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魏春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三章 原来是个专业人士

第三十三章 原来是个专业人士

        笑了好一阵,胡保宗才停了下来,指着和尚说道:“我还在想,泾州何时出了一个多智近妖的人物,竟能识破李家这将计就计,原来是你?怪不得……”

        说着,他又回过头来,给李承志解释道:“和尚法号印真,乃是昭玄寺的都官从事。

        那烧粮叛逃的功曹印妙是他师兄,今日领军攻你李家的主薄印光是他师弟,三人即是大维那的弟子,也是佐官……因为干的差事差不多,所以我与他多有来往……”

        李承志心里一松。

        我就说嘛,在这个识字率数万比一的时代,哪来的那么多高人?

        原来是运气不好,碰到了推理追踪的专业人士?

        所谓的都官从事,便是昭玄寺专门负责抓匪缉盗,查案保民,维护治安的武僧官。

        如果非要和现代对比,等同于市公安局局长。

        一个类似警察、更或者说是高级警察的人物,通过一些珠丝马迹,从而猜到李家的计谋,就能说的过去了……

        想必胡保宗也是猜到了这一点,才会说“怪不得”!

        想到这里,李承志又猛松了一口气。

        他还以为自己运气逆天,随随便便就能撞到多智如诸葛一样的人物?

        那以后怎么混?

        还好是自己吓自己……

        只要不是高人遍地走,智者多如狗,或是随随便便来个人,就能把自己的智商摁在脚底下踩就行……

        不过这个和尚也很厉害了,即便放到二十一世经,也绝对是个破案高手。

        “这是李家郎君!”

        李承志正在感慨,又听胡保宗给他介绍着。

        既然印真的嫌疑洗清了,就不能把他当嫌犯对待了,而且他还有官身,品级和胡保宗差不多,自然要隆重的介绍。……

        “大师有礼!”李承志做了个揖。

        “有礼,有礼!”

        印真嘴里应者,目光扫过李承志身上札甲,以及他屁股下的主位,眼神微亮:

        “和尚原本还想着想个什么办法,能与贵堡里应外合,将这印光灭了,没想到走到堡下才知道,贵堡竟然早有准备?

        今日这一战,想必就是郎君的手笔吧?端的是深谋远虑,和尚佩服……”

        “过奖了!”李承志浅浅一笑,“大师才是真的智计过人!”

        他还真不是假谦虚。

        不提印真识破了李家的将计就计,只说他能在漫天箭雨之下,提前安排这八十七人逃出生天,这份组织能力就不能小觑。

        反过来再说,要不是李松考虑的深远,早早的派出了斥候,那能轮到自己“灵机一动”?

        李松才应该是功劳最大的那一个。

        所以说,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不一定只有一个默默付出的女人,说不定是好多个默默输出的男人……

        “先别急着吹捧!”

        胡保宗不满的敲了敲桌子,看着印真说道:“我早知和尚你是缉匪抓盗的一把好手,没想到领兵打仗也是如此行当?快与我说说,你是如何识破李家的计谋,又是如何在印光的眼皮子底下,与宋家的人的串联的?”

        “好手不敢当,只是熟能生巧罢了!”

        印真组织了一下措词,又说道:“还是印光提到,他闻到有怪味,宋昌说那是贵庄屠户在烫烧猪毛的时候,和尚才发觉不对的……”

        “这有什么不对?”胡保宗问道。

        怕贼人闻到猪油味起疑,李松确实杀了几头猪,当时也确实有屠户在烫烧猪毛。

        “但和尚还闻到了一丝豆油味!”

        嗯,难道不能是拿来炒菜么……

        刚想到一半,李承志便明白了。

        炒个毛线的菜,这个时代就根本没这种做菜的方法……

        而这个年代的豆油也只有一种作用:点油灯!

        这已经和“放火”这两个字无限接近了,若是之前就抱着怀疑的心态,闻到豆油的味道,再以此猜到李家准备放火的可能不是没有。

        但李承志总觉得印真和尚看出的不止这么一点。

        “还有呢?”他轻声问道。

        和尚低头想了想:“庄墙外的痕迹很乱,看不出头绪,但若仔细看,就会发现有些地方的车辄竟然没凝实,就像是刚刚辗压过的样子……”

        “这和将计就计有什么关系?”

        李松和胡保宗听的一头雾水,但李承志的脸色却已经有些不自然了:“嗯,大师继续!”

        “和尚好奇之下,又顺着车辗的方向,到河边看了看,看到了冰滩上那几条准备走马车的路,上面铺了草,还洒了草糠,又洒了少许水,和冰冻在了一起……”

        “这有何奇怪的?”胡保宗忍不住问道。

        冰上那么滑,想让马车走,自然要在上面要铺一层草和草糠,又怕被风吹走,只能再用点水洒在上面,和冰冻在一起,以此来增加磨擦力。

        当时李承志想出这个修路的方法时,他还很是惊叹了一番。

        李松也是满脸疑惑,想不通从这条路上又能看出什么?

        估计全泾州的县城、郡城,以及门阀世家的坞堡,都在用郎君的这个方法筑冰城,李家也只是方法多一些而已,有什么好奇怪的?

        胡保宗和李松没想到有什么不对,但李承志心里已经有了个大概。

        他微一沉吟:“大师应是看到了好些有坑的地方,草糠还是湿的吧?”

        “郎君高见!”印真赞了一声,又说道,“还是和尚不小心踩进了泥坑里才想到的。

        既然稍深一些的坑里还未冻实,墙边的车辄印也未凝实,那就说明正午,至少是上午时分,这里还有人在修路,也有人在拉冰,更有人在城头上筑墙……

        但到我们来的时候,庄门竟然封死了?”

        胡保宗和李松恍然大悟。

        如果不是有了戒备,这上午都在修冰墙,在往庄子里运冰,庄门也肯定是大开的,为何到了黄昏就封死了?

        这要是没蹊跷就见了鬼了。

        但不封不行,一看庄门还在,贼人又怎么会从坞堡进庄?

        不把贼人引到正对坞堡的那条直道上来,就无法形成伏击圈……

        两人面面相觑:谁能想到,竟然有这么多的破绽?

        幸亏这印真和尚不是真心从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