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魏春在线阅读 - 第九章 逃

第九章 逃

        李松明确说过要先想办法自保,但胡保宗又说坞堡守不住,那还能怎么办?

        逃?

        往哪逃?

        “仔细说说!”李承志正襟危坐的说道。

        这可是关乎到小命的问题,由不得他不上心。

        这涉及到了军事机密,自然不能说给外人知道。胡保宗先摆了摆手,将两个医师赶了出去,才正色的说道:

        “坞堡当然是用来自保的,但保的只是一时,而非长久……我且问你,你家的坞堡,能否将李家堡的这一千余人都藏进去?”

        “勉强可以吧?”李承志不确定的说道。

        毕竟能住人的只有两层,站着肯定没问题,但要说睡,估计人挤人、打通脚都有些困难。

        “好,就依你所说,人都能藏的下,但这些乱民要是像围泾州一样,将你李家堡围死……也别说一年半载,就围上一月,这一千余人一月所需之粮该存在何处,水又放在何处,何处摆设锅灶,何处堆放柴火?”

        一语惊醒梦中人,李承志恍然大悟。

        坞堡防的只是马贼、羌胡这样抢之即走的流匪,根本无法防备已入绝境,绝不会挪窝的流民。

        而且都已到了“刺史下令,命各豪强门阀召集乡壮家丁平乱”的地步,可想而知泾州的兵事已荒废到了什么程度。州、郡、县兵等,早已靠不住了,一时半会肯定平息不了。

        到这种地步,只能等朝廷调集兵马来平乱。

        但正值严冬,兵马、粮草、冬衣等肯定无法在短时备齐,冬日行军更是大问题,所以最早也要等天气回暖,雪化的差不多了大军才会出动,再等开拔到泾州,至少也会到清明以后。

        两个月出头的时间,只靠一个坞堡保护一千多乡民,就像在说笑话……

        李家也做不出摒弃乡民,自己躲到坞堡里的勾当。

        不然等民乱平息,绝对会被朝廷拿来开第一刀……

        那现在,就只剩逃了?

        也不知李松是如何计划的,自然竟然也没顾上问?

        李承志正胡乱的猜测着,门被推开,胡信领着李松走了进来。

        自认与李承志的关系已不一般,胡保宗也没客气,直接了当的说道:

        “我也清楚,史君要各家即日点兵平乱之令,就连我胡家都未必会遵守,所以李主事你也莫要拿话诓我,我就问你,你是如何安排的?”

        看李承志神色如常,李松心中一动:郎君与胡校尉的关系,已经好到这种程度了?

        仔细一想又觉的理所当然:毕竟是救命之恩呀……

        组织了一下措词,李松才拱拱手:“仆已集结李家堡、东西二庄壮丁两百余,令其各备兵器、冬衣、干粮,不日便会开拔……”

        胡保宗很是玩味的看了他一眼:“往何处开拔?”

        只是这一句,李松就避重就轻不下去了。

        犹豫了好久,他才猛的一咬牙:“向西,往崆峒山迂回……”

        听到这句,李承志眼皮一跳:终于能去崆峒山了?

        胡保宗和胡信则是一脸的古怪,好像是马上就要忍不住,要笑出来的样子。

        “迂回”这两个字,用的真好……

        泾州在东边,你却往西迂回?

        你直接说逃不就行了?

        不过他们也有些佩服:李松不愧是被李其调教出来的,眼光真毒。

        整个泾州,除了州城之外,若说哪里最安全,无非就是崆峒山。

        山高林密,还积满了雪,十二峰更是险峻异常,称的上“一夫挡关,万夫莫开”之地。

        而且粮食也不用愁,专管泾州僧事的玄都寺就在崆峒山上,僧仓就在山下,又刚收过秋税不久,即便没十万石,上万石粮还是有的。

        如果到了开春雪化,山上守不住的时候,还可以继续向西“迂回”……

        但李承志却觉的有些不对劲:“你都能想到崆峒山有粮,造反的人会想不到?”

        李松很认同的点点头:“仆确实想过,所以昨日便已派人往西打探消息去了!”

        胡信却有些不以为然:“郎君怕是多虑了……玄都寺中僧官、僧人,及看守僧仓的僧户上千,凭着地利自守还是没问题的……”

        李承志眼皮一跳:“看守僧仓的也是僧户?”

        起事的覆钟寺与崆峒山的玄都寺也就离着两百余里,都是僧户,谁敢说没有互通消息,两边是一起反的?

        李承志说出了心里的疑虑,李松又解释道:“这一点倒不担心,能看守僧仓的,都是僧官的心腹,待遇不差,就如同官衙之中的吏员一般,与普通僧户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意思就是这些都是帮着寺庙和僧官压榨底层僧户的狗腿子,跟着乱民造反的可能性不大?

        这样一想,好像没什么问题了,但李承志还是觉得李松和胡信太乐观了。

        能煽动起上万僧户造反的能是普通人?

        那么大个粮仓就放在眼皮子底下,起事前怎么可能不打主意?

        而且算是同一个系统的,天生就有便利。不说全部鼓动,买通个别人来个里应外合,至不济往里面安插几个奸细,还是完全能做到的。

        比抢先攻占什么县城郡城轻松多了……

        但与这三位相比,他确实什么都不懂,再争下去就有些抬杠的嫌疑,李承志识趣的闭上了嘴。

        看他欲言又止,像是不太认同,胡保宗怕他胡乱插手,只好稍稍的透露几分:“厨会生乱之时,玄都寺维那(泾州最高僧官)也在当场,当日便求史君派了精骑,护持他的亲信突围,回了玄都寺……若力有不逮,便会烧毁僧仓……”

        李承志恍然大悟:原来是早有安排,怪不得如此镇定。

        但僧仓要是烧了,李松的计划不是要破产了?

        现在也只能等消息了……

        胡保宗又与李松商量了一些细节,约定三日后一起动身:他回安定郡,李松去崆峒山。

        李承志本想劝一劝,他这伤势实在不能颠簸,但想了想,又做罢了。

        提前动身还有马车可坐,小心一点应该问题不大。但要是等乱民打上门来,胡保宗就只能骑马,那才叫真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