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魏春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一章 一本三国打天下

第三十一章 一本三国打天下

        对于这样的战绩,胡保宗说不惊讶是假的。

        这简直就成奇迹了……

        第一次出战,战绩便这般傲人,李承志为何还能如此淡然?

        这根本不似少年人的心性。

        你就算不害怕,总该骄傲一下吧……

        胡保宗哪里能想到,李承志都没来得及得意,就被战争的残酷给吓懵了……

        “这也是你从史书上看来的?”胡保宗又狐疑的问道。

        他不似李松,被李承志用“神仙托梦”的借口精弄过,所以比李松还要震惊。

        “当然!”李承志由衷的叹了一口气,“确实如你所说,这《三国志》还真是奇书!”

        他不敢肯定,像火烧博望坡、火烧新野、火烧藤甲兵、火烧司马懿等等的典故,《三国志》里是不是也有记载。

        但至少知道,《火烧赤壁》是肯定有记载的。

        不然哪有苏轼的《赤壁怀古》?

        那时的还没罗贯中呢……

        所以李承志是真的有些佩服:怪不得有传言,自《三国演义》出世之后,许多牛人和枭雄,都拿这本当兵书看……

        汇报了歼敌数,李松又汇报了缴获:战马十二匹,驽马十九匹,马车八驾,角弓二十五张,木弓十九张,另有刀枪箭支若干……

        李承志很是惊奇。

        那么大的火,竟然还剩多么多?

        其他的先不论,这马和弓,可是真正的好东西。

        公户加隐户早超过两百的李家庄,为何才凑了二十个骑兵?

        就是因为马太精贵,不好养是一方面,还要在于驯。

        如果不是驯过的马,听到一声锣响,一个蹶子一尥就惊了,还打仗,马上的骑兵不摔死就不错了。

        还有这弓,不说材料好不好找,光是做弓的木材需要一到两年才能阴干这一点,就不是想造就能造出来的。

        至于剩下的刀枪箭支以及人,李承志就不是很在意了。

        一百八十多个,已然不少了,用来造甲肯定没问题。

        但要说造完甲之后就全部灭口,李承志总觉的不太合适。

        他沉吟道:“这些俘虏全是僧壮?”

        “只有一半!”李松回道,“另一半是宋家的乡丁……”

        “一半?”李承志非常惊讶,“这贼酋胆子大呀……这些人才降了几天?他也不怕队伍中降卒过多,引起哗变?”

        “不是全部的一半,是活下来的一半!”

        李松回道:“为了迷惑我们,宋氏乡丁全被放在了明处,也就是站在马车旁边,执矛负弓的那一百步卒。这些都是受了胁迫才从了贼,根本无一丝战意,所以墙上刚一射箭,他们就贴着墙根躲起来了……”

        “哈哈,还挺聪明?”李承志笑道,“活下来了多少?”

        李松回道:“八十七个!”

        “才死了十三个?”李承志有些佩服……

        嗯,十三个?

        感觉好像哪里不对……

        李承志眼神微动:“你说这些人当时都站在车边?”

        “对!”李松下意识的回道。

        哈哈,全部站在车边?

        李承志终于知道哪里不对了。

        自家的箭手竟然个个都是火眼金睛,并能未卜先知,知道那些是真的敌人,哪些是友军。

        更是有如神助一般,在如此混乱的局面下射了一千多支箭,竟然才误伤了十三个?

        这些宋氏家丁也好了不起,个个都是飞毛腿不说,还个个都是天选之子,一百人冒着箭雨,跑了数丈十数丈才冲到墙下,竟然只有十三个人中箭?

        这都还不算完。

        这八十七个是头上顶了卫星锅盖了,还是腰里别了对讲机了,竟然个个不拉的,都知道往墙底下躲?

        这是有能人啊……

        这不但是有人识破了李家在将计就计,还猜到李家用的是火箭,更是在贼酋和心腹的眼皮子底下,把宋家的人全串通了起来……

        厉害了!

        可笑李松还骄傲的不要不要的,胡保宗更是被惊傻了一样……

        李承志冷冷一笑:“李松!”

        “仆在!”

        “咱们这火攻之计,怕是早就被人识破了!”

        李惊悚然一惊:“早就识破,怎么可能?”

        胡保宗也觉的不可能。

        真要被人识破了,还能被你得逞?

        “不可能?”李承志冷笑道,“好,那你告诉我,马车全都停在直道上,有近有远,这些人就站在旁边,但他们是怎么做到躲过箭雨,安然无恙的跑到城墙下的?这难道不是墙上的弓手露头之前,这些人就已料到不说,还提前商量好,一起做出了应对?

        我再问你,如果不是料到城墙上射的是火箭,明明脚边就是马车,他们不往马车底下躲,为什么要冒着箭雨,整整齐齐的往墙下跑?”

        李承志的话只说到一半,所有人的脸就变了,包括李松和胡保宗。

        他们之前一直以为,这些宋氏乡丁之所以能活下这么多来,是因为他们全出过兵役,多少知道些兵事,不似那些僧户,什么都不懂……

        但按李承志说的这么一想,破绽竟然这么多?

        李承志又禁不住的叹了一口气:“我说怎么这么大的火,竟然还能缴获四十多张弓?即然没被烧掉,为什么就没有敌人捡起来朝墙上射箭?怕是大部分都是从这些人身上缴获的吧?”

        李松光知道感叹和佩服李承志了,哪里想过这些?

        他惭愧的转过头,看了看李彰和李柏。

        两人恍然大悟的点着头:“仆缴了十七副……仆缴了二十一副……”

        所有人都说不出话来了。

        李松猛的一咬牙:“仆现在就去审!”

        “嗯,确实要审!”李承志点点头,又交待道,“但人找到后,不要虐待,客客气气的带过来……这不但是个人才,还是友军!”

        确实是友军。

        别说这三十八个弓手全部反抗,哪怕有一半,李家也绝不会只有七个老弱受了点轻伤……

        原本好好的一场缴功庆典,愣是这样黄了!

        一群家将一个比一个惭愧:个个都算是打过仗的,兵书也读了不少,但和郎君一比,就跟白痴一样……

        这些人待的无比难受,李承志也看出来了,便找了个台阶,让他们去给兵丁安排饭食了。

        为了迷惑敌人,李家庄确实杀了好几头猪羊,原本是打算打完仗后,拿来犒劳兵丁的。

        但李承志还是决定,只按下午的吃食安排:黄米饭就酱菜,再加一碗酒。

        他总觉的,既然有这么多的友军,而且友军头目还这么厉害,说不定就能做点文章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