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魏春在线阅读 - 第十五章 独轮车

第十五章 独轮车

        等李松反应过来,李承志已不见了踪影。

        “郎君呢?”他问着木匠。

        “秉主事,郎君说肚饿,先行回去了……”

        又饿了?

        自打突然聪明之后,也不知郎君是不是身体也开始跟着长了,饭量大的离谱,一日四餐,餐餐两三斤米肉都顶不住……

        李松摇了摇头,又定定的盯着几个木匠:“除了这滑梯,滑轮,倒链,郎君再有无说过,还让你们造什么东西?”

        他还是凭李承志“这东西随处可见,还用的着看书”这句推测出来的。

        既然这几样依然不被郎君看在眼里,那他豪言要让匠户举官的东西,应该就不止这些……

        “郎君还说过要造一种车……”

        “对对对,叫独轮车,似是只靠一只木轮行走……”

        独轮?

        李松的眼睛一鼓。

        独轮的车怎么走?

        岂不是和一条腿的人一样?

        “郎君还说了什么?”李松又疑声问道。

        “郎君说,这种车不用骡马,单人就可操持,便是山地丘陵也可走得,一日可行百里左右……甚至妇人都可,不过至多负重二三百斤……”

        简直扯淡……

        李松差点就学着李承志,冒出这么一句来。

        就一个轮,站都站不稳,还敢走山地丘陵,并能日行百里?

        还“妇人至多负重二三百斤?”

        这都抵得上两三个壮汉了……

        这也就是李承志说出来的,要是换个人,李松早骂出来了……

        那到底能不能做出来?

        换成李承志,李松还真有点怀疑。

        其余的皆不论,只说行军打仗。若真有这种车,能省多少骡马和民夫?

        李松脸色越来越郑重,冲着墙头喊了一声:“李亮!”

        一个三十出头的汉子应了一声:“四叔?”

        李松一指那几个木匠:“下来,带他们去偏院……嗯,好吃好喝伺候着……”

        他原本想说“关起来,看死了……”,但又想起李承志的交待,话到了嘴边便改成了这样。

        “且宽心,不会对你等如何……若真能将郎君交待的这些器物做出来,定不会少了你等的好处……”

        李松神色肃然的说道。

        这几个木匠虽然没文化,但见识还是有一些的,那独轮车和倒链,若真能达到李承志所说的效用,会是何等的利器?

        真能制出这等神物,便是利国利民的大功,凭功改籍更或是举官,并非没有可能……

        但若敢生出别样的心思,那就别怪主家心狠手辣了。若是碰到个小心谨慎的,现在就将他们灭了口,也不是没可能……

        几个木匠又慌又喜的跪了下去,朝李松磕了几个头:“敢不效死力?”

        “嗯!”李松冷冷的点了点头,快步的追到了前院。

        自从胡保宗来了之后,李承志单独一个人吃饭的权力就被剥夺了。

        这和官职高低没什么关系,而是礼数。

        胡保宗怎么也是胡家的嫡长子,总不能让李松一个下人陪他吧?

        好在追过去的时候,李承志刚换完衣服,还没去找胡保宗,不然李松还真不好问。

        “你说独轮车是不是真有那般神奇?”

        李承志像看白痴一样的看着李松:“能不能不要这么没见识?这都要叫神奇,那神奇的东西何止千万万?”

        李松定定的看着他。

        妇人都能用此物拉动数百斤,甚至可走山地丘陵,这还不叫神奇?

        李承志懒的给他解释,没好气的说道:“你都认定你家郎君我被神仙托过梦,怎么连这点信心都没有?

        再说了,有没有用,造一辆出来不就知道了?下次也一样,我要再做什么东西出来,先别急着怀疑,先把他弄出来,试一试再说……”

        有没有用,看淮海战役就知道了。

        连陈帅都说,淮海战役的胜利,是用十万独轮车推出来的……

        这话稍有些夸张,但在淮海战役期间,近十亿斤粮食,还有不计其数的武器、物资等,全是山东农民用独轮车,经两百多公里运送到前线的,这是不争的事实。

        怕国军轰炸,走的还是较隐蔽的山地丘陵地带,而且运送队伍中,还有不少的女人和孩子……

        同样的东西,既然一千多年后可以,没道理一千多年前就不行?

        其它地方不知道,反正他看李家堡的乡民,一日两顿的黄米饭或是黄豆饭还是有的,什么白菜、萝卜,以及各种他不认识的野菜制成的酱菜也不见少,身体不见得就比民国时期的农民瘦弱……

        看李承志脸色不虞,李松也不敢追问了。

        郎君说的也对,有没有用,造出来不就知道了?

        至多也就是将那几个木匠多关几天的事情……

        “仆明白了!”李松做了个揖,又急步跑去偏院了。

        李承志整了整衣衫,推开了正厢的门。

        “今日想吃什么,稻米粥、粟米粥、麦粥、豆粥?”

        一听他这像是在幸灾乐祸的声音,胡保宗就恨不得把手里的书砸他脸上。

        太可恶了!

        顿顿喝粥也就算了,自己喝粥的时候,竟然还得看他吃肉喝酒?

        “今日不用你陪了,自便吧!”胡保宗气乎乎的说道。

        “想让你开开胃,好多吃一些,伤也能好的快一些,你倒好,竟抱怨起来了?”

        李承志笑嘻嘻的回了一句:“本打算今日给你改善改善,让你吃点肉。你要不情愿,那我可就走了?”

        “果真……”

        刚问了两个字,胡保宗又是一愣。

        这难道只是吃什么的问题?

        他激动的问道:“我的伤势……见好了?”

        李承志正色的点了点头:“你这体质和运气,连我都得佩服……”

        满打满算也才三天,但胡保宗的伤口明显有了愈合的迹像,而且就没怎么发过烧,怎能不让李承志惊奇?

        他估计最多再有个三五天就得抽线,不然很有可能抽不出来……

        胡保宗嘴一张,就想说感谢的话,却被李承志挥手打断:“你我都是爽利之辈,不必说那么多客气话……”

        潜意就是先记在心里,合适的时候报答回来就行。

        胡保宗正在激动,哪能听的出来,只是重重的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