九就会用火箭……

        这印真说的轻描淡写,胡保宗和李松也听的唏嘘不止,但李承志却很淡然。

        听起来好简单,好像印真很轻松就识破了一样,但别忘了,这和尚可是真正的专业人士,一万人里都不一定能挑出这么一个。

        换成常人,哪能这么细心,也根本没现不了这么多的线索。

        比如印光,比如宋昌……

        这一次本就是仓促行事,李承志觉的即便被印真识破了,也没什么可后悔和懊恼的。

        早间印光率人出庄,探子便快马来报了,近六十里路,又是冰天雪地,探马能赶在午时后送来消息,就已是拼了命的地在赶路了。

        从接到探报到黄昏,也就四个小时,在这四个小时的时间里,李松要把庄外的人、马车全撤回来,还要把大部分的痕迹遮盖掉,做出今天没人出庄的假相,还要把冰墙上的支架拆掉,将东南西北四座庄门封死,还要整训新丁,准备武器,以及组织乡民烧水备战……

        虽不乱却忙,时间不是一般的紧张,李承志觉得再换成任何一个人,都不能做的再好了……

        归根结底,还是印真太专业了……

        胡保宗又看了李承志一眼,意思好像在说:看吧,我就说你在弄险,被人看破了吧……

        李承志没理他。

        这根本不是弄险不弄险的问题,真要把这印真换成印光,怕是看到庄门被封的那一刻,就开始怀疑了,自然就不可能进入伏击圈。

        到这一步,这仗已然打不起来了,行不行险都一样。

        不过李承志也没多失望。

        胜不骄,败不馁就是了!

        不管说是机缘巧合也罢,还是运气也罢,最终还是他赢了。

        就当是经验教训,事后多反思,多总结,下次再小心一些……

        左右来说,结局不错,也说不定,还能更不错一点……

        印妙跑了,印光被自己抓了,岂不是说,这昭玄寺,现在就数印真的官最大?

        况且他还是都官从事,职责和胡保宗的这领兵郡尉差不多,印光鼓动的那些僧丁僧壮,应该有很大一部分,是他以前的部属……

        说直白点,如果计划得当,李家想平定这昭玄寺的叛乱,并非不可能。

        只要平定了昭玄寺,李家就可以搬到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崆峒山,比守在这里强多了。

        至少不用担心天热冰化了,没有冰墙可挡怎么办之类的问题……

        但李承志觉的,还是要稳妥一些,把头绪理清了再说。

        这可不是打游戏,输了还可以重来……

        他稍沉吟了一阵,又慢斯条理的说道:

        “那能不能请大师再讲讲,这印光是如何趁你不备,鼓动僧户起事的?”

        印妙烧粮还好说,毕竟他是功曹,维那不在,昭玄寺就数他的职位最高,自然是他说怎么做,下面的就怎么做。

        做换成印光就不一样了。

        只是一介主薄而已,放到现代,就跟领导的秘书差不多,平时只是在维那身边打转,估计连昭玄寺的门都不怎么出。

        手下也就有几个只会耍笔杆子的,就凭这样的,别说造反,他连僧户都鼓动不起来。

        看印光跑来李家堡诈门的这番举动,也没见智谋高到哪里去,领兵的水平更是一塌糊涂。

        但这是这样一个稀松平常的人物,竟然压服了上千僧壮,逼着印真这个比他官职高,手下比他多,威信更是不知比他高到哪里去的人物不得不诈降……

        偏偏就让他成了事了?

        那当时,这印真又在干什么?

        李承志隐约有一丝直觉,好像哪里有问题。

        不搞清楚了,把崆峒山白送给他他都不敢要。

        要知道,李家才三百兵卒,加上民户,也才一千出头。

        可崆峒山上,可是有上千僧壮,以及上千户僧民的,男女老幼加起来,至少四五千人。

        到时要是来个窝里反……哈哈……

        “郎君这话问的好!”

        印真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若说缉匪抓盗,保寺安民,甚至说到治军,和尚自然比那印光要高明一些,但论到蛊惑人心耍嘴皮子,和尚就不是他的对手了……坏就坏在,和尚手下恰好就出了几个不肖之徒……

        他们既不想被乱贼当成邪魔烧死,更不想在平息民乱后,被朝廷当替罪羊给砍了脑袋,想着左右都是死,这反一反,说不定就能反出一丝生机来……就这样,轻轻松松的被印光给蛊惑了……”

        李承志听的暗叹不已。

        印真心也真大,已经有印妙烧粮叛逃的前车之鉴了,竟然还不知道防备,他这都官从事不会是花钱买来的吧?

        刚想到这里,李承志的眉头猛的一皱。

        不对,这和尚要真是这么粗疏的性子,怎么可能在庄外那么凌乱复杂的环境里,发现那么多的线索?

        也更不可能在印真的眼皮子底下,不动声色的串通了宋家庄的人,并能在漫天箭雨下,带他们逃出生天……

        这到底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还是说,这和尚,本身就有鬼?

        李承志的眼睛微微的眯了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