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魏春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 出处

第十一章 出处

        房间里的气氛分外诡异。

        三个人瞪着眼睛,像是见了鬼一样的盯着李承志。

        一会儿震惊,一会儿激动,一会儿……羞愧!

        三个人都是带过兵的,根本不用试验,脑子里稍稍一想就明白,李承志说的这个办法绝对管用。

        而且不是一般的管用……

        李承志这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半月前还被喊成傻子的人都能想到,他们却想不到,所以这三个才这么羞愧。

        其实不怪他们,兵书里真没写这种守城的方法。

        也只是因为,别说攻城守城,就是稍大一点的战役,也很少有在冬天发生的。

        一是没经验,二是没有史例可借鉴,三则是思维受锢,这三个能想到这个方法才怪!

        还是那个道理,看似只隔着一层窗户纸,但想捅破,却难如登天……

        至于李承志所说的“曹操破马超”的典故,三个人绞紧脑汁,也不记得《三国志》里有记载……

        过了许久,才听胡保宗叹了一口气:“这兵书……还真读到狗肚子里去了……”

        看这三个完全被震住了,李承志才松了半口气,稍有些讪讪的说道:“你别误会,我骂的是李松……”

        你还不如不解释呢?

        胡保宗瞪了他一眼,又郑重其事的抱着拳,向他拱了拱手:“我代诸城军民与各家,先行谢过郎君了……”

        李承志微微一愣:什么意思?

        哦,原来是想把这种守城的方法通知出去……

        果不其实,胡保宗转过头,又对胡信说道:“你现在就回安定,将此法报予祖父与父亲,让他们依此守城,再让他们派人,报予诸城与各家……”

        “臣明白!”胡信猛一点头,站起身来,又朝着李承志行了个礼,才大步离开。

        你的刀……

        话到了嘴边,又被李承志给咽了下去。

        算了,先拿着吧,李松这混账还没走呢……

        李松愣愣的盯着他,像是不认识一样看了好久,才曲膝往下一跪:“仆僭越了……”

        你僭越的还少吗?

        动不动就是“来人,将郎君给我绑了……”

        李承志瞪了他一眼:“你腿怎么那么软,动不动就跪?与其在这里娇情,还不如早些安排人去锯冰……”

        “仆明白了!”李松又做了个揖,才带着那帮壮仆离开。

        等房间只剩下他和胡保宗,李承志才心里一松,猛出了一口长气。

        等他丢了腰刀,坐了下来,才看到胡保宗的双眼亮的吓人。

        “你果然是在装傻!”

        “我闲的?”不知道胡保宗话里有话,李承志只是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有些话不能问,真问了怕是连朋友都没的做,胡保宗识趣的止住了话头,又皱着眉头问道:“我委实不记得《三国志》中有记载“曹操破马超”的典故,你从哪本书上看来的?”

        李承志心里一跳。

        怎么可能?

        《三国演义》里有演啊?

        不对……

        自己也真是昏了头,都知道是演义,竟然当了真?

        这怎么解释?

        李承志定了定神,不动声色的说道:“可能不是《三国志》,但具体是哪本书,我也给忘了……”

        胡保宗不疑有他,郑重其事的嘱托道:“一定要好好想想,这是奇书啊……”

        奇书个脑袋?

        李承志有些坐不住了,眼珠一转,站起身来:“你好好歇着,我去看看……没给李松详细交待,他别给弄错了……”

        “好,你快去吧!”胡保宗很认真的点点头。

        出了门之后,李承志有些挠头。

        胡保宗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华佗秘术还可以用“秘术岂可轻易泄露”的借口混过去,这浇水固城之法呢?

        以胡保宗的性格,非搞清楚不可。

        而且迟早都会传到李始贤的耳朵里,到时更加说不清了……

        日了鬼了?

        不过再重来一次的话,他还是会这样干。

        便宜老爹找麻烦也是以后,眼下当然是保住自己的小命要紧……

        心里想着,他不知不觉的就出了庭园。

        李彰李显,还有几个副管事,正领着乡民,乱哄哄的往庄子里涌。

        男女老少都有,这分明把李家堡的乡民全部发动了起来:有拿锯的,有拿铁铲的,有拿绳子的,有抱坛子的,还有几个背着柴。

        李松的副手正在那里安排:你们去锯冰,你们往庄墙底下运,你们烧雪,用来浇墙……

        听了一阵,李承志心里一乐:谁说古人智商不高?

        自己只是简单一提,李松就能举一反三,知道用热水粘冰,更能知道先用雪盖墙,再往上面浇水……

        等他们安排完,李承志才走了过去,朝李彰招了招。

        李松这两个儿子,完全继承了李松的基因,身高足有一米九,壮的跟狗熊似的。

        不过要论头脑,好像比李松差了不少,经常见李松又打又骂,说他们是蠢货……

        “郎君!”李彰恭恭敬敬的行了个礼。

        “你爹呢?”

        “去了书房?”

        去了书房?

        怕是去翻《三国志》了吧?

        真是放着正事不干……

        李承志嗯了一声,黑着脸往书房走去。

        还没到书房门口,就见李松捧着一本书走了出来,看到李承志,惊喜的说道:“这书里只有寥寥几语,说的实在太含糊,仆怕将这浇水固城之法弄错了,正想去找郎君请教……”

        李承志眼睛一瞪。

        什么意思,还真找到出处了?

        胡保宗不是说没有吗?

        他压下惊疑,伸手接过了书。

        上面虽然是繁体字,但大部分的他都能认出来:

        时公军每渡渭,辄为超骑所冲突,营不得立,地又多沙,不可筑垒。娄子伯说公曰:今天寒,可起沙为城,以水灌之,可一夜而成。公从之,乃多作缣囊以运水,夜渡兵作城,比明,城立,由是公军尽得渡渭。

        李承志都被惊呆了。

        还真有?

        他又翻到了书面,上面写着四个大字:《三国志注》!

        原来不是《三国志》,而是晋人悲松之为《三国志》做的注,其中补录了三国时吴国人所写的《阿瞒传》……

        罗贯中大爷,你太厉害了,竟然连这么生僻的资料都能查到?

        李承志心中暗喜:这下不会再有人说是他胡编的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