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魏春在线阅读 - 第十四章 脑子是个好东西

第十四章 脑子是个好东西

        东西确实是好用,但要说就凭这一架没梯杆的滑梯,给这几个木匠转籍,举官?

        郎君你是觉得泾州大中正(专门负责区别人才,举荐秀才和官员的官员)是傻子?

        李松满脸的古怪。

        一看就知道李松误会了,李承志冷哼一声:“过来看!”

        说着指指地上的东西:“除了滑梯,还有这滑轮,可以安置在庄墙各处,可用来吊冰,也可用来吊水及其它一些比较轻的东西……”

        地上平放着一块石砖,上面横担一根木棍,木棍上插着一个线轱辘,像是从木匠的墨斗里拆出来的。

        李松一看就懂,只需把石砖当成庄墙,把木棍和线轱辘放大数倍,就应该是郎君所说的“滑轮”。

        确实非常简单,只需一根椽木,一根麻绳,再让木匠削一枚大木轮出来就行,制造难度不比那滑梯多多少,用的材料还极少……

        李松惊讶的看着李承志。

        先说滑梯,虽然好用,但算不上稀奇,他和木匠暂时没想到而已。

        而且用处也不大,只多用来滑滑冰。

        但这滑轮,就有些不简单了。

        不论筑墙,建房,甚至是造城墙都能用的到,再也不需支立笨重的支架,更或是用滚木这种费力的方法往城墙上搬东西。

        只要滑轮够结实,巨石都可以吊上去……

        还没等他回过神,李承志又指了指旁边的空地:“要是吊重物,可以用这个,但一时半会造不出来,不过我们只是筑冰墙而已,暂时也用不到……”

        还有?

        李松心里跳了一下,往李承志指的地方一瞅。

        雪地上画着几玫图形,有圆轮,有齿轮,好像还有铁钩和铁链。

        “这叫倒链,只需单人,就可提千斤之物。不过得用好钢才行,我让他们先照着样子造副木头的出来,试试成色。等日后有时间,找几个好铁匠,我再教他们怎么做……”

        这玩意结构很简单,技术含量不高,李承志前世经常往矿区和工业园区跑,没少见这东西,凭着记忆仿造一个出来不算难……

        单人可提千斤?

        李松脸色一变。

        “怎可能?”

        “怎么不可能?”

        李承志讥笑道:“你家郎君我几时说过没把握的话?”

        只是这一句,就噎的李松说不出来半个字。

        还真是如此……

        救胡保宗时,郎君口口声声说没把握,但最后也没见他怎么为难,不轻轻松松就把胡保宗给救活了?

        还有这浇水筑城之法,有没有用,自己还不清楚么?

        单人可提千斤的秘术啊……

        李松的心脏猛的一跳,同时眯起了双眼,冷厉的盯着那几个木匠。

        这几个被李承志蛊惑的心神激荡,一时忘了礼法,才敢和李承志那般随便,等撞到李松才惊醒过来,此时正吓的两股战战,猜疑李松会怎么惩罚他们。再见李松这副模样,当即就吓的跪了下来。

        “李主事饶命……”

        “没事你吓唬他们做什么?”

        李承志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这几个人他还有大用呢……

        李松略一沉吟,拉着李承志走远了几步:“郎君所说真要属实,这东西便是巧夺天工之物……如此利器,怎能授与这等贼民?

        郎君是贵人,自然不用亲自操持,仆现在就去,挑几个品性端良的家臣子弟,至少也识字……”

        “巧夺天工?”

        李承志鄙夷的看了李松一眼:你也真敢吹?

        但仔细一想,如果不懂差动滑轮的原理,还真造不出来。

        不过教授就免了……

        光识字有毛用,实践才能出真知!

        这几个木匠动手能力非常强,虽然不懂原理,但只需李承志照猫画虎给他们讲出来,他们就能做出来。

        换个家臣子弟,忠诚度倒是够了,李承志还得从头开始给他们讲……

        先不说他们能不能听的懂,主要是李承志没这个耐心。

        一个手拉葫芦算什么,郎君我脑子里装着这么多好东西,一样一样教,估计到老死也教不完……

        李承志不耐烦的说道:“真要想学,就让他们跟着这几个木匠学……但是你要警告他们,放尊重点,这几个木匠我还有大用……哪个敢给我摆少爷的架子,我扒了他的皮……”

        “让他们跟木匠学?”

        李松脸上的表情像是冻住了一样。

        李家的家仆可不是什么奴户之类的贱籍,不但是李氏族人,而且还是随李承志的祖父、父亲打过仗的仆臣,以及保护过他们的亲兵。

        就跟胡保宗的那一队家将类似。

        虽然是民户,却是上民,已达到了“士”的层次。

        打个比方,如果李始贤松口,李松又愿意的话,像李彰李显这样的条件,是完全可以举武官的……

        平时和匠户说句话,都跟受了奇耻大辱一样,现在却要让他们给贱民当学生?

        开什么玩笑?

        “那就没办法了!”李承志摊了摊手,“我没那个时间给他们从头教……”

        既想吃羊肉,还嫌羊肉腥?

        哪有这样的道理……

        李松僵了僵,为难了好久,才猛一咬牙:“仆知道了……”

        若是让这样的秘术流传出去,让别家抢了便宜,李松死都不甘心。

        既便从保密的角度考虑,也必须要派人看死这几个木匠……

        他两个儿子是别想了,脑子里就根本没存下几分聪明气,装的全是力气。

        学做倒链是不可能了,拉这倒链倒是一把好手……

        倒是两个侄子聪明伶俐,好好和弟弟商量商量,给他讲明厉害,想必不会拒绝……

        没费多长时间,李松就打好了主意,然后又用复杂莫明的目光看着李承志。

        这滑轮和倒链,郎君你又该怎么解释?

        他越来越确定,李承志所说的“神仙托梦”是真的了。

        犹豫了一阵,李松又低声问道:“这滑轮与倒链……郎君又是从哪本书上看来的?”

        意思是我看你怎么编。

        “倒链先不说,这滑轮,也用的着看书?不是随处可见么……”

        刚回了半句,李承志又猛的反应过来,好气又好笑的盯着李松。

        李松这是被自个带沟里了,一见稀奇些的东西,就会和神鬼扯上关系……

        好不容易忍住了笑,他才问道:“李松?”

        “仆在!”

        “脑子是个好东西,能用,还是要多用的好……”

        什么意思,郎君在说我蠢?

        李松面色不虞的看着李承志。

        “你别不信……哈哈哈……”李承志转过身,指着不远处的那口井,“那是什么?”

        辘轳?

        嗯,不对……

        郎君这滑轮,不就是简单一些的辘轳么?

        那倒链,就类似于绞车……

        李松禁不住的老脸一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