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魏春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二章 被迫从贼的和尚

第三十二章 被迫从贼的和尚

        自从得知全歼了四百多贼人,李家竟无一折损时开始,李松就跟喝醉了一样,晕乎乎的。

        满脑子都是“天人神授,李家当兴”的念头……

        在这种状态下,你让他冷静、理智?

        信不信李松一巴掌糊你脸上?

        剩下的这些家将头目,也没好到哪里去。

        因为李松实在按捺不住,极需找人分享自己的激动,便稍稍给这些人透了点口风。

        当知道“以冰筑城”、“火箭烧敌”等,都是郎君出的主意时,这些头目,都感觉跟做梦似的。

        一个傻子,突然就聪明到了这种程度?

        难道郎君说的“神仙托梦”是真的?

        惊奇之余,再加又胜的如此轻松,就差集体高潮了,谁还会在意“为何一百宋氏乡丁只死了十三个”这样的细节?

        不是没有宋家庄的俘虏喊过冤,说他们原本准备是和李家里外合击,将这僧贼灭了之类的话。

        但没人相信,都只当是宋家的人在放马后炮,是狡辩之词。

        现在一想起来,就跟有人用鞋底子在抽他们的脸一样,烧的厉害……

        李松猛的一咬牙:“仆现在就去审!”

        “审倒没必要审,把人找出来就行!”

        李承志交待道,“不要虐待,客客气气的带过来……这不但是个人才,还是友军!”

        确实是友军。

        别说这三十八个弓手全部反抗,哪怕有一半把弓举起来,李家也绝不会只是七个老弱受了点轻伤的结果……

        原本好好的一场缴功庆典,愣是这样黄了!

        一群家将一个比一个惭愧:个个都算是打过仗的,但和郎君一比,就跟白痴一样……

        这些人待的无比难受,李承志也看出来了,便找了个台阶,让他们去给兵丁安排饭食了。

        为了迷惑敌人,李家庄确实杀了好几头猪羊,原本是打算打完仗后,拿来犒劳兵丁的。

        但李承志想了想,最终还是决定,只按下午的吃食安排:黄米饭就酱菜,再加一碗酒。

        他有预感,如果运气好,未必不能拿这些“友军”做点文章……

        胡保宗直愣愣的看着李承志。

        他终于知道,这些李氏家将,为何对李承志的态度突然就不一样了。

        如果说“华佗秘术”、“浇冰筑城”、“火箭攻敌”等等,只是因为李承志博闻强记,活学多用,把一本《三国志》读出了花来,那刚刚这一幕,又该怎么解释?

        《三国志》总不能连如何通过蛛丝马迹,识别哪个是敌人,哪个是友军也写那么清楚吧?

        李松只是刚一提,李承志就能在很平常的细节中发现端倪,这反应能力,这临阵的嗅觉,难道也是从史书上看来的?

        别说这几个李氏家将,连他胡保宗都得佩服。

        胡保宗也算是看出来了,李承志一直在拿一本《三国志》糊弄他……

        不过他并不生气。

        优秀到了如此程度的李承志,为了保命,却只能装傻。一装就是四年,可想而知,他心里藏了多大的恐惧和委屈。

        要不是这乱贼打到了城下,眼看性命不保,他怕是还会装下去吧?

        仔细一想,这李承志,活的有些可怜啊……

        想着想着,胡保宗竟然唏嘘起来。

        李承志疑惑的看了他一眼:好端端的,叹什么气?

        嗯,这眼神有些不对,有些像爹娘老子看到自家孩子受了委屈的那种感觉:可怜,怜悯,可惜……

        可惜个蛋啊,这混蛋脑子里在想什么?

        ……

        足足过去了快一个时辰,李松才把人带来了。

        李承志抬眼一看,竟然是一个光头……哦不,一个和尚。

        他之前还以为,应该是宋家的什么人物。

        原来是印光身边出了叛徒?

        这就比较好理解,为何有人能在印光的眼皮子底下做手脚了……

        看面目,和尚大概有三十出头,身形很是高壮,有些微胖,面白无须,想来平时生活的很优渥。

        不知是不是猜到了什么,和尚表现的非常坦然,进了门只是微一合什,算是给李承志打过招呼了。

        等看到胡保宗时,和尚猛的一惊:“校尉怎的在此,泾州城解围了?”

        “印真……怎么是你?”

        胡保宗比他还吃惊,愣了好久才回过神来,指了指自己:“你看我这像是泾州解围的模样么?”

        他披着棉袍,穿着中衣,还裹着一床被子,懒洋洋的靠在床榻上,一看就知道是受伤了。

        印真满脸都是失望之色。

        “还有脸笑话我!”胡保宗冷笑道,“你这又唱的是什么戏?”

        “还能唱什么戏?”印真黯然一叹,“大维那去泾州参加厨会前,特意命我守山,但守来守去,和尚不但把山丢了,连粮也被烧了……无奈之下只好假意从贼,戴罪立功……”

        印真说的含糊,但李承志和胡保宗都明白了他的意思。

        他没料到昭玄寺的僧人也会造反,大意之下,僧仓被人烧了不说,连僧户也被人鼓动造了反,他这个守山的僧官不是失职是什么?

        无奈之下,他只能死中救活,先假装跟着印光造反,再暗中伺机而动……

        还别说,这真是个好办法,而且看这样子,快要被这个和尚干成了。

        至少他已经在印光的眼皮子底下,串联了一百宋家的乡丁。再给他点时间,绝对能将印光反杀……

        如果这么一分析的话,反倒是李家提前截了印真的胡,把他的好大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给弄没了?

        不过李承志和胡保宗谁都没表态,毕竟都是猜测,也不能是印真说什么就是什么。

        两人不约而同的看向李松。

        李承志说是不用审,但以李松沉稳的性格,若不将来龙去脉查个清楚,是绝不会将印真带到这里来的。

        这快一个时辰了,怕是能问到的早都问过了。

        果然!

        李松微微一躬身:“仆审了十数个相关的,大都是如此说法!”

        意思是这和尚没说假话,是个清白的……

        “哈哈哈……和尚啊和尚,你也有今天?”

        胡保宗心中一松,又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

        李承志眼神微动:看来胡保宗和这和尚关系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