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魏春在线阅读 - 第三章 等死

第三章 等死

        几个骑士抬着伤者,横冲直撞的冲进了庄园,胡旅帅大声喊道:“李主事,快请医师……”

        李松也不敢怠慢,一指前院厢房:“抬到这里……”

        然后他又叫过一个家丁,让他赶快去庄外请医师。

        等人抬进去,李松又紧声问道:“胡旅帅,可是哪里发生了战事?”

        胡旅帅黯然一叹:“泾州覆钟寺的僧人反了……太突然了,都在好好的参加初七的厨会,突然就有和尚抽出了刀,扑向了史君与府君那一房……”

        李松心里一跳:“之后呢?”

        二郎与夫人等,可都全在泾州城里呢……

        “有我等在,自然不会让贼人得逞,史君与府君安然无恙,城里的贼人也基本被缴干净了……但贼酋鼓动了上万僧户,已把泾州城给围了,史君见我等有甲,便命我等突围,传令各乡绅召集乡丁平乱……”

        李承志觉得有些荒谬。

        泾州刺史见你等有甲,便令你等突围?

        这泾州的兵事荒废到了何种程度,竟连几副甲都凑不出来?

        扯淡呢吧?

        正胡猜着,又听李松说道:“仆明白了,即刻便去安排,旅帅稍待!”

        说着又拉了拉李承志的衣角。

        李承志跟着李松出了前院。

        走远了一些,他才低声问道:“真要去平乱?”

        “平个鸟毛?”

        李松气急败坏的骂道,“郎君莫非没听明白,那可是上万僧户,绝对全是断了粮过不了冬,饿疯了才跟着造反的,不然哪个吃饱了撑的,在四九寒天里跑到泾州城外卧冰?况且州兵、郡兵、县兵都无用,仆带这二三百乡丁去了,能激起多大的水花来?”

        卧槽?

        李承平才算是反应了过来。

        元魏朝规定的税制,普通民户一年也只需向朝廷交纳约六石的粟税,但到了寺庙管理的僧户这里,一户一年竟然要向僧官交租六十石?

        要不是靠着类似于印度教和藏传佛教那一套“这辈子吃的苦越多,下辈子投的胎越好”的洗脑理论勉强维持着,早特么反了。

        连信仰都不管用了,可想而知,这次跟着造反的乱民会有多么疯狂?

        但泾州城再差也是州城,自然墙高城固。而且像李始贤这种定居城内、家有壮奴的的豪强不少,不可能被轻轻松松攻破。

        这些乱民也不会活活等着被冻死饿死,攻不破州城,自然会将目标转移到城外的这些地主身上。

        李家堡离泾州城,也才一百里出头……

        所以,能不能自保还是两说,怎么可能会去平乱?

        李承志的脸色些难看。

        这逃都还没逃出去,竟又遇到了乱民造反?

        真是哔了狗了……

        看他愣神,还以为被吓坏了,李松又宽慰着:“郎君放心,有仆在,定然保郎君周全……仆先去安排,郎君在这里支应着,尽量不要怠慢了……那位胡校尉,是当今胡贵妃的族弟……”

        听到这句,李承志的脸色又沉了几分。

        也算的上是皇亲了,都伤成了这样,可见局势糟糕到了何种程度。

        ……

        李松又派过来了两个副管事和几个仆妇,让李承志带着守在前院里。

        看着进出的仆妇惊恐的表情,以及端出来的那一盆盆血水,李承志就能猜出来,那位胡校尉,伤的绝对不轻。

        足足折腾了半个时辰,那位胡旅帅走了出来,把外面的手下全叫了进去。

        不一会,里面又响起了重物砸地的声音,“咚咚咚咚”,像是在擂鼓。

        李承志侧耳一听,隐隐约约还有抽泣声。

        我去,什么重物砸地,那时在磕头……里面那位怕是不行了……

        听里面哭了一阵,又听到几声含糊的喝骂,门又被推开,那些手下一个挨一个的退了出来……真的是退,倒着走出来的那种。

        然后,这些人又齐刷刷的跪在了门口,无一不是泪流满面。

        李承志神情一僵:死了?

        正猜忖着,那位胡旅帅开门,看着李承志说道:“校尉有令,请李郎君入内……”

        李承志福临心至:暂时还没死,不过已到了交待后事的节奏了。

        但和我有什么关系?

