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魏春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 棉甲

第十九章 棉甲

        两个老卒将一件札甲穿到了李承志身上,仔仔细细的给他绑着固绳结。

        李承志仔细看了看,发现这玩意就是个马甲,也就将将就就能护住胸腹。

        里面是皮衬,外面用皮绳将一块块打火机大小的铁片编缀在皮衬上,就成了一副甲。

        甲叶约有三毫米厚,基本全是熟铁片,偶尔几片才算的上是钢片,都有少许的弧度,能起到一定的卸力作用,但甲叶只是挨在一起,有很长的甲缝,防刺的效果要比鱼鳞甲差很多。

        而且绳结全部露在外面,挨的刀多了,甲叶就有可能掉下来。

        但即便是这样一副李承志不怎么看的上眼的铁片马甲,也不是普通人家能置备的起的。

        一户家有良田百亩的民户,不吃不喝三年,才可能攒出打造一副札甲的钱财。而大多数民户如果出兵役,至多也就能凑出一副皮甲来……

        正因为少,所以才是利器。听李松讲,李其任武威副镇将,李始贤就是靠着一千披札甲的甲骑,勇武之名冠绝武威镇……

        只是半身札甲都如此厉害,若是换成人马俱装的全甲呢?

        李承志迫不及待的想看一看……

        当看到披好鱼鳞甲的李彰和李显,李承志才知道,杨保宗为何会说他受伤那天运气太差。

        两人百分之九十以上的身体,都在铁甲的包裹之下。唯一没被甲片遮盖的地方,就只有脸、手、脚这三个部分,而且也不是直接裸露在空气中:

        脸上罩着类似于围巾一样的皮甲,手上戴有皮手套,脚上是皮靴,都具有相当强的防砍功效。

        再看甲片,要比札甲的薄一些,但质量比札甲好了不止一筹,大部分都已达到了钢的程度,最差的也是熟铁片。

        最厚的还不到两毫米,但甲叶却是层层重叠,要害部位,比如胸腹基本都是三层。

        即便是最薄的后背也有两层。

        如大拇指大小的鱼鳞状铁片细密的编缀在牛皮上,一片紧压一片,通体不见一个绳结。

        而且表面的弧度很大,对穿刺力或击打力都有非常好的效果。

        李承志估计,即便是重斧或是狼牙棒之类的重型兵器,对这样的甲胄也造成多大的伤害。

        想破这样的甲,只能由下而上,用兵器挑开甲叶刺进去……

        但穿甲的人又不是雕塑,还能站在那里不动,等着让你往里刺?

        稍微一动,兵器不是被弹走,就是被滑走了……

        李承志看着李柏,好奇的问道:“如果正面遇到这样的重骑,如何破开?”

        “从正面破?”

        李柏反问了一句,想了许久才回道:“一石以上的强弓或劲弩,在二十步以内射之可破……”

        李承志一听就知道,自己问了个蠢问题。

        北魏的一斤将近600克,一石相当于现代的140多斤,这样的重弓,李家堡这近三百壮丁,能拉开的绝对不会超过十个人。

        弩倒是好拉,但这玩意造价极高,且零件极多,如果没有专业的人员维修保养,等同于一次性用品。

        比如李家的坞堡里,蹶张弩和腰引弩足有八具,但能用的却只有两具……

        而且还要等对面的甲士冲到二十步以内才可开弓。

        二十步有多远?

        也就才三十米,重骑冲锋,最多只需两到三秒,你能射几箭?

        没人会用这么笨的方法……

        看郎君终于对祖传的业艺感兴趣了,李柏兴致勃勃的给他讲了起来:

        “破是没办法的,但如果是防,办法就多了!可立拒马,可挖壕沟、陷井,可埋绊马索,还可置车阵、枪兵……”

        这个李承志知道,岳飞破金兀术的铁浮屠,用的就是这些方法,再加一个砍马腿。

        但也是完全在拿人命拼,十名宋兵步人甲换一名铁浮屠,都是血赚。

        真真的好东西啊……

        李承志隐隐有些兴奋:“如果将家里的这三位壮丁都披上全甲,战力能有多强?”

        “那就是三百甲卒!”

        李柏想了想,非常肯定的说道:“若是弓箭足够,足可护我李家堡二百余户安然无恙的撤出泾州。”

        “若是三百人马俱甲的重骑呢?”李承志又问道。

        “三百重骑?哈哈……”

        李柏没忍住笑出了声:“莫说一万乱民,便是再来一万,仆也可破之……”

        三百破两万?

        李承志刚想说李柏在吹牛,但话到了嘴边,他又猛的想起了一则典故。

        隋末,李世民好像就是靠着一千玄甲军,大胜了窦建德十万步骑混合军团……

        那要不要造几副出来?

        人马俱甲可能达不到,但造几副全身甲,难度应该不算大。

        技术方面基本不成问题,自己虽不会锻甲,却会炼钢。

        只要有钢,剩下的工序,比如捶薄、切割、连接等等,随便找几个铁匠和壮汉就能完成。

        唯一需要担心的是原料从哪里来。

        想来想去,好像也只能学习***时期的全民炼钢,动员李家堡的乡民捐铁器。

        两百多户,家家都有锄头、铁铲,镰刀,甚至是铁锅、菜刀,凑个四五千斤生熟铁还是没问题的。

        那剩下的就看要造什么甲了。

        鱼鳞甲要求太高,工序太繁琐,肯定不现实。

        要是换成札甲这种,或是将甲叶再造大一些,就很简单了,就是甲缝和绳结暴露在外的问题不好解决。

        嗯,也不是不能解决,甲外面可以再蒙一层牛皮。至少不会让甲缝暴露出来,避免了敌人专瞅着甲缝往里扎。

        但牛皮又成了大问题,总不能把李家堡的牛全杀了吧,那以后种地怎么办?

        那换成羊皮呢?

        实在不行,就换成麻布或是薄毛毡,记得明清时期的棉甲,好像就是这样制作的……

        李承志猛的一愣,脑子像是闪过了一道光。

        造什么扎甲,直接造棉甲啊?

        用料又少,工序还简单,连穿皮绳都省了,更能解决甲缝暴露的问题……

        唯一的缺点就是太软,抗击打能力比较差。

        但一群乱民而已,有只矛枪都不错了,估计大部分都拿的是草叉粪铲,哪里来的重兵器?

        妥了,就造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