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魏春在线阅读 - 第十三章 车到山前必有路

第十三章 车到山前必有路

        李承志心不在焉的回了前院,把书送给了胡保宗。

        “这是这一本,《曹瞒传》,自己翻……”

        “《三国志传》?”

        胡保宗扫了一眼书名,又惊讶的看着李承志:“你还真是家学渊源,连如此生僻的史注都深读过?”

        深读?

        你也真能看的起我……

        李承志不由自主的扯了扯嘴角,含含糊糊的“嗯”了一声。

        看他答应的这样利索,胡保宗索性合上了书:“好好予我讲讲,这书里还有哪些如‘浇水筑城’之类的典故?”

        这是把我当活目录了?

        李承志暗暗骂了一句,随口应道:“看过那么久,我怎么可能记的那么清楚?你自个慢慢找吧……”

        一看他的样子就是在敷衍,胡保宗也明显能察觉到,李承志的心情好像不是太好。

        “发生了何事?”他关心的问道。

        说是当然不能说的,李承志再蠢也还没到这个程度……

        “没什么,就是有些担心而已……”

        胡保宗狐疑的看了他一眼。

        担心什么,乱民?

        我看最不担你的就是你,不然怎么会说“就这几个乱民?”之类的话,还将我们骂成蠢货?

        都是聪明人,一看胡保宗的眼神,就猜到他在想什么。李承志实在没心情应付,敷衍的说道:“怕你心急,就专程给你送了过来,我外面还有事,你先待着……”

        不等胡保宗开口,他就走了出去……

        靠在床榻上,他想越越不得劲。

        真是鬼迷心窍了,逃个鬼啊逃?

        本应该是挺简单的一件事情,好像硬是被自己给搞复杂了?

        光顾着害怕李始贤杀伐果断,心狠手辣了,竟忘了这个时代的人是信鬼神的……

        这冰天雪地的,自己三番五次,命都不要的往外逃,傻子也能猜到自个心里有鬼吧?

        不过反过来一想,真要如李松所说的那样推测,便宜老爹真要是信这神鬼之事,即便怀疑,也应该不会把自个怎么样吧?

        总比他之前担心的,李始贤会一刀砍了自个的要强……

        这么一想,李承志的心情又好了起来。

        自己本就不是什么心思细腻的人,钻什么牛角尖?

        车到山前必有路……

        ……

        第二天,天色刚亮,李承志就起了床。

        不是他不想睡,而是外面太吵。

        听动静,李松已经带着乡民开始干活了。

        两个仆妇侍候着他穿戴整齐,再吃过朝食后,太阳才刚刚露头。

        李承志闲庭信步的走上了庄墙。

        一千多乡民干的热火朝天。

        李承志发现,李松还真是个人才。

        只是昨日短短半天,他就将一千多乡民进行了合理分工,做好了锯冰,运冰,化雪、垒墙,等等工序的准备工作,甚至还忙里偷闲,派人先将城墙外泼出了近十丈宽的冰滩。

        如果干过也就罢了,关键李松纯粹是生手,这一千乡民也是生手,

        在不知道哪一道工序要用什么样的工具,又是什么样的干法等等的前提下,依然能安排的井井有条,就相当厉害了。

        特别是庄墙外浇成了冰滩,看似不符合效率学,河里的冰拉回来,只能拉进庄内再往庄墙上吊,但要换到军事角度考虑,这就有些未雨绸缪的意味了。

        李承志看的暗暗点头:果然专业的事情还是要交给专业的人来做。这点小事虽然不起眼,但要换成他,还真意识不到……

        转了半圈,看到十多个乡民,围着两三个像是木匠一样的人物,像是要在庄墙下立吊冰的支架,李承志心中一动……

        有省力又简单的工具,为什么不用?

        ……

        也就过了半个时辰,正在庄墙上巡视的李松,看到李承志和几个木匠混在一起有说有笑时,眉头猛的一紧。

        什么叫门阀世家?

        就是你生下来以后,是什么样的地位,读什么样的学校,长大该举什么样的官,是清官还是浊官,又该娶什么家世的老婆,是嫡女还是庶女,甚至平时该跟什么样的人交往、交谈、吃饭、同席,等等等等,都给你安排的明明白白……

        李家是泾州门阀,李承志还是嫡长子,自然属于贵人。

        而木匠是工户,属贱籍,别说平民,比商人的地位还低,也就比娼妓,盗贼的地位稍高一些。

        以两者之前的身份差别,别说勾肩搭背,就是多说几句话,都会被当成大逆不道……

        不知谁喊了一声“李主事来了”,几个木匠先是一愣,而后像是兔子窝里扔了颗炮仗,一哄而散,一个挨一个的紧贴到墙根,头都要耷拉到裤裆里了。

        李承志当然明白是怎么回事。

        这门阀制度发展到魏晋,就已经很畸形了,等鲜卑人占了中原后,为了笼络汉族士绅,又在上面添了一把火,不但将世族门阀分了个高下,更是将平民也分成了三六九等。而且全是以血统论?

        这种制度只要稍微再往前发展一点点,就特么成印度的种姓制度了……

        李承志瞪了李松一眼,又朝几个木匠招了招手:“怕什么?你们真要能把我说的这些东西造出来,别说转籍成民户,就是授官都有可能……”

        李松心里一跳。

        让匠户授官,只有匠作监这一条路可走,而且必须是大功……

        郎君又鼓捣出什么好东西了?

        他暂时压下了要惩戒那几个心匠的心思,快步的下了庄墙。

        庄墙底下摆着一堆椽木,有几根已用榫卯连在了一起,还用绳子绑着。

        上面的枝结已被刨光,像是一付木桥。

        如果立支架,用不到这么宽的木板,李松暂时想不到这东西有什么用。

        但他能猜出,肯定是李承志的杰作。

        “郎君,这是何物?”

        “做事不动脑子,运冰上墙而已,用的着搭那么多支架?既不好拆卸搬运,还那么笨重,花费的人力还多!”

        李承志借机训了他一句,指着木桥说道,“叫什么无所谓,关键看它有什么用?往墙上一搭,再将上面浇成冰,多少冰滑不上去?而且可以随时搬挪,四个人一组就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