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魏春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六章 匪夷所思

第二十六章 匪夷所思

        绝望之下,也有乱贼从地上捡起弓箭,想朝墙上对射。

        但这样的人往往都会被特殊照顾,弓刚举起来,便有十几支箭射到了贼人身上,被钉的像是刺猬一样。

        即便有几个漏网之鱼,也根本对墙上的箭手造不成什么威胁。

        从下往上射和从上往下射,完全是两个概念,更何况大部分的乱贼,还是第一次摸弓……

        也有人连滚带爬的跑出了冰滩,躲到了河岸边,但看到从两边推进的枪阵,就跟傻了一样。

        根本逃不出去了……

        连推带搡之下,竟有好多被推下了河……

        除了穿着全甲的李彰,其余步卒都是一手持枪,一手握盾。

        其实就是一块木板,是李承志让庄子里的木匠用一天的时间赶制出来的,所有步卒,人手一块。

        只能用单手握持,不能太重,所以木板不是太厚,防不住带有惯性的刺枪,但防刀砍和远距离射来的弓箭,完全够了。

        李彰双手握枪,踩着鼓点,带着一手持枪,一手握盾的步卒,兴奋的往前推进着。

        他根本没想到,这伙贼人竟然是如此的不堪一击?

        光是这几轮齐射,就有几乎一半的贼人已站不起来了。

        要不是怕阵形乱了,从而让乱贼钻了空子逃出去,他早就下令步卒冲锋了。

        肉已经被人吃完了,自己只能喝口汤。

        不过要比李显好一些,李显别说杀贼,怕是连贼长什么样都没机会看了……

        这会的李显正带着二十余骑,在西角楼外游戈,以防有漏网之鱼。

        近了,近了……

        李彰舔了舔嘴唇,眼中露出嗜血的光芒。

        最多再往前十步,他就会下令士卒弃盾,持抢冲杀……

        突然,坞堡上传来一阵锣响。

        “咣咣咣咣咣……”

        随着声音,墙头的弓手停止了射箭,异口同声的大吼起来:“跪降不杀,跪降不杀……”

        战场上的气氛猛的一滞,像是被装了遥控器,所有的乱贼都下意识的往墙上看去。

        竟然再不往下射箭了?

        老天开眼,终于不用死了……

        有的贼人甚至感动的失声大哭……

        “跪降不杀,跪降不杀……”

        不但是墙上的弓手,墙下两侧的步卒也跟着喊了起来。

        三百人齐吼着同一句话,声音震天,将乱贼的惨呼声和叫喊声完全压了下去。

        随着声音,前一秒还在四处乱窜的贼人,就是被风吹过的麦浪一般,齐唰唰的跪了下去:“降,我降……”

        还没一分钟,除了几个自知降了也活不了,还在负隅顽抗的和尚,九成九的乱民都跪在了地上。

        等这些人一跪,那几个举着弓的和尚顿时就成了活靶子,只听嗖嗖几声,全都被射成了刺猬……

        不降又能怎样?

        东西两面已被步卒围死,人人手持三米多的长枪,撞上去就是一个血窟窿。

        南面是墙,墙上就是弓手。

        只有北面没人,却是泾河。

        如果不降,就只有跳河这一条路可走。

        但这可是四九天啊……

        看着跪在离自己只有十多步远的贼人,李彰气的直咬牙,恨不得把手里的枪砸到地上……

        十步啊,就差十步啊?

        辛辛苦苦一整天,自己竟然连根毛都没捞到?

        嗯,好像河边还站着一个,还骑着一匹大马……

        李彰大嘴一咧,又笑了起来……

        印光汗如雨出,感觉像是喝了酒一样,脑子里晕晕乎乎。

        心跳的如同擂鼓,四肢僵软无力,别说催马,像是连缰绳都提不起来了。

        这是因为他知道,无论自己如何挣扎,也逃不出去了……

        枉自己竟还想着,即便诈不开庄门,李家也不敢派人接战或追击。

        这何止是接战,李家完全有能力,把自己的人全歼……

        他实在想不通,这李家明明只是泾州的一个普通门阀,为何会有如此强军?

        若泾州所有豪强家中都养着这样的家丁,别说一万,就是发动十万乱民,也是被屠个干净的下场……

        看到一个穿着全甲,壮的像一座山一样的将领,带着十几个枪兵往他这边冲来,印光便打消了所有和侥幸有关的念头。

        逃不出去了……

        好死不如赖活着,哪怕能多活一天,也比被火箭手射死、或是被这些枪兵戳死,更或是跳进河里,被淹死冻死的强。

        他将手里的横刀一丢,飞速的跳下马,“噗通”一声就跪了下去:“我降,不要杀我,我是玄都寺的僧官……”

        听到“我降”两个字,李彰脑子里嗡的一下,后面的根本没顾上听。

        这是连最后一个都捞不到了?

        他恨的牙都快要咬碎了,举起枪杆就抽了下去:“我让你降,我让你降……”

        旁边的步卒吓了一跳,立刻有几个冲上来,抱住了李彰的腰:“阿彰,这个不能杀,可能是贼酋……”

        李彰没听清,但他们却听的清清楚楚。

        这个人说他是僧官……

        主事不止提过一次,这次来犯庄的贼人头目,就是僧官……

        贼酋?

        李彰先是一愣,而后一枪扫掉了印光头上的皮帽。

        一颗光头被月亮照的熠熠发光……

        “哈哈,爷爷立功了?”李彰仰天狂笑。

        ……

        别说李彰,就连李承志和李松都没想到,这一仗竟然胜的这么快?

        特别是李松……

        他明白困兽犹斗的道理,所以特意让李彰将坞堡往西的冰滩空了出来,意图就是让贼人看到点希望,以免拼命。

        贼人上了冰滩,能不能站稳都不一定,更不要说快跑了,墙上的弓手便可以从容不迫的射杀。

        既便有贼人侥幸躲过弓箭,再往西的角楼外,还有李显的二十骑兵等着他们。

        李松最终的目的,还是不会放跑一个。

        但谁都没想到,别说李显的骑兵了,就连李彰和李柏的枪兵,竟然都没捞上一个贼人?

        自己之前预想的伤亡比例是多少?

        五十比四百便是大胜,一百比四百也能接受,但超过一百五,就有些划不来了……

        但结果呢?

        只是几轮齐射,这伙贼人就溃了不说,还没跑掉一个!

        而自己的人,伤了还不到十个人,而且全是老人和女人。

        墙下的贼人也是真蠢,只知道往最亮的地方射,却不知道举火把的根本不是箭手……

        这样一算,自己的人竟然一个都未折损?

        只是将普通的箭换成了火箭而已,想起来是如此简单,但结果差异之大,却是如此的匪夷所思?

        跟着李始贤,前前后后打了七八年,李松真心没打过像今天这么轻松的仗。

        他甚至觉的,今天既便换成李承志的祖父李其,或是他父亲李始贤,也绝对不会有如此战果。

        太诡异了……

        感觉像是有神仙在保佑李家似的……

        嗯,还真说不准,郎君一直站在这里,说不准就是借了他的气运,这一战才胜的如此诡异……

        想到这里,李松猛的抬起头,看着李承志就像是在看神仙……

        难道真是老天要让我李家当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