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魏春在线阅读 - 第二十章 降维打击

第二十章 降维打击

        造甲这么大的事情,绝不是李承志动动嘴皮子就能做到的。

        如果说服不了李松,他连铁料都收集不起来。

        听到李松已经回来了,李承志快步的追了过去。

        看到李承志,李松的眉头猛的一皱:“郎君为何披的是札甲,二郎的全甲呢?”

        “给李彰了,我又不用冲锋陷阵……”李承志随口回道。

        李松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在他的意识里,哪怕李彰李显全战死了,也不能让李承志出一丁点的意外。

        若非这种观念已根深蒂固,他兄弟六人也不可能只剩他和李柏……

        刚想劝几句,但李松又猛的想到,眼前的郎君,已非昔日的郎君,自己再不能把他当傻子训了。

        而即便讲道理,自己根本讲不过他……

        一时为难,李松竟然不知道说什么的好。

        看他一脸纠结,李承志心中暗笑,口气愈发轻松:“穿那般鲜亮的甲,难道你想让我站在墙头上当靶子?”

        李松有些哭笑不得。

        明明是施恩于下的仁义之举,从郎君的嘴里说出来,就好像他在包藏祸心,故意要让李彰去送死似的。

        不穿就不穿吧,到时郎君至多也就是站在庄墙上观站,绝对不会被战事波及到。

        况且有自己在,还有那么多盾兵,就凭几个连弓都不会开的乱民,又怎么可能伤到郎君?

        李松既有些感动,又有些无奈的点了点头。

        “嗯,有些事要跟你讲……”

        李承志拉着他走远了两步:“我想造甲……”

        造甲?

        李松脸色微变。

        郎君怎么想一出是一出?

        造甲可不是造冰墙,可以就地取材,随便教一教,人人都能学会。

        不然一副札甲也不会贵到百亩良田三年的收息。

        “怎么造?”李松狐疑的看着他。

        “又来了,前两天是怎么给你说的?”李承志沉着脸看着李松,“自然是用铁造,还能怎么造?”

        不是他不想解释,而这根本不是一句两句就能解释的清楚的。

        如果时间足够,他还可以循序渐进,用这个时代已有的炒钢法和灌钢法把钢炼出来。

        但满打满算也就一个多月的时间,李家堡的铁匠也就那么几户,赶天热冰化,别说上百副,他能打出十副甲来,都得看老天爷给不给面子。

        所以李承志决定一步到位:用坩锅,直接将铁料化成钢水……

        这完全就是在降维打击了,估计李承志讲一天一夜,李松也听不出个所以然来。

        而且他也没办法解释是从哪里学来的。

        手术可以推给华佗,冰墙可以推给曹操,这炼钢又能推给谁?

        估计把《三国志》翻烂了也找不到借口。

        反正自从救治胡保宗开始,他的狐狸尾巴就已经藏不住了,债多了不愁,也不差这一次……

        李承志压低了声音:“我有办法在一个月的时间里,造出上百副札甲,但前提是,你要帮我!”

        上百副札甲?

        李松心脏猛的一缩,倒吸了一口凉气:“仆该如何帮?”

        “先要收集铁料,无论生铁熟铁,铁锅菜刀,能收多少是多少……其次是人。我一个人只有一双手,肯定需要帮手,但不用我提醒你也该清楚,凭我们现有的条件,一月造甲百副是什么概念,所以能有多保密,就要有多保密,派给我的人,能有多忠心,就要有多忠心……”

        李松略一沉吟,眯着眼睛说道:“铁料不是问题……即便战事平定,我李家也不敢公然私藏如此多的甲胄,自然是用谁家的铁,甲就交给谁,乡民高兴都来不及……

        人也不是问题。一百家臣,平均一家选一个子弟,也有上百了……要还不够,我今日这一战便少杀些俘虏,先交于郎君,事后再行处置……”

        说到后半句,李松竟带上了几分寒气,听的李承志暗暗心惊。

        这不但已经料定今日这一战必胜,甚至连俘虏如何处理都想好了?

        李承志倒吸了一口凉气:“难道你原本打算,今天这一仗一个活口都不留?”

        李松看着李承志,沉吟了好久才说道:“堡内并无那么多粮?”

        只是这一句,便噎的李承志说不出话来。

        怪不得李松这般狠绝?

        天知道这起造反何时才能平息,说不定自己人都不够吃,哪有多余的粮食给俘虏?

        遣散就更不可能了,除了继续跟着造反,这些人哪有第二条可走?

        想来想去,只有一刀杀了最省事……

        有些不敢深想,但李承志至少知道,现在可不是滥发圣母心的时候。

        他脸色有些发白:“你看着安排吧,这造甲之事,怎么也等打完这一仗再说!”

        “这是自然!”

        李松点了点头,又心虚的看了李承志一眼,犹犹豫豫的问道:“郎君果真能在一月里,就造出上百副札甲?”

        要不是心里正想着杀人的事情,李承志非笑出来。

        我就知道你忍不住,肯定会问出来。

        我要是告诉你,我想造的不止是一百副,如果铁料足够,甚至想造全甲,你是不是会吓的眼珠子都掉出来?

        不过他也能理解李松的心情。

        以这个年代的技术和生产力,即便有成熟的铁料,一副札甲也要三到四个专业的铁匠耗时一月以上才能打造出来。

        而李承志张嘴就要打一百副,李松对他再信服,也无法想像他会怎么造……

        “还是那句话,造出来你就知道了!”李承志轻轻吐了一口气,“你也别问我是从哪学来的……”

        “仆明白了!”李松老老实实的回了一句,又看了看已修到一半的冰墙。

        自己就根本没打算问这个。

        既然史志上都有以冰筑城的记载,但曹操之后,为什么就再没听人用过?

        这绝对不可能是只凭书上那寥寥几句就能揣摩出来的。

        还有郎君用来救治胡保宗的医术,缝皮之法可以推给华佗,那药酒呢?

        更何况,郎君聪明过来才几天?

        连自己是谁都忘了,竟然还记得那么生僻的典故?

        从李承志讲出以冰筑城的方法的那一刻起,李松对他讲过的“神仙托梦才聪明了起来”的借口,就已经深信不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