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隋幕僚长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五十五章 江湖老手

第三百五十五章 江湖老手

        “小九,你怎么来这里了?小徐子说你每日要去圣人身边陪伴,现在可是威风的紧。”李子通三五下穿好了袄子,站在狭窄的船舱中。

        “子通哥,有些事情找你帮忙呢,媚娘被杨家的人扣住了,恐怕要用些手段才能让大理寺放人了。”

        黄门侍郎嘴角含笑,一下把今天的来意说出。李子通眼睛一亮,轻轻点了点头。

        “此处太过狭窄,咱们岸上说话。”未来的楚王跃到岸边的河滩上,司马九跟随着他,渭河边的穿河风很大,两人走了一会,找了个僻静避风的地方说话。

        “杨家?可是当今太师杨素?此人不是你的仕途引路之人,怎么现在反目刁难?”

        “此事甚为曲折,子通哥,杨家贪图商家的财货,设了个局栽赃媚娘,这事情很是棘手,杨素权势滔天,我等不能硬来,便想向你请教个绑人的法门,把杨家子弟绑上几个,用来和媚娘交换。”

        司马九将来意说出,李子通一下就笑了。摸着下颌的胡须,显得很是兴奋。

        “剪径绑人,你子通哥可是行家,我在青州炼盐的时候,就捕过几个抓咱们盐户的武侯的亲眷,这才镇住了那些官家爪牙,你说是文绑还是武绑,是正绑还是邪溜?”

        李子通从青州辗转到雍州,不法之事不知道做了多少,今日几个术语出口,黄门侍郎一下子愣在了那里。

        “文绑就是绑人的时候,不伤质子躯体性命,只求财货。武绑只管拿人,不论伤残,我等在青州的时候,生怕质子反抗,上来先用刀斧断他手指几根,每每如此,质子绝不敢反抗,这便是武绑。正绑就是双方谈好条件,做完就放质子,斜溜则是先把质子杀了,诓骗苦主拿钱拿物。”

        后世的楚王解释一番,少年一下就笑了,现在杀杨积善,自然不能考虑,那么就是文绑和正绑了。

        司马九说了如何绑人,李子通拔起河边的蒿草,将草茎放在口中咀嚼,凝神思索。

        “杨家这样的勋贵,亲眷必有层层护卫守护,绑人只有初次最能成功,以后质子提防,便几乎没有下手的机会,武绑上来就用勇力将人打倒,最不易出纰漏,你要文绑,务必一次成功,此事就要动点脑筋了。”

        司马九想起李建成他们在衮州被蒙汗药放倒的事情,问李子通下药是否妥当,医家纳兰灵云在身边,什么样的蒙汗药又配不出来?

        山东大汉哈哈大笑,只说杨家这样的勋贵,很少在外随意吃喝,每每进膳之时,都有护卫试吃,蒙汗药很难找到机会下药。杨素家人肯定护卫很多,随便哪个护卫惊叫出声,此事便易生变数,要想个办法,把质子和护卫分隔开。

        黄门侍早有定计,沉声道:

        “杨家我看中的质子生性好色,可以用女子诱到僻静的地方,再骗他吃喝,下手定能成功。”

        李子通看司马九想的周全,心中好笑,问道“说了半天,还不知道小九看中的质子是谁?说了我也好同你一起商议。”

        “杨素幼子杨积善无能贪色,此次媚娘在潼关出事,此人背后推波助澜,我看中的质子,就是他,”

        李子通见他上手直接是杨家嫡子,心中佩服,左手狠狠拍了下大腿“大兴城四害杨积善,最爱欺男霸女,绑他最是合适不过。”

        他接着又道“这个纨绔作恶太多,身边总是护卫成群,听说他自己开了商行,赚了不少黑钱,想来请有高手护卫,他父亲有权,这小子自己有钱,咱们要不要把尉迟恭他们一起喊上?”

        司马九轻轻摇头,“尉迟大哥毕竟现在吃的官家的饭,一旦露脸被人坐实,此事就不美了,子通哥,此事就着落在咱们两人的身上,想个完备的计策就行,做完了元正前你带些族人去春明门投军,明年开春咱们去西域打仗。”

        黄门侍郎早就想把李子通拉到自己的军中,每次都阴差阳错话没出口,今天抓着机会,一并说出来。

        李子通看了少年一眼,“小九,投军的事情咱们以前做过,我身边的人都算流民,没有军籍入不了府兵,咱们又不是高门大阀,只怕难得入军吧。”

        司马九重重拍了拍他的肩膀“李大哥,这些事情我早想过,既然开口,绝无差池,你让你族中子弟想入军的,只要身体无虞,就去应征,家中婆娘孩子,不要在大兴城了,拿了开拔的饷银,找个地方聚居,我也好安排当地官员照拂。”

        黄门侍郎今日举动,其实含有深意,自魏晋以来,军属便是朝廷重要的挟持军队的工具,只要保卫本乡本土,军队总能爆发巨大的战斗潜力,就是因为军士亲眷,后世的魏博军镇,就以防御见长,杨广的骁果军叛变,家人都在关中,军心涣散也是主因,司马九有意把直荡军的军属都集中在某一区域聚居,以便保护安排。

        他在宫城小阁看了两日奏章,每天和聊天室的大拿们谈论天下之事,已经不再是穿越之初的懵懂少年郎了。

        李子通听他这么说,重重点头,哪个男儿,没有开疆拓土,封王封侯的心呢,跟随他的族人,就回青州也难得拿到土地,投军实在是上上之选。

        楚王愣了半响,又把思绪拉回到了绑架的大业上,“美人计确实对付杨积善这样的人有奇效,但是此人花丛老手,美人没有八分姿色,难得能诱惑此獠,这八分姿色的女子,仓促间肯做这掉头买卖的,又有几人呢?小九,先说好,你身边几个姑娘,我老李看着都是弟妹,万万舍不得去做诱饵的。”

        司马九连连点头,纳兰灵云自己禁脔,自己怎么可能让她去诱惑别的男子,女统领更是不在考虑之中,其他女子,各有各的情况,很多都是孩子,做这江湖勾当极不合适,他一下愣在渭河边,这诱饵人选,确实难以定夺。

        李子通和他大眼看小眼,都是皱眉苦思,正在没奈何处,两人身边忽然传来一个娇媚又含着一丝清冷的女音。

        “好啊,一大早的,朝廷的五品黄门侍郎,就和江湖汉子商议绑架当朝尚书令的幼子,此事被我听到了吧,就不知道这个消息报到刑部,大理寺,能不能换个百贯铜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