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科幻小说 - 戏精的诞生在线阅读 - 250卡之隐秘·死亡回馈!(求月票!)

250卡之隐秘·死亡回馈!(求月票!)

        手镯发出的刺耳警报声和不断闪烁的红光,通常情况下,都代表着两个字——危险!



        可苏蔷薇老神常在,没有半点紧张感。



        她甚至淡定地取下一条麒麟肉·一型,撕开包装纸,神态轻松地咬了一口。



        有马燃在,有什么好担心的?



        苏蔷薇就不信了,极效君主那个手下败将,还能算计到马燃?



        既然马燃之前就说了,这方面有他负责,那就必然不会出任何差错。



        李幸和吴敌,还在跪在地上,疯狂干呕着,面色痛苦至极,完全没有精力去管这些警报。



        滴!滴!滴!滴!



        “恶作剧?”



        苏蔷薇虚着眼,看向自己手腕上的手镯,随手敲了敲:“一直在响,也没看它有什么变化……”



        马燃微微一笑,举起手中不知何时具现化出来的内气灵兵,开口道:“原理和之前压制星际迁跃舱的信号发射一样。”



        “模拟剑魄波动,就可以人为制造出一片相当于加强版甲一射线的领域。”



        说到这里,他手腕微动。



        绯红色直刃唐刀在空中留下四道残影。



        唰!



        只有一道破空声响起。



        原本有些刺耳的警报声,瞬间偃旗息鼓。



        四个手镯,被精准切开,落在地上。



        苏蔷薇怔怔地看着地面上的手镯,小声吐槽道:“差点削到手指甲了,里面还装着物资呢!”



        马燃语气平静地回应道:“我有分寸。”



        说着话,他轻轻转动手腕,唐刀舞动,四个被暴力斩开的手镯,向前方飞去。



        只听“轰隆”一声爆响。



        火光四溅!



        代表着意识传输工厂的巨型立方体,被炸出一个形状不规则的坑洞。



        气浪涌动,将半跪在地上的吴敌和李幸吹地翻滚了两圈。



        苏蔷薇反应神速,心念一动,立刻召唤出水质雷枪,将其插入地面,顶着狂风,勉强站稳脚步。



        马燃和魔子原地站定,就像是微风拂面,没有什么反应。



        里面的长存星人,都下意识地转过头,看向这边。



        四个手镯爆炸的威力,让苏蔷薇感觉有些后怕的同时,也是恨得咬牙切齿:“一定……一定要宰了那家伙!”



        极效君主真是个狼心狗肺的东西!



        说好的相互利用、临时盟友呢?



        结果……



        就这?



        本来苏蔷薇还以为,这些手镯最多也就是炸断一条胳膊的威力。



        事实证明,她还是太天真、太单纯了。



        人心险恶,以后必须要提高警惕!



        刚才这一手,如果没有马燃在旁边,这玩意儿直接能让大家当场炸成碎片吧!



        “会的。”



        马燃点了点头,表现的十分淡定。



        他不动声色地取出最后一个保存完好的手镯,视线聚焦在恢复了一些体力的李幸和吴敌两人。



        李幸干呕完毕,立刻抱住自己的永动摄像机,翻来翻去,发现它功能完好,并没有受损,这才吁了口气。



        吴敌看着学弟的反应,感觉自己不抱个什么,有种被比下去的感觉,于是连忙抱紧了自己的佩剑,并且将其从明显有些不契合的剑鞘里抽了出来。



        咔!



        剑鞘破碎,剑身上闪烁着淡淡的橙光。



        吴敌的剑,原本草庐学社的制式佩剑,如今形态已发生了微妙的改变。



        它半边像唐刀,半边像剑,造型古怪,似乎正处在某种蜕变之中。



        这是在七旋剑道上有所精进的表现。



        真正的剑道达人,像剑首林求败的两位弟子,本命灵剑都已经完成蜕变,和灵魂绑定互补,随时可以虚化,遭遇敌人之后,一个念头就能飞出来杀敌。



        显然,吴敌的剑道境界,和朱涵易、万海豪比较起来,还存在着相当大的一段差距。



        广个告,我最近在用的看书app,【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org\  】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在没有穿特殊防护服的情况下,进行短距离空间传送,和手环爆炸一样。”



        马燃解释道:“都是极效君主的恶趣味。”



        “牢牢记住刚才那种感觉。”



        “那份体验,对你们未来修炼有很大的帮助。”



        “可惜……”



        “传送装置之间构筑的虫洞十分稳定,防护层太过强大,否则的话,你们能够得到的好处还要更多一些。”



        吴敌和李幸,纷纷点头,表示记住了。



        毕竟,不是什么人,都有资格肉身穿梭虫洞的。



        正常情况下,“有资格”的,都是剑首和魔子那样的人物。



        “哎哎?我呢!”



        苏蔷薇跑到马燃跟前,踮了踮脚:“为什么你、我、魔子一点反应都没有?”



        马燃虚着眼看向她:“我和魔子是‘体质’强大,至于你……”



        “你【万化】到手的超能力,有多少和空间属性沾边,自己心里没点数吗?”



        少女吐了吐舌头。



        不等她发话,马燃手中剩下的最后一个手镯,忽然投射出一道光影。



        那光影迅速凝聚成类人型生命体的姿态。



        对方转过身,显出极效君主的面容:“我就知道。”



        “这点小小的考验,果然难不倒你!”



        “不……”



        “你的表现,比我想象的,还要更加优秀!”



