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魏春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八章 按罪当斩

第二十八章 按罪当斩

        李承志死活不说话,胡保宗只能陪他干坐着。

        过了快有半个时辰,才听院外传来甲叶碰撞的声音。

        一个山一般的壮汉跑进前院,直奔前堂而来。

        原来是李松的二儿子李显……嗯,这甲怎么有些眼熟?

        胡保宗此时才发现,李承志只穿着一件札甲,从他那抱走的全甲,竟然让给了李显?

        李显怒气冲冲的跑了进来,指着李承志的鼻子就骂:“李承志,你凭什么让我父亲更改战术?说好让爷爷打头阵的,最后却成了敲边鼓?你他娘的害的爷爷连毛都没捞到一根……”

        胡保宗被吓了一跳。

        这李显莫非失心疯了,这可是你家郎君呀?

        换成胡家,即便打不死,也得被打成残废……

        李承志的眼神陡然一冷,阴恻恻的问道:“你在给哪个当爷爷?”

        “就是给你当了怎么着?你赔爷爷的头功……”

        李显又往前一步,再有半尺,手指头就戳李承志的脸上了。

        这个蠢货就根本没发现,李承志的怒气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

        这声爷爷和你他娘,就像是颗火星子,点着了炸药桶外面的导火线……

        李承志的手猛的一抬,一把攥住李显的手指,用力的往下一掰……

        “啊……”李显一声痛呼,身子跟着一矮,左手下意识的捏成拳,一拳打向李承志的面门。

        胡保宗惊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哪里有这样的家臣?

        被杖杀了都活该……

        他哪里知道,李家教育子弟的方法和他胡家不一样。这两个从小打到大,早打习惯了。

        前两天,李显还和李承志放对过一回,被李承志摔的七荤八素……

        李承志不闪不避,只把脑袋迎了上去,李显的一拳准准的砸在了李承志的头盔上。

        他确实让了甲,但头盔可没让,李始贤的这兜鍪不但硬,上面还带着刺……

        只听咚的一声重响,李显又是一声惨叫……

        怎么可能算完?

        李承志猛的起身,一手抓住李显的甲领,一手抓着他的腰带,猛的往上一提。

        连人带甲,怎么也两百多斤的李显,竟被李承志硬生生的提了起来。

        只听“嘿”的一声,又听“咚”的一声巨响,李显被展展的掼到了地上。

        胡保宗感觉,连地面都跟着震了一下。

        他目瞪口袋的看着李承志翻身骑到了李显身上,一拳连一拳的朝李显的脸上打着,还边打边骂:“让你给老子当爷……让你骂老子的娘……”

        李显被打的哇哇直叫,奋力的挣扎着。

        但他本就穿着几十斤的重甲,再加李承志的重量,别说翻身,连腰都挺不动……

        愣了好久,胡保宗才反应过来。

        原来李承志真没骗他。

        连人带甲,李显怎么也有两百四五十斤吧,李承志竟然说提就提,说掼就掼?

        看他清清秀秀,哪里来的这般大的力气……

        不对,现在是想这个的时候么?

        堂堂一个郎君,竟然与仆臣打作一团,这成何体统?

        要下人拉下去拉板子就是了,这样的混账,打死了也不冤枉……

        怕扯动伤口,胡保宗不敢大声喊,看李承志的模样,估计喊了也没用。

        他指着两个家将:“去拉开!”

        两个家将应了一声,走了过去。

        但手刚搭到李承志的肩上,嘴里抱歉的话都还没说出来,只见李承志双臂横扫,两个家将便一左一右的飞了出来……

        胡保宗真的是被惊呆了。

        有没有这么夸张?

        他哪里能想到,以前的李松要绑志时,都是派七八个人一起上的,不然根本摁不住……

        正当胡保宗束手无策时,门外又传来一阵响动。

        一大群披甲的大汉进了前院,为首的是李松,身后跟着李柏,李彰,李显,以及七八个胡保宗叫不出名字来的李氏家将。

        个个龙行虑步,气宇轩昂,脸上无一不带着喜色。

        但当他们看到李承志骑在李显的身上,一拳一拳往下砸的时候,都跟吓傻了一样。

        这是……怎么了?

        还是数李松反应最快。

        他稍一转念,就猜了个七七八八

        人人都有功劳,就只有李显,白活了半夜……

        李松气的浑身直抖。

        真真是孽障啊,你还当是平时?

        这可是在战时,这里可是李府正堂……

        李松一声暴吼:“来啊,拉下去,砍了……”

        这一声暴吼,总算把李承志从状似疯魔的状态中拉了回来。

        他下意识的停下手,抬起头看了看。

        怎么这么多人?

        再看身下的李显,脸上已不见一丝好皮肉,到处都是鼻血……

        不过这莽货皮燥肉厚,不是一般的耐打,竟然还没昏,在哪里直哼哼……

        终于舒服了!

        李承志猛舒了一口气。

        他总算知道,以后心情不好了,郁闷了,或是生气了,该用什么样的方式发泄了……

        嘶,有些疼……

        李承志甩着蹭破皮的拳头,讪讪的站起了身,正想解释两句,又听到李松一声怒吼:“愣着做什么,拉下去……”

        他被吓了一跳,本能的握住腰里的横刀,目光森然的看着李松。

        差不多就行了啊,真当你家郎君还像以前,让你说绑就绑?

        泥人还有三分火性……

        一看李承志的脸色,李松就知道他误会了,“扑通”一声就跪了下去。

        “仆教子无方,请郎君责罚?”

        原来李松要绑的是李显?

        确实需要好好教育,这蠢货不像李彰,打两次就能打服。

        李显纯粹就是那种好了伤疤就记疼,根本不涨记性的性子……

        “你教就教,绑他做什么?”

        李承志竟又帮李显说起了好话。

        李松脸色一黯,猛的一咬牙:“李显不尊主帅,冲撞中军帐堂,按罪当斩……”

        李承志猛的一顿。

        我什么时候成主帅了?

        原来李松让自个上城督战,竟然这样的用意?

        嗯,不对!

        这里可是李家正堂,就好比《水浒传》里的白虎节堂,林冲只是带了把刀进去,就差点被砍了脑袋……

        李显这个蠢货呀……

        李承志愣愣的看着李松:你是要来真的?

        这可是你亲儿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