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魏春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三章 诈门(二)

第二十三章 诈门(二)

        李松稍稍来了点兴趣,捅了捅一个老卒:“问话!”

        “嗯!”

        老卒点点头,提着灯笼,将头探出箭垛,懒洋洋的喊道:“什么人?”

        即便打了一万遍气,但宋昌的手依然抖个不停,生怕墙上射下一箭来,将他射个对穿。

        抱了半天拳,竟然连个揖做不利索。印光暗暗的捅了他一下,他才正色起来:

        “老……老丈有礼了,我乃宋家庄的里长宋昌……因崆峒山玄都寺的僧人做乱,我宋家不得不举族搬迁,欲投奔华亭县的旁支,此次是路过……路过贵庄……

        这眼见就要入夜,天寒地冻,委实不敢在野外过夜,不得已才来惊扰,打算在贵庄借宿一夜……还请老丈转告李主事……”

        “宋里长稍待,我去传报……”老卒回了一句,缩了回来,看了看李松的手势,装模做样的下了楼。

        听到只有一个人下楼的脚步声,再没有其他动静,印光的心里又安定了几分。

        这李家和那宋家一样的蠢,看到他们这么多的人,竟然没生半分戒心?

        心里正高兴着,听到墙上有了动静,印光抬起了头。

        城跺上有人探出了半个身子,正仔细的往下瞅着,旁边的老卒举起了灯笼,将这个人的脸照的清清楚楚。

        这次不用里长提醒,印光也能推断出来,来人定是李松。

        只因他身上披有铁甲,反射着点点寒光。

        “还真是宋里长?”

        看到宋昌,李松好像非常惊讶,“贵庄要搬迁,仆竟然一丝消息都未收到,难道是贼兵已打到宋家庄了?”

        以宋昌的见识,哪里能看出李松在使诈,只是装模做样的唏嘘道:

        “打倒是没打过来,但也不远了……只是短短几天,玄都寺的贼人就聚集了近千之众。主家看我宋家庄迟早都保不住,便决定举族投奔华亭的旁支……”

        “举族投奔?”李松看了看墙下那一百人,故意问道,“可你宋家足有三百多户,近两千人,这样一点一点的迁,何时能迁完?”

        里长又抱了抱拳:“自然不止眼前这些,这次是先行运粮,所以人有些少,但也有近四百乡庄……

        但怕引起李主事误会,我便让大部分青壮及粮车等在了西角楼外,先带了这一百人过来,想着如果贵庄万一不方便,李主事能借予我等一些生火的柴草,允许我等在墙下将就一夜也是好的……”

        听到这里,李承志微微一叹。

        敌人果然是做过功课的,编的还挺自洽。

        一句“运粮”,就把这三百多人为何全是壮丁的疑点给解释的滴水不漏。

        再一句“借柴”,又把这一百壮丁为何必须进庄的破绽也给圆了过来。

        若不是李松熟知兵法,已派出探马将方圆百里的情势探了个清清楚楚,谁能想到对方是来诈门的?

        换成普通人,想着两家既然是姻亲,来的也是有份量的熟人,并且态度如此谦卑,就算不让进庄,难道连几捆柴草也舍不得借?

        没有这样当亲戚的……

        “原来如此?”李松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宋里长多心了,以你我两家的关系,能有什么误会和不方便?

        借柴的话也莫要再说,庄里瓦房虽不够,但草屋还是有几间的,总比在野外吹风的强……你让众乡壮尽管进来,我马上开门……”

        说着,他又装模做样的朝后喊了一声:“李彰、李显。带人将门洞里的横木和巨石挪开……”

        门洞后顿时传来一阵响动,好像真的有人在搬东西一样。

        印光大喜。

        没想到,这李家堡的门,竟然也这么轻松就诈开了,比自己之前设想的还容易了好多?

        根本不用夺什么门,也根本不用抢攻,先让人全部进庄,然后中心开花,岂不更简单?

        他当即转过头,交待两个心腹手下去召集剩下的人手了。

        里长却在暗暗叹气。

        听说李松好像也是打过仗的,自己都话里有话了,他竟然没听出来?

        这可是近四百有刀有枪、有弓有箭的丁卒,你竟然一丝防备都没有,就敢全放进去?

        你李家的乡壮全部加起来,又有几个?

        但此时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自己再敢过份的提醒,怕是和尚的刀第一个先会砍到自个的身上……

        李家堡真要被贼人占了,也只能怪李松蠢……

        ……

        “这宋昌还真是被胁迫了!”李松带着笑,轻声给李承志解释道。

        李承志微微叹了口气:“八九不离十!”

        他再笨也看出来了,哪有仗都还没打,却先把自个的底细全爆出来的?

        但即便是,也顾不得了。

        涉及到李家上千人的性命,别说一个党长,就是宋家的家主来了,这一仗也必须往下打……

        半里也才两百来米,即便步行,也就两三分钟的事情。

        看西角楼上又挂起了一盏灯笼,说明敌人已全部进入伏击圈了。

        而那二十多辆马车也已经到了墙上,准备先行进庄。李松便装做要下楼迎接的样子,边走边喊:“门要开了,宋里长快请进吧……”

        随着李松的话音,又是一阵让人牙酸的“咯吱”声响起,坞堡的门一点点的被打开。

        李松将李承志的头盔扶正,语气轻松的说道:“郎君莫慌,一群乌合之众而已,别说不足四百,便是再来四百,仆也可破之……”

        “狮子搏兔,亦用全力,还是谨慎些的好!”李承志不放心的交待道。

        李松的眼睛微微一亮:“郎君这句说的好……”

        ……

        “咯咯吱吱”的声音越来越响,直到中门大开才消失。

        估计灯笼挂的不少,坞堡的院子很亮堂,也很大。依稀可以看到院子里站着几个人影,像是在等着迎接。

        “你先进!”印光拿刀柄捅了捅宋昌的后腰,又低声给两个心腹交待道,“你们保护好宋里长……”

        “是!”两个戴着帽子的和尚低头应道。

        宋昌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这贼和尚还是有几丝小聪明的。

        心里想着,他便跨上了马,朝后一挥手:“进!”

        二十多辆马车一字排开,跟着宋昌向门洞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