        “这种情况下,竟然还能保存一个……”



        极效君主之前被魔子爆头,还有些恼火,现在也不生气了:“所以,我们有继续合作下去的基础了。”



        “说起来……”



        “我从刚才开始,就很好奇。”



        “你提了七个条件,却没有讨要长存文明最关键的制卡技术。”



        “为什么?”



        不仅仅是极效君主,苏蔷薇、李幸和吴敌三人,也都感觉很奇怪。



        制卡技术,太有长存文明的特色了。



        那明显是一种涉及到空间领域的高级科技运用。



        如果能够搞到手的话,说不准地球文明的科技能够获得飞跃式的发展!



        再不济,也可以增加一条超凡路线!



        中国人口那么多,万一有那么一两个超级卡牌天才,甚至是能够与【镇国级】媲美的妖孽级召唤师呢?



        超凡普及,中国是地球上做的最好的,没有之一!



        可是……



        在高端战力方面,大家都隐隐约约感觉到,其他国家正在逐渐追赶上来。



        一些躲在民间和被刻意隐藏起来的s级能力者,最近正一个个出现在台前。



        听说美国方面,甚至都要围绕着“上帝”,以格雷为核心,拉拢盟友国,搞一个“诸神联盟”了。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的顶尖超凡者,每多一个,都意义非凡!



        即便是李幸这个草庐学社的二期新成员,也感觉到苏蔷薇和马燃肩上承担的压力太重。



        他只恨自己不争气,只觉醒了普通的栋梁级超能力。



        哪怕在超能力圈子里面,他被许多人吹捧,说【极寒】和阜岚学社那位“宋爹”的【血炎】是同样的a+级,但李幸在参加过超凡交流研讨会之后,也逐渐懂得,a+级和镇国级(s级)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即便被判定为s-级别的澳洲超能力者“彝王”和日本的“阴阳师”,也能让无数a+级超凡者感到绝望。



        大家都心存疑惑,却不约而同地选择相信马燃的判断,已经逐渐养成了不打破砂锅问到底的习惯。



        战场上哪有那么多时间,解释这个,解释那个?!



        只要记住在出发之前,苏蔷薇曾经说过的一点,就足够了……



        马燃的判断,永远值得信任!如果有所怀疑,先认真思考一下,是不是自己的问题!



        这也是许多人羡慕“先知”和“武神”之间感情的原因。



        两人平时经常斗嘴,相互竞争,可上了战场,彼此之间的羁绊和信任,堪称是绝对的。



        生死与共一次,就能缔结深厚的伙伴情谊。



        “先知”和“武神”并肩作战,绝不止一次而已!



        “其实也没什么。”



        听到极效君主的疑问,马燃语气平淡地说道:“每个实验参与者,都可以使用制卡工厂,制造出自己的专属卡片。”



        “但是对比分析了一些口供之后,我推测……”



        “真正的核心制卡技术,掌握在神秘研究所手里。”



        “你之前许诺的地表毁灭禁卡,其实已经从卡片里释放出来了吧?”



        “我不相信你真的有能力对抗神秘研究所的大学者们。”



        “否则的话,你也不需要我们这些‘微不足道’的临时盟友了。”



        听到这里,极效君主微微颔首,认同了马燃的推论。



        地球上有句古话,是这样说的——“人主之患在于信人,信人,则制于人。”



        意思是:上位者相信别人,就会受到别人的控制。



        极效君主认为,这话说的非常有道理。



        神秘研究所里的那些大学者们,都是自私自利的家伙,只相信自己。



        他敢打包票,每一张被制作好的卡片里面,都存留着后门和暗手!



        极效君主如果不是早早将卡片全都释放出来,恐怕这会儿,他真正可以调用的战力,直接归零不说,甚至还会成为对方的助力。



        “先做好各自的事情,等会再联系。”



        马燃说着话,剑魄释放,冲碎了极效君主的投影。



        远处,意识传输工厂之中,许多长存人汇聚在一起,手里拿着制式武器,正神情狂热地议论着什么。



        “杀了他们!”



        “虽然不晓得这群低等文明土著是怎么侥幸过来的,但是……干掉他们,应该算是一份功劳吧?”



        “不晓得能得到多少‘卡点’的嘉奖……”



        “卡点余额那东西,对我们这种人来说,除了维持最低限度的生活之外,还有什么用?我们只能购买用于防身的基础型电浆枪而已!根本没有制造、购买卡片的资格!”



        “干掉这群家伙,我们说不准也能成为‘实验者’!”



        “哈哈哈!我早就想加入七组了!进不了七组,九组也行啊!”



        “杀戮!征服!那也是我想要的,真正的生活啊!”



        “他们好像还有点茫然,好机会!我至少要杀死一个!谁都别想跟我抢!”



        就算没有苏蔷薇的翻译,马燃也能听懂这些人在说些什么。



        在【学魔】勋章的加持下,哪怕马燃不曾刻意学习研究长存星人的通用语言,接触过许多长存俘虏之后,也自然掌握了长存文明通用语。



        马燃神情漠然,眼眸之中,却燃烧着一团名为兴奋的火焰。



        “跟我上!”



        他手中绯红唐刀一震,其上金龙游动,发出一声龙吟,旋即率先冲入敌群。



        刀光一闪!



        两名试图用射击拦截马燃的长存星人,身首分离,血液四溅,当场毙命。



        简单的杀戮,作为热身。



        马燃没有趁胜追击,而是横刀一斩,在门口划了一道长长的直线。



        “把死亡和痛苦作为礼物……”



        “回赠给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