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隋幕僚长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五十二章 杠精魏征

第三百五十二章 杠精魏征

        “近日慧茂行生意不可懈怠,越是此时,越不能露怯,每日此店要比平常经营的更加尽心,但凡有趁火打劫的,放刁耍赖的,你们无需留手,只管放胆施为,人手不够,就去春明门外的直荡军军营找人,我会和尉迟恭说的。”

        司马九几巴掌,几脚帮助商家稳定了局面,让人把那个户部八品小官从门口扔出去。

        “户部尚书裴矩,不会为难你们,这些人都是拉着大旗作虎皮,有什么事情,到我府中找我,我隔一日便能面见圣人,谅有些人也不敢太过放肆。”

        黄门侍郎对着王掌柜交待,商家众人都很服他,无人插话。

        “九哥和大理寺杨寺卿那是什么交情,不用你们说的吧,我让你们不要焦躁,你们只管开门做生意。”

        王掌柜不知道其中的内情,马上吩咐开张,此时已经是戌时,正是一日之内生意最红火的时候,商家众人都去忙碌了。

        司马九安抚住了他们,心中稍定,随便在店中吃了一些,便也回平昌坊去了。

        第二日少年不用入宫轮值,却还是去了门下省,再没有几日便是元正放假,门下省虽然暂时没有侍中,却在分发过节的年禄。

        司马九调入门下省,按照道理也应该有份,不过无人寻找他,他心中有事情,便也没去关注此事。

        黄门侍郎乃是门下省要职,大黄门司马德戡颇得圣人青睐,便负责年禄分发的事宜,他轮值的房间在司马九的房间不远处,今日辰时刚过,屋内便人来人往,此人屠户出身,很懂拿捏权力,故意刁难克扣,那些管钥匙的,负责进谏的门下省堂官,都是敢怒而不敢言。

        司马九在屋中静坐,仔细的思考如何解救柳媚娘,按照杨玄挺的条件做下去,自然绝无可能,直接和杨广诉苦,好像也并不妥帖,太子直荡军最近出了风头,杨昭每日去兵部磨着索要装备军饷,没来找司马九议事,难道此事还要落在他的身上?

        黄门侍郎正在思量,却听到大黄门司马德戡的屋子内,传来一个男子愤怒的声音。

        “我魏征虽是外地流官,临时调来门下省,但是这年禄,八品官当在二百石,我在豫州的时候,年禄都是二百二十石,大兴城天子脚下,待遇优厚乃天下之冠,怎么才有三十石的年禄?”

        男子声音清朗,说的有理有据,司马德戡的屋内顿时一片喧哗,好像很多人都在吐槽不满,少年心中大喜,魏征啊,那个著名的魏征啊,他是在李密军中才出位的,没想到自己穿越而来,此时的魏征,居然在门下省任职。

        想想也是正常,魏征史书记载,就以敢说话,敢担当而闻名,门下省负责进谏皇帝,确实是魏征该来的地方。

        只是杨广可不是李世民,自视很高,天生不爱人多言,别说魏征,就是贺若弼,宇文弼多说不是,都是该杀就杀。

        司马九心中暗自替魏征操心,既然此人在门下省,自己可不能失了和他结交的机会,黄门侍郎心中打定主意,便向司马德戡分发年禄的房间走去。

        他走得几步,看见一个穿着浅绿色官袍的年轻男子被人推了出来,“魏大嘴,你平日在外胡说八道,没人管你,今天就敢来我这里放肆了吗?怎么,嫌三十石年禄太少,那就一斗也没有,你给我滚回洛阳,这门下省,哪里是你能呆的地方?”

        司马德戡叉腰站在门口,身边两个夙夜卫护卫,他指着魏征痛骂,看见少年一步步踱步而来,“哼”了一声,就要把房门关上。

        魏征被人推出,气势却丝毫不输

        “我等履历,卷宗都在吏部,你不是侍中,只是临时代为分配,怎敢自己做主,我要调出户部度支司的卷宗,和你对质,不但我的年禄不对,我们谏官所发俸禄,都有大的缺失。”

        魏征嘴皮子利落,他熟读开皇律,熟悉三省六部规则运行,字字说在理上,司马德戡一时居然语塞。

        司马九上前将魏征扶起,看见他双眼鼓起,嘴唇极薄,双眉浓厚压在眼睛上,正是做事极为较真的人的面向,按照他穿越前的话,这种面向之人,抬杠几乎无人可以抗衡。

        “魏大夫不用焦躁,咱们有事说事,有理说理,这里天子脚下,万事有圣人。”

        门下省谏议大夫乃是从五品官职,司马九不知道魏征的官衔,想和他结交,就把官往大的说,反而被他瞪了一眼。

        “我是八品小官,怎么可能是谏议大夫,我乃洛阳言官,来门下省学习谏议之论的,黄门侍郎欺人太甚,这事情我要去找杨尚书令,面见圣人。”

        魏征额头青筋鼓起,冲着司马德戡房间走去,一脚把关着的大门踢开,他虽然愤怒,却绝对君子动口不动手,又指着大黄门侍郎说起道理来。

        好嘛,人设符合,和后世史书上得理不饶人的魏征完全一样,司马九心中好笑,此人一定是在洛阳吵得上官七荤八素,才被以学习的名义发配到大兴城的,只是到了天子脚下,魏征的性情还是没有丝毫的收敛。

        “好你个魏征,敢踢我司马德戡的门,今天为了几十石米,你是要和我翻脸吗?”大黄门侍郎有意打他,看着司马九盯着自己,稍微收敛了一些,魏征膏药一样贴着自己,大黄门浑身不自在。

        “我要看我的户部度支司卷宗,我要调吏部官档,我要和你对质,几十石米并非今日事情关键所在,你身为大黄门侍郎,枉法贪污,圣人脚下,能容你放肆?”

        魏征风格,想什么说什么,绝不怕你,司马九心中佩服,大黄门侍郎被他说的面皮发热,使了个眼色,旁边的一个夙夜卫不耐烦的走了过来,就要把这个见习谏官拖走。

        司马九上前,拦在魏征的前面,他是现在圣人面前最得宠的黄门侍郎,宇文皛天子亲信,早就告诉了属下,看他上前,几个夙夜卫便不敢动手。

        “司马德戡,我从工部调来,可有年禄?你发放俸禄把门关起来干什么,可是心中有鬼?”

        司马九亲自上场,要和魏征双打大黄门。