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魏春在线阅读 - 第十二章 杞人忧天

第十二章 杞人忧天

        看李承志在那里傻笑,李松心里纳闷,轻声提醒着:“郎君,郎君?”

        “说!”李承志敛了敛神。

        李松看着那些正在忙碌的仆妇和乡民:“不知仆这样安排,是否妥当?”

        “基本也就这样了!”

        李承志嘴里应着,四处瞅了瞅,又指了指正往庄墙下搬锅垒灶,准备烧雪化水的乡民:“垒完墙之后,那些锅灶不要撤……真要有乱民敢攻来,就烧雪化水,拿坛装运到墙上,照头给他浇下去……”

        李松惊的心里狂跳。

        如此冷的天,还是在野外,若是被浇上一身水,九成九会被冻死。

        而且还是如此的简单,可以就地取材,还用之不尽,比什么滚石擂木,金汁火油高明了不知多少倍……

        李松看着李承志,就像是在看神仙:“这……这也应该是神仙所授吧?”李松小声问道。

        “授你个头?”

        李承志翻着白眼,把书砸给了李松:“白纸黑字写着,你看不到?”

        没错,是写了,但就“天寒,以水灌之”这几个字。

        可郎君你呢?

        又是锯冰垒城,又是浇水固墙,又是墙下泼水成冰,现在又来了个拿水浇敌,别说滚石擂木,金汁火油,连箭支都省了……

        而且根本不需壮丁,派两个稚童上去,都能守住好长一截……

        这真是郎君凭着书上这几个字,就想出来的?

        李承志哪知道他在想什么,小声警告道:“待会将这书送给胡保宗,日后他要问起浇水退敌的法子,你就说是你想出来的……别人问也一样……”

        “为何要瞒着?”李松想不通,“仆一介家仆,要这名声又无大用?”

        他还以为李承志在抬举他。

        “你也不怕犯忌讳?”李承志瞪眼骂道,“若传出去,真被人误以为你家郎君我是受仙人托梦,才聪明过来的,难保不会被当成妖人……万一被抓起来,一把火烧了怎么办?”

        李松比他还惊奇:“郎君为何会有如此想法?这世人供神还来不及……哦,郎君应该是忘了,这朝廷和民间,对这神仙鬼怪之事有多敬慕,要不然怎么对这些和尚如此优容?”

        像是降下了一道惊雷,将李承志劈成了雕塑,他呆呆的站了那里,竟连呼吸都好像忘了。

        真是哔了……

        亏自己还在这里沾沾自喜,觉的古人思维僵化,明明只隔着一层窗户纸的事,却死活捅不破。

        闹了半天,自己可能才是最蠢的那一个……

        这北魏何止是信鬼神,都信的快魔障了!

        这里修石窟,那里造大佛,竟然能屹立一千多年还完好无损,可见心诚到了何种程度。

        还有这道官和僧官,特另是僧官……

        从夏朝数到民国,第一次见有朝代为了礼佛,专门给和尚巧立明目封官的……

        这可不是其它朝代那些象征性的官,而是来真的:各级地方的僧户,全是由各地方的玄都寺在管理,任何官府都没有插手权。

        举个例子:如果和尚当街杀了平民,当地官府无权管辖,必须要交给当地玄都寺审理……

        再举个例子:现阶段全大魏有民五百多万户,土地两千万顷出头,但其中僧户就有近两百万户,寺庙占地八百多万顷,都已超出了全国的三分之一。

        而且这三分之一的人和地,不向朝廷交纳半粒粟的税,全部交给寺庙……

        遍观中国上下数千年,再没有哪一朝发生过这种景象……

        这些也并非是李承志凭着记忆想像出来的,而是当今皇帝的叔祖父,时任民部和度支尚书的元澄,令各级地方政府详实统计出来的。

        等他统计好数据,上书给皇帝,并坦言了其中的厉害,而皇帝不但没重视,反而斥责元澄亵渎神佛,命他在佛像前跪了一夜,并“博颊百次”。

        并命尚书省,把惩罚元澄的原由做成邸报,抄送到了各州、郡、县,以示惩戒……

        李承志在李始贤的书房里看到这份邸报时,都惊呆了。

        这皇帝的脑子被驴踢了吧?

        连皇帝和朝廷都如此,那李始贤呢?

        好像不礼道也不礼佛,但多少会受些影响吧?

        自己是不是太过小心,草木皆兵了?

        如果他要是信了自个是神仙托梦才变聪明的,有没有可能不生气,也不会怀疑他儿子已经不是他儿子了,反而会很开心,觉的神仙有灵?

        想到这里,李承志又抬起头,瞅了瞅李松。

        想了好久,他还是没问出“我突然变聪明后,我爹有没有起过疑”之类的话。

        还是不要干“此地无银三百两”的事情了。

        打铁还需自身硬,信谁也不如信自己,当务之急,还是要想办法尽量积攒些实力……

        “你忙吧!”敷衍了一句,李承志顶着一脑门官司回了前院。

        郎君怎么突然就不开心了……

        刚想到一半,李松心里一动:难道郎君三番五次的逃跑,就是在怕会有人将他当成妖邪,一把火给烧了?

        真真是杞人忧天。

        寇谦之寇天师要不说他是受老子托梦,授了他道支,太平真君道武皇帝又怎么会那般宠信于他,甚至不惜灭佛也要礼道?

        再看看现在的天师道,看似没有佛门势大,道士好像也没和尚风光,那是因为寇谦之留有祖训,人家道门也懂得韬光养晦,适可而止。

        天师道再低调,也是名符其实的国教,元魏朝每任太子登基,不照样要去天师道道坛接授符箓,向世人表明这皇位是“应天顺时,受兹明命”……

        郎君你要真没糊弄人,真梦到过神仙,把“华佗秘术”,“浇水固城”这样的手段再显露一二,以当今皇帝的性子,还不把你供到天上去?

        也不知道他在顾忌什么……

        李松失笑般的摇了摇头,去忙他的“浇水筑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