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魏春在线阅读 - 第二章 打仗了

第二章 打仗了

        屋子里烧着地龙,温暖如春。

        跪着膝盖疼,委实不舒服,李承志便盘腿坐了下来。

        什么时候弄把椅子出来……

        正胡思乱想着,李松递过来了一碗姜汤:“郎君……”

        浅啜了一口,放下汤碗,李承志叹了一口气,看了一眼面前的李松。

        你问我为什么要逃?

        你家郎君明明是个傻子,只是病了一场,就突然聪明了起来,你就没怀疑过?

        你不怀疑,不代表你家二郎不怀疑。

        那可是个狠人啊,最喜欢的小妾和小儿子都是说杀就杀,更何况这个可有可无的傻儿子?

        万一被他以为,傻儿子是被什么山精鬼怪之类的东西夺了舍,一刀砍了,难道我还能再穿一回?

        也是见了鬼了,陪着科长到崆峒山上烧了一柱香而已,就特么的穿越了?

        简直扯淡……

        李承志又搬出了说了好几遍的理由:“都已告诉过你,我病的那些天,做了一场梦,神仙让我在正月十五那天,去崆峒山上香还愿……”

        也不全算假话,刚开始的时候,李承志确实只是想去研究一下,他是怎么穿越来的,但等知道他便宜老爹李始贤是什么样的人物之后,他才坐不住的……

        李松白眼一翻:又是这个说辞?

        你糊弄鬼呢吧?

        “仆不是已告诉过郎君,二郎已来信,说是等出了正月回暖后,他与夫人就会从城里回来,到时再带郎君去……”

        等你家二郎回来,一切都晚了……

        李承志冷笑一声:“你家正月十五的香,是放到二月里上的?”

        “也算是事出有因嘛,想来神仙也不会怪罪……”

        李松摊着手,意思是那就没办法了……

        就知道会是这样,李承志也不生气,盘算着再能想个什么办法。

        正转着念头,外面突然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稍倾,又听到李彰慌乱的声音:“爹,东面燃起了狼烟……”

        狼烟?

        多少年没听这两个字了?

        李松“腾”的一下站了起来:“郎君稍待,仆去看看……”

        “我也去……”

        ……

        站在坞堡门前,看着足有小孩人头大的铜锁、胳膊粗的锁链,李承志又忍不住腹诽起来。

        若不是这门锁的太牢,他早偷溜进去查看地形了,不然也不会功亏一篑。

        等门打开,李承志就知道,门为什么要锁这么死了。

        弓箭刀枪一应俱全,都没怎么上锈,一看就知道经常有人来保养。

        不过他不算太吃惊。

        北魏民间不禁冶铁,刀兵也管的比较松,还有私人打造兵器卖给官府的。

        私锻甲胄的也不是没有,更有些地方豪强和门阀私蓄兵奴,比如李家堡这样的,朝廷也基本上是睁只眼闭只眼,只要你不造反就行。

        感觉这朝廷很奇葩,但李承志来的时间太短,光考虑如何保命了,还没顾上研究。

        他估计,还是因为鲜卑人被汉化的时间不长,骨子里还存有游牧民族那种“家家有马、人人披甲”不算是大问题的潜意识,重视程度不够。

        也有中央政府集权不足,对外军事频繁、无瑕顾及内部,以及元魏皇室对待汉人士绅地主比较优容,没有动这些人的利益,暂时不担心这人会造反等等有关……

        要是换成蒙古人和满人,你试试?

        等上了二楼,看到十几副军弩和札甲,他才有些动容。

        放到其它朝代,这已经够上造反,被诛九族了。

        不过质量都有些堪忧,别说钢了,连全熟铁的程度都没有达到……

        到了三楼,他才算是震惊了:标准的城墙模式,角楼、箭跺、马面等一应俱全,擂木落石应有尽有……

        怪不得英武残暴如汉武帝都要禁坞堡,最后却还是没有禁得了?

        这一座坞堡,就等于一座小型的军事堡垒,若到乱世,稍稍发展一下,就是一路反王……

        可能是有顾忌,李松暂时没有让家丁披甲,也没有取军弩,只是让李彰带人取了刀枪弓箭,守住了庄墙。

        也就一刻之后,耳中便传来了一阵马蹄疾驰的声音。

        李承志眯眼一看,十几个黑点,正沿着河岸往这边奔来,被阳光一照,有两三骑从上到下竟然都反着寒光……

        他心里一松:“来的是铁骑,应该是官兵!”

        李松诧异的看了李承志一眼:没人教过他,郎君怎么猜出是铁骑的?

        李显伸长了脖子,有些想不通:“离的这么远,郎君如何认出来的?”

        李承志伸手一指:“你看中间那两骑,人和马身上都反着光,估计是人马俱甲!”

        这可是稀罕东西,别说私人武装,就算举国之力,都造不出多少来。

        朝代再往下数,李世民的玄甲军也才是千骑左右,到了宋代,金朝的铁浮屠,西夏的铁鹞子,也才三五千。

        李显不服气的说道:“兴许是出了汗,衣裳冻成了冰……”

        李松气的一巴掌扇在了儿子的脑袋上:“蠢货,十多骑,为何就他两个冻冰了?再说衣裳能冻住,马毛也能冻住?”

        李显委屈的捂住了脑袋,任由他爹打骂。

        也就三五句话的功夫,那些人便进入了视线之内,李显瞪眼一看,其中三骑,果然都是人马俱甲。

        他不可思议的看着李承志:前两天父亲警告他和大哥,说郎君已经不傻了,让他们以后放尊重点。他本有些不信,但经过今日这半天,他隐约觉得,父亲说的好像是真的……

        来的好像是熟人,看到坞堡上有人警戒,一个甲骑没一丝防备的奔到墙下,仰头喊道:“李主事,我家校尉受伤了,快快开门!”

        李松悚然一惊:怪不得人马俱甲,来的竟然是安定府的统兵校尉?

        “胡旅帅,堡门早已封死,你们从庄门进来……”

        说着便拉着李承志往下走:“郎君,有麻烦了……”

        李承志咬了咬牙:“是不是打仗了……”

        李松沉着脸:“八成还是大仗……”

        ……

        等下了坞堡,看到来人的模样,李承志心里一咯噔。

        李松还真没猜错:人人身上染血,有两个瘸着腿,更有两个是被背进来的。

        其中一个甲士的肚子上裹着一件衣袍,早已被血浸透,外层都冻成了冰。

        真的打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