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魏春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七章 洗礼

第二十七章 洗礼

        李松已经无法用言语表达此时的心情了,平复了好久,才勉强压下心中的激荡。

        他往前一步,朝着李承志,深深的做了个揖。

        李承志咬着牙吼道:“拜我做什么,打呀?”

        直到此时,他才算是见识到了真正的战争……

        几十米长的冰墙下,简直是人间炼狱。

        有被射穿肚子,拖着肠子往前爬的……

        有射瞎眼睛,捂着脸在惨嚎的……

        也有被马车撞断四肢,抱着白森森的骨茬哭喊的……

        还有被烧成一团,依然在蠕动,弱弱的呻吟的……

        更有被马车辗过,轧断脖子,还在往外喷血的……

        更有甚者,被人踩马踏车轮辗,成了一滩肉酱……

        鼻间一直缭绕着浓到让人窒息的血腥味,以及人肉被烤熟的味道……

        如果李承志不是紧紧的咬着牙,早吐出来了。

        他终于知道,在战争面前,人的生命是何等的脆弱?

        不比一只蚂蚁坚强多少……

        李松抬起头来,瞅了瞅脸色煞白的李承志。

        还打?

        你不是说要打造札甲,需要帮手么?

        他提醒道:“郎君,再打就死完了……”

        “不打就抓,就捆,总之赶快结束……”李承志像吼一样说道。

        郎君这是……害怕了?

        不对,郎君的眼神很坚毅,身体也稳如泰山,没半点人害怕时该有的模样。

        更像是在发怒……

        那就是嫌杀的人太多了,没见惯这血腥的场面……

        李松恭恭敬敬的应道:“仆遵令!”

        然后他扶着城垛,大声吼道:“全军听令……弓手压阵,左右步卒各出五十人,新老各半,将能动的贼人全部捆了……”

        “诺!”天地间响起一声如惊雷一般的吼声。

        下完令后,李松向李承志拱了拱手:“城上风大,郎君若不到正堂稍做休息,等城下事了,仆再给郎君报功……”

        这是想把自个支走?

        李承志福临心至,原本就白的脸色,又白了几分……

        李松这是准备补刀啊……

        不然他还能把那些伤了残了的,拉回庄子里救治?

        自然是一刀砍了脑袋最省事……

        老子又不是圣母表,难道连这个道理都不懂?

        李承志冷哼一声:“我没你想的那么脆弱,也没你想的那么弱智……”

        脆弱他懂,但弱智是什么意思?

        应该指的是蠢吧?

        郎君神仙一样的人物,又怎么会是蠢货?

        “郎君误会仆了!”李松低着头应道。

        李承志瞪了他一眼,起身准备下楼。

        刚走到楼梯口,他又回过头说道:“尸体别往河里丢,冬天水浅,根本冲不走,等天一热,万一起了瘟疫怎么办?最好还是想办法烧了的好……

        “这是自然……”李松欣喜的应道。

        他还以为李承志会劝他,不要杀俘……

        看李承志下了楼梯,李松又给身边的两个老卒耳语了几句。

        两个老卒点点头,从另一侧的阶梯飞奔而下,跑出堡外,给李彰李柏传令去了。

        不时,李承志便听到堡外的嚎叫声猛的大了起来,但过了一阵,便渐渐的低了下去,直至消失……

        李承志感觉此时的自己,就像是个火药桶,一点就炸……

        心中生出一股莫明的火气,积郁在心腹间,却怎么也吐不出来。

        他不是圣母,自然知道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道理,你不杀人,人就要杀你。

        不然他不会给李松出这火攻之计……

        他也不是突然间看到那么多的死人,那么惨烈的景像,就害怕的要尿裤子……

        他就是单纯觉得愤怒……

        老子好好的公务员当着不香么?

        别说杀人,你敢打我一拳,我就敢躺下来……

        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才会穿越到人命不如鸡的乱世……

        看到乱贼像是猪羊一样,被箭手随意射杀时,他才真正的意识到,穿越到古代的他,需要面对的是什么!

        不一定是花前月下、卿卿我我的浪漫爱情,更不一定是依红偎醉,纸醉金迷的潇洒生活……

        有很大的可能需要面对的,是天灾、人祸、民乱、饥荒、以及战争和死亡……

        等到战斗变居单方面的屠杀,直至如同炼狱一般惨烈的场景出现时,李承志彻底醒悟,之前他幻想逃出去之后,凭借这个时代没有的知识发大财,从而过上左拥右抱,妻妾成群的生活的想法,是多么的幼稚和可笑……

        这不是强汉盛唐那样的盛世,而是打仗造反跟吃饭喝水一样频繁,杀个人并不比杀头猪困难的南北朝。

        这是真正的乱世,你是穿越的又能怎么样?

        即不是奥特曼,也不是钢铁侠,照样是肉和骨头组成的……

        说不定哪一天,他就会像城外的那些乱民一样,被箭射死,被火烧死,被马撞死,被车轧死……

        如果老子不想死呢?

        那就增强实力,强到没人敢打你,没人敢杀、或是没有能力杀你的程度……

        李承志坐在正堂上,无数的念头蜂拥而至,脑子里像是搅了一团浆糊,越来越乱,脸色也越来越阴沉。

        听到正堂有了动静,猜测是李松或李承志回来了,胡保宗当即差一个家将过来打问战况。

        家将到了门口,看李承志大马金刀的坐在正堂上,便拱了拱手,但嘴都还没张开,只见李承志瞪着腥红的双眼,从牙缝里迸出了一个字:“滚!”

        家将被吓了一跳:李郎君身上,怎么如此重的杀气?

        这状态明显不对,家将终是没敢再触霉头,又抱了抱拳,退了出去。

        退到一半他才反应过来:自己也是上过战场杀过人的,怎么被一个傻子给吓了回来?

        不大的功夫,胡保宗又来了,被几个家将和医师连床榻一起抬进来的……

        家将回去说了李承志的异常,胡保宗当即就想起了李始贤杀人,吓傻了李承志的传言……

        他还以为,李承志又受刺激了。

        别说李承志这种疑似有过前科的,就是正常人,第一次看到战场上的惨相,疯了的也不少……

        “胜了,大胜……剩下的不要问我,我心情不好,不想回答……”李承志嘶哑着嗓子回道。

        胡保宗心里一松。

        没傻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