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魏春在线阅读 - 第四章 华佗秘术

第四章 华佗秘术

        想到这里,他抱了抱拳:“胡将军,恕我失礼了……”

        嘴里说着话,人也凑了上去,仔仔细细的打量起伤势来。

        只瞄了第一眼,李承志的眼睛就是一亮。

        伤口竟然不是很大,约摸只有两寸长。只是被烫烂了一大片的皮肤,才看着吓人一些,

        之前包扎的也应该比较严实,伤口还算干净,肚子里也没进脏东西……

        再看人,虽然脸色很白,但意识却很清醒,不像是马上要昏迷的样子,估计失血还不是很多……

        再仔细一看肠子,竟然完好无损,由此推断,八成是受伤后骑马狂奔,给巅出来的……

        这才是不幸之中的万幸,别说断了,但凡有个小洞,李承志都不敢生出救治的心思来。

        这样一综合,好像还真有一丝希望?

        要不要试一试?

        当然,先得想好怎么救……

        李承志使劲的想像着,后世的医生如果遇到这种伤,会怎么治?

        主要步骤应该是先止血,其次清洗消毒,然后把肠子塞进去,最后再缝合……

        到这一步要是没死,就剩防感染了,这是古代医救伤患最难的一关,却是李承志最有把握的一环。

        因为他有防感染的好东西……

        看着他专注的样子,胡保宗狐疑的问道:“是不是想把手伸进去摸一摸……”

        我脑子有病才想着摸这个……嗯不对,要是决定救,还真得摸一摸……

        他没理胡保宗,而是看着医师:“你那里,止血的药都有哪些……”

        这两个都是李家堡的医吏,所以即便知道李承志脑子不太正常,也不敢怠慢。

        “有地榆、黄花子、荷根、白茅……”

        医师连说了七八种,大部分的李承志都没有听过。

        胡保宗轻声打断道:“没用的,就算血止住,肠子也填不回去……”

        这确实是个大难题,但不试一试,谁又能知道成不成功?

        “你就说能不能止住?”李承志紧紧的盯着医师。

        医师咬了咬牙:“只有三分把握!”

        医生说话,向来说七分,留三分,那想必应该是有五六分把握的……

        李承志松了一口气,肃声给医师交待道:“那你先把血给我止住了……”

        然后他又转过头对胡保宗说道:“将军稍待,我出去片刻……要实在疼的无法忍受,就先喝点酒,但不能太多……”

        肠子都出来了,你让我怎么喝?

        胡保宗懵神的功夫,李承志就出去了。

        ……

        李松早就回来了,就站在院子里。李承志推开门,朝他招了招手。

        “如果我想救胡校尉,但希望又极其渺茫,很有可能会功亏一篑……或是救到一半的时候,他突然死了,我会不会有什么麻烦?”

        救人当然是好事,但先得了解清楚,收益和风险成不成正比。

        李松狐疑的看着他:“郎君,这样的事情可不能说笑?”

        多浪费一秒,胡保宗就会少一丝机会,李承志有些不耐烦:“你少啰嗦,反正我有办法,你就说,真要治死了,会担什么干系?”

        李松没忍住,冷笑了一声:“仆只想知道,郎君准备如何救治?”

        他其实想问的是,半月前你都还是个傻子,从哪里得来的救人之法?

        反正待会也要显露,也没隐瞒的必要,李承志直接了当的说道:“我准备把肠子洗干净,填回去之后再用针线缝合……”

        李松猛的抖了一下,嘴张的像是塞了个鸡蛋,但有人比他更激动。

        “李郎君……你先进来……”声音有些发颤,不是胡保宗还有谁?

        李承志被吓了一跳。

        我声音这么小,你都能听到?

        他进去才知道,不是胡保宗的耳朵灵,而是胡旅帅和那两个医师。

        全都用见了鬼一样的表情看着他。

        “郎君说的可是华佗秘术?”一个医师激动的问道。

        和华佗有什么关系……

        刚想到一半,李承志猛的一愣,而后大喜。

        还真和华佗有关系?

        有文化真好,你要不提醒,我还想不起来……

        终于不用发愁,事后如何解释了……

        他微微一点头:“差不多!”

        没料到,随着他这一点头,胡保宗竟然撑着坐了起来:“你要真有办法,就放手施为,就算我死了,也可不能赖到你头上……你要还信不过,我给你立字据……”

        李承志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人人都说我是傻子,你竟然都不怀疑一下我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

        胡保宗斜了他一眼:“年纪轻轻,还挺记仇?都说了是玩笑话……”

        说着又惨然一笑:“我都到了这个地步,就算是假的,试一试又何妨?不然死都不甘心……”

        意思是都在等死了,还有什么豁不出去的?

        他话都还没说完,那位胡旅帅就“噗通”一声的跪了下来:“不瞒郎君,我等全是胡家家将,将军若战死,我等也得殉葬……看在这十多条人命的份上,求你发发慈悲……”

        胡保宗还在,他说这话有些僭越,但反过来一想,命都快没了,这么点小忌讳也就顾不得了。

        李承志嗯了一声,但没有直接答应,而是看向李松。

        李松翻着一双牛眼,一瞬不瞬的盯着他,里面是满满的怀疑:“郎君从哪里学来的华佗秘术?”

        看他这表情,李承志就知道了,麻烦基本没有,不然李松早就开始劝了。

        他只是不相信自己有办法……

        那就干吧!

        “书上看来的!”

        他随口回了一句,又指着医师:“这血怎么还没治住?”

        医师诚惶诚恐的回道:“将军听到郎君的话,太过高兴,心脉过快,连同气血搬运都快了几分……”

        还有这样的说法?

        应该是药没用对吧?

        李承志瞪了医师一眼,顺手拉过药箱,看每一个药格上面都有字,心中一喜,飞快的翻拣起来。

        “你竟然还认得字?”胡保宗笑吟吟的看着他。

        意思是你这傻装的连自己是谁忘了,怎么没把识的字也给忘了?

        “废话,我又不是生下来就是傻的?”他没听出来胡保宗的这句话有语病,只是翻了个白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