        心里虽然这样想,他还是跟着胡旅帅进了厢房。

        推开门绕过屏风,李承志一眼就看到了侧躺在床榻上的男子。

        二十来岁,模样很方正,但脸色白的厉害,身体抖的跟筛糠一样,牙齿咬的咯咯直响。

        但人都疼成了这样,两个医师却只是捂着伤口,再不见有其它动作,李承志便明白,这位胡校尉怕是已经放弃了治疗,开始等死了。

        他暗暗狐疑着,正要行礼,胡保宗却抢先说道:“可是李郎君?我已疼的实在无法忍受了,能否给我点毒药……”

        李承志吓了一跳:你特么想死也别拉我垫背啊,你当你那十几个手下是吃素的?

        他心里骂着,又往前一步,依着礼数做了个揖:“胡将军有……”

        声音戛然而止,一个“礼”字,硬生生的被李承志给憋了回去……

        只因他实在不敢再张口,不然绝对能吐出来。

        胡保宗已被剥了个精光,人侧趴着,伤口直接露在外面,正好对着李承志:大半个肚子血肉模糊,跟狗啃了似的……

        不对,应该是为了止血,用烙铁烙的,但两个医师四只手捂着,血依然顺着指缝在往下滴……

        这也就罢了,关键是体外的那一堆肠子……两世为人,李承志真是第一次见活人被开肠破肚的……

        怪不得胡保宗和医师都放弃了,这样的伤势放在这个时代,已和死亡划上了等号……

        看李承志像是被吓傻了一样,胡保宗忍着疼喊道:“李郎君……你还没答应呢……”

        “哦哦……”

        李承志猛的惊醒过来,使劲吞了一口口水:“胡将军说笑了……”

        “嘶……”胡保宗咬紧了牙关,又吸了一口凉气:“你看我像不像说笑……若不是我力气不够,早就自己伸手进去,把心捏爆了……”

        卧槽……

        李承志惊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要不要这么狠?

        看来真是疼狠了……

        他叹了一口气:“想必将军也知道,不论是谁来,都不敢答应的……”

        “你也不敢?”胡保宗露出了一丝古怪。

        “为什么我就敢……”

        刚问了半句,李承志猛的反应过来:这把我当傻子逗呢?

        看李承志脸上浮出一丝怒色,胡保宗竟然笑了起来,声音虽不大,但看起很是畅快。

        笑了好久,他才呲着牙说道:“李郎君莫恼,毒药之类,确实只是玩笑话……但疼的受不了也是真的,便让手下两个蠢货说些趣事来听……

        听胡信提到你,我就想着闻名不如一见……见过郎君才知道,不但传闻不实,李郎君更是气度不凡……若是平常少年,见了我这伤势怕是早吓瘫了……你果然……嗯果然只有十七岁?”

        胡保宗其实想问的是:你果然是装傻的?

        他也确实是好奇,又疼的受不了,就想着见一见,也能转移一下注意力……

        有关李始贤杀死小妾和幼子的传言很多,也很乱,其中有一条是:是李承志私通了他小娘……

        见李始贤竟然心狠如斯,说杀就杀,怕将他也一刀砍了,李承志才装成了傻子,而非李家所说,是因为李承志亲眼目睹了李始贤杀人的一幕,被吓傻的……

        要是知道胡保宗心里转着这样的念头,李承志非扑过去拼命不可。

        你特么没长脑子?

        四年前小弟被杀时,已经三岁,按你这么说,这事是我八年前干下的?

        十七减八等于几?

        而且这事他还问过李松,李松虽然说的含糊,但大致意思他能听的懂:和那位小娘私通的,是她的亲堂兄,生的儿子也是堂兄的,所以才被李始贤一刀给杀了……她那位堂兄还是李松动的手,整整剐了三天三夜……

        “这和几岁有什么关系?将军应该这样想,正因为傻,所以才不怕!”李承志随口应道。

        装的还挺像?

        胡保宗心里暗笑了笑,轻轻垂下眼皮:“确实是这样的道理……但真傻和假傻,我还是能分的出来的……也没想到,李郎君竟还是早慧之才?”

        什么早慧,两辈子加起来,都四十出头了……

        我看你才是真的厉害,疼成这样都能笑的出来?

        李承志没察觉出胡保宗对对他生出了浓浓的八卦之意,他对胡保宗倒生出了一丝佩服。

        明知将死,却依然能谈笑风生,当能称的上一声“英雄”了。

        这样的人要是就这样死了,是不是太可惜了?

        最主要的是这位还跟皇亲沾点边,胡家更是泾州第一门阀,看那些手下的模样就知道,这位应该是胡家嫡长子之类的人物,不然这么年轻,也做不到一郡的统兵校尉……

        如果运气好救活了,到以后万一便宜老爹找自己麻烦时,自己是不是也能多个依靠?

        况且他都在等死了,就算救不活,他也没什么损失。

        就是不知道,如果被自己给治死了,事后会不会有什么麻烦?

        嗯,先看看能不能救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