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魏春在线阅读 - 第十七章 接敌

第十七章 接敌

        胡保宗悚然一惊:原来李松真正的目的,在于练兵?

        如果是出于这个目的,自然要打,而且要动员全部乡民,大张旗鼓的打。

        就算大部分的人都不可能上阵杀敌,但至少可以积累些经验。等到下一次遇到战事,便不会太过惊慌……

        他有些佩服的看着李承志:自己领军多年,反应竟然还没足不出户的李承志快?

        但看李承志脸色有些发白,呼吸愈见粗重,胡保宗又有些诧异:“你这是在……害怕?”

        “废话……”李承志没好气的说道。

        “既然害怕,为何又要让李松放开手打?”胡保宗不解道。

        李承志怅然一叹:“我总不能一辈子靠李松庇护吧?”

        人总归要面对现实的……

        以前只是在电视上看,不见有多少血腥的镜头,所以感受不深。

        但自从救了胡保宗,他才意识到,为了能过审,电影里连皮毛都没拍出来……

        打仗,可是会死人的……

        李承志不信,除了真的傻子,哪个第一次上战场不害怕?

        没想到他如此爽快的就承认了,胡保宗觉的有些好笑,顿了一下,又循循善诱的鼓励着他:

        “你李家世代领军……你祖父可是名震陇西的乃之公,你父亲之勇武,也是勇捍敦煌镇,常言虎父无犬子,况且还有李松、李柏这般的悍将护持,有什么可怕的?”

        李承志忍不住的翻了个白眼:这和我爹和我爷爷是干什么的有什么关系?

        我前世祖上八辈都还是贫农呢,也不照样没挡住我有一颗立志向上,勇做接班人的雄心……

        话是这样说,但李承志也觉的自己的状态有些奇怪。

        说不怕,但手抖脚抖,好像心脏都在跟着颤。

        说怕,却又感觉异常亢奋,恨不得提把刀,立马冲向敌人,大杀四方……

        想按他前世的性子,就算不像鹌鹑一样,找个自以为安全的地方躲起来,也断然不会答应李松,跑去城墙上冒险的。

        难道真的是因为传承了李氏的血脉基因的缘故?

        心里冒着一堆乱七八遭的念头,李承志又冲到厢房的角落:“反正你也穿不了,今天先借给我用一回……”

        他说的是胡保宗的那身铁甲,治伤那天脱下来,让仆妇擦洗干净后,就一直堆在那。

        不等胡保宗答应,他抱了就跑,甚至没忘把那把腰刀也带上……

        胡保宗愣愣的看着他的背影,蠕动了一下嘴唇,最终还是把那句话憋了回去:还真是虎父犬子,竟然怕成了这副模样?

        嗯,不对,他为何不在这里穿……

        胡保宗哪里想到,李承志这是拿他的甲,跑去做人情了。

        以李松的尿性,估计会让两个儿子打头阵。

        怎么也是从小玩到大的,李承志真心不想他们出什么意外。

        就家里的那些札甲,呵呵呵……

        一想到这里,李承志就有些懊恼。

        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天,我跑个锤子?

        自己稍用些心思,这半个多月的时间,十副全甲也打出来了,还用的着求胡保宗?

        ……

        刚出厢房,三个老卒便迎了上来,对李承志说道:“主事交待,让我等助郎君披甲……”

        披的肯定不是他手里这一副,应该是李始贤留在庄子里的那一副。

        也是全甲,不过没有马铠……

        李承志不置可否的摇摇头:“先不急,去一个人,把父亲的甲抱来,再去一个,挑副结实的札甲,在后院等我……”

        “李松呢?”他又问着剩下的那一个。

        “主事去了庄外,察看地势了!”

        “李彰李显呢?”

        “在院外,正与李副主事在整训兵丁!”

        “嗯,走!”李承志抱着甲走了过去。

        出了前院,李承志看到一群老卒,正在教新丁披甲。

        北魏实行的是府兵制,每户一年,必须出一个壮丁服三个月到半年的兵役,所以家家户户都备有武器甲胄。

        但泾州安定了十数年,基本没发生过大的战事,民户出兵役,至多也就是当当茂卒守守烽台,或是跟着抓抓贼,大多数的时候还是挺安全的。

        所以什么样的甲都有:皮的、竹的……李承志还看到几副拿木板拼的,明显是刚刚才凑起来……

        但换成老卒,就猛然不一样了:人人披的都是札甲,个个戴有铁盔,人手一支三米多的长枪,有不少腰里还别着腰刀。

        人数不多,也就一百左右,个个神色轻松。

        这一百老卒,一半是府上的家丁,就是李松只要一喊“来啊,把郎君给我绑了”,就丝毫都不会犹豫的扑上来的那群混账。

        剩下的一半,便是李家的那五十多户隐户。

        但不管是哪一半,都是早些年跟着李始贤打过仗,经历过生死的。

        这一百人不用纳税,不用出徭役,全由李家负担。

        而且一年轮换一次:一半在自个家里种地,收获多少都是自个的。一半在府上当差,禄米还不低。

        除此外,一到年头节下,李始贤更是会赐下无数的酒肉米粮,这些人整车整车的往家里拉……

        而泾州的其它门阀,虽然也养着类似的家臣壮仆,比如胡保宗的胡家,但至多也就是免去税粮和徭役,俸米和赏赐是别想了。

        区别只在于,李家的这一伙,全是百战老卒……

        这才是李松一言不合就开干的底气所在。

        他们和人马俱甲的柔然铁骑都硬怼过,就根本没把这些乱匪放在眼里,正笑笑骂骂的,各自给自个带的两个新丁传授着经验。

        “莫慌,跟在我身后,我说射就射,我说冲就冲,我说杀就杀,我说停就停……”

        “一群乱民而已,见过什么世面?估计一个照面就溃了……”

        “主事可是说了,郎君答应,斩一级,便赏一匹帛,比老子当年打蠕蠕人(柔然人)赏的还多……”

        我什么时候答应的?

        李承志一脑袋的问号。

        看到李承志,一个又黑又壮的汉子一声厉吼:“肃静!”

        这是李松的弟弟李柏,年轻时当过李松手下的斥候队正,卸甲归田后,李始贤让他管着西庄。

        今日要接战,李家堡自然是倾尽全力,李柏自然也